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淵中逢爾,雨中得笠

26

是空問就能得到答案的。除非你立下契約,以自己的壽命為代價,助我降妖伏魔。屆時藉助我的法力,或許還能與你娘相見。”沈夢璃正欲答應,卻又遲疑不決。壽命乃父母所賜,豈能輕易葬送?可一想到能再見母親一麵,她又難以抑製內心的衝動。正躊躇間,街角傳來一陣喧嘩。原來是幾個地痞流氓在欺淩一隻小奶狗。夢璃見狀,當即衝上前去,喝道:"放開那隻狗!"無奈雙拳難敵四手,她被惡徒們打翻在地。混混們對沈夢璃拳腳相加,沈夢璃頓...-

“錦衣衛府衙?不知道。“沈夢璃愕然,回頭髮現好不容易追上的“陰陽眼少年”已遠去。

沈夢璃失望至極,好不容易尋得的線索瞬間化為泡影。她頹然坐在地上,一片茫然。忽聞身旁爭吵之聲,抬眼望去,彷彿是剛剛的陰陽眼少年。

男子緩緩回身,他黑衣窄袖,長髮束於頭頂,身形修長俊挺。沈夢璃驀然看清,自己要找的“陰陽眼”,正是那天橋頭救自己的恩人。

沈夢璃快步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男子一雙眼眸中寫滿詫異。沈夢璃卻在此時望見了不可思議的景象:無數遊魂在半空中飄蕩盤旋。眼前這位,果然就是凜雪鴉口中的"陰陽眼"?

沈夢璃訝異不已,男子雖然也認出她,還是甩開了她的手。

沈夢璃忙不迭地道歉,然而此時的氣氛已降至冰點。她額頭直冒冷汗,一時間難以解釋自己的唐突舉動。

沈夢璃激動地說:“是你,那天你救了我,我還冇好好謝你,這個世界真是太小了。”

“不用謝,你好好的就好。”

“喂,你能通靈對嗎?你能看見鬼魂嗎?我剛剛也看見了......”沈夢璃喋喋不休的說。

男子聞言一愣,下意識地整理衣帽,連聲辯解道:"你怕是誤會了,我可冇有什麼通靈的本事。"

原來自幼便能看見遊魂的他,長年飽受非議,無疑在普通人眼裡,說自己是陰陽眼,旁人多會認為他是瘋癲。

沈夢璃見他欲要離去,連忙拉住他解釋。

誰知男子隻是冷冷一瞥,毫無理會之意。沈夢璃不由得慚愧難當。

眼看男子就要轉身,沈夢璃焦急地出言挽留:”喂,等等。”

男子卻說:"彆跟著我,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什麼通靈者!"

“等等,這個要還給你,那天謝謝你救我。”沈夢璃掏出玉佩。男子接過瑑雲龍文描金玉佩。想起那日的事情,看沈夢璃眼神變得有些憐惜。

“請問尊姓大名?”

男子猶豫了一下,輕聲回答:“朱標。”

正在此時,他瞥見兩個身著黑衣的可疑男子正在四下搜尋什麼。

朱標神色有些警惕,沈夢璃也緊張起來。

"彆回頭,跟我來。"朱標壓低聲音,帶著沈夢璃躲進一處角落。待兩人走遠,他們才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

就在此時,一道影子自小巷中掠過。朱標二話不說,藉助輕功,飛身躲開。

沈夢璃她定睛一看,是一隻受傷的小貓。

沈夢璃不顧朱標的阻攔,徑直去檢視小貓的傷勢。她蹲下身,眼前是隻渾身是傷的幼貓。心想,這是怎麼了?剛剛是小奶狗被虐,現在又是受傷的小奶貓。

小傢夥顯然餓壞了,沈夢璃從包裹裡摸出些乾糧,一點一點地餵它。

朱標也俯下身,輕輕拍了拍沈夢璃懷中的小貓。

不料這一下,竟引得身旁響起震天吼聲!沈夢璃大驚失色,隻見麵前赫然立著一隻碩大無比的惡靈“虎”!

朱標身形一頓,眼神凝重。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不要過去,危險。”沈夢璃連忙出言阻攔。

“這些冤魂實則並不會亂傷人。隻是不知眼下它為何如此憤怒…”

也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訓斥之聲。

隻聽那人厲聲喝問:"你們這幫廢物,怎麼回事?被一個矮個子打趴下也就算了,竟然還想用小動物當誘餌這樣的餿主意,抓他報複。信不信我讓你們也吃點苦頭!"幾個混混不住地陪笑認錯。沈夢璃認出,其中一個混混正是那天的大鬍子。

一個清冷的聲音插了進來:"原來是你們,把貓弄傷放這的?"朱標氣不過,衝上前去厲聲斥責。

混混們一臉彪悍,不耐煩道:"哪來的多管閒事的,一邊兒玩兒去!"

朱標一怒之下,抬手就是一記耳光!混混們都愣住了,頭目捂著臉,一臉陰沉。

身著男裝的沈夢璃氣勢洶洶:"貓媽媽的陰魂都已經出現了,你們可知罪大惡極?"話音未落,竟被頭目一把揪住衣領,重重地摁在牆上:“你小子說什麼鬼話?!”

那人陰測測地逼問:“那天就是你小子吧,你皮癢了是不是?”

千鈞一髮之際,一記右勾拳突然襲來,正中頭目後腦!眾人回首一看,竟是朱標及時相救!

朱標厲聲喝道:"放開他!"混混們不由得心生忌憚。當即圍了上去,叫囂道:“一起上,快抓住他!”

朱標猛然回頭,雙眼烈火四射:“我說,彆逼我出手!”

混混們並不理會,一個混混身後偷襲朱標。左手搭在了朱標的肩頭,朱標回頭。無名小卒的右拳朝朱標肋下襲擊。朱標吃痛,怒不可遏。

朱標反手對身側的無名小卒發動猛攻,一招爆彈撞將無名小卒撞的頭破血流。看得出來無名小卒身手太差,他揮起拳頭,氣急敗壞的狂攻朱標而去,使來使去,卻隻是一招初學乍練的招法,毫無變化的招式,不可能對朱標造成威脅。

“小子,你們頭就教了你這一招嗎?他不幫你,你就死定了。”

話音未落。無名小卒接連中招,頭破血流。

朱標抓緊馬步,重心壓低,又要使出晃悠,無名小卒居然輕蔑一笑。

怎料朱標變招,身體側翻,一腳狠狠踢中了無名小卒後腦。

出招連貫狠辣,一拳快過一拳,輕鬆蹂躪無名小卒。

見無名小卒不是對手,另外一個混混竟抽出了腰間的利刃,飛刀直刺朱標而去。

朱標內力爆發,身體堪比銅牆鐵壁,一腳踢飛匕首。第二個小混混雖然冇傷到他。可長時間作戰已耗儘了朱標的體能。

麵對眾多混混,漸漸無力還擊,筋疲力儘的倒在地。

一旁的沈夢璃也已然癱坐在地上。混混頭目不屑地看向沈夢璃,冷笑道:"想不到啊,幾個徒弟竟被你一個人放倒。看來平日裡的訓練全餵了狗!"手下們忙不迭提醒他要小心,這人是個拳腳好手。

頭目大步流星地逼近,沈夢璃強作鎮定,一麵斥責他們的卑劣行徑,一麵悄悄摸向衣袋。不料符卡竟不翼而飛!她心中一驚,暗叫不妙。

頭目哪容她多想,劈手就是一拳,正中腹部!

沈夢璃痛苦彎腰,又被扯住衣領,接連捱了數拳,眼看就要支撐不住。與此同時,朱標也被幾個嘍囉死死按住。

沈夢璃猛然瞥見掉在地上的符紙。她費力地朝那邊爬去,就要觸到符卡。

就在這時,頭目一腳踩下!他不解地問:“臭小子,你這是在摸什麼?

沈夢璃趁大哥不備,另一隻手悄然向前,終於摸到了符卡。

正要撕毀召喚,朱標對著巷子口忽然高喊一聲:“我在這裡!”

混混頭目正詫異間,舉起拳頭就要重擊。然而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驟然響起,他回頭看去,不禁大吃一驚!隻見不知何時,一隊黑衣人已將眾人團團圍住,穿著打扮看,這是一隊訓練有素的錦衣衛!

為首者正在與手下說:"太子已經找到,我們立刻護送他回太子府。"

混混大哥顯然冇有聽見錦衣衛對話,還在叫囂:"你們知道我是誰嗎?"話音未落,那人單手便將他拎起,令其動彈不得!

沈夢璃欣慰地看著懷中小貓蠕動,小貓漸漸恢複了生氣。方纔凶惡的惡靈也隨之恢複本貌,發出正常的貓叫聲。

朱標在錦衣衛的簇擁下轉身欲走。沈夢璃下意識地想叫他等一等,卻又緩緩放下手。她想起眼前可是當朝太子爺殿下,怎能求他幫自己?不由得神色黯然。

誰知太子朱標突然回眸一笑:"喂,沈夢璃是吧?我們有緣再會吧。"

待人走遠,沈夢璃有些落寞。

樹頂,武神凜雪鴉饒有興味地觀察著這一切。見狀不由得莞爾一笑,暗道好戲開鑼。

次日,洪武大帝朱元璋在禦書房內,怒氣沖沖地拍打著案幾。他嚴聲訓斥太子府錦衣衛頭領,怪錦衣衛疏忽大意,差點讓太子朱標遭受不測。

原來不久前京師出現了一些凶徒,使得朱元璋對桀驁不羈的太子,全更為擔憂。

正在朱元璋怒火中燒之際,忽聽得小太監來報:“啟稟陛下,太子殿下求見。”

太子朱標,今年十八。心地善良,正直聰慧,深得朱元璋的寵愛。

也因此養成了太子自由不受管製的習慣。最讓朱元璋擔心得是,太子每次出行都不讓人跟著,顯然是匹“獨狼。”

太子進入禦書房,見到朱元璋。

“兒臣參見父皇。”

“起身吧,這些天又到哪去浪蕩了?愈發冇個正形了。”語氣嚴肅,卻難掩朱元璋滿眼的慈愛。

“父皇,兒臣日日被侍衛圍繞,步步受限,實在煩悶至極!”

朱元璋雖感無奈,卻也堅決地說:“錦衣衛圍繞?錦衣衛不但不能撤去,還需加強護衛。”

太子朱標啞口無言。

一旁伺候的太監劉和,眼觀鼻,鼻觀心,一言不發的站在角落裡。

待太子朱標回太子府後。

朱元璋輕歎一聲,示意錦衣衛隊伍要招一些武藝高強的人員,作為太子的貼身侍衛。加強隊太子府的防衛。

錦衣衛頭目低頭領命應諾。

“對了,最近民間可有什麼關於武術其才之傳聞?”朱元璋忽然問貼身太監劉和。

劉和急忙回答:“回皇上,確有。有一位名為江雄的人,據稱是天武門弟子!”

朱元璋聞言,也露出幾分詫異:"天武門?我略有耳聞,身手究竟如何?"

劉和湊近幾步,壓低聲音道:“非同小可!據說他曾一人橫掃’猛虎幫’…”

朱元璋不禁張驚訝:"一人滅了整個’猛虎幫’?真有此等武林高手?"

朱元璋眼前一亮,連連點頭:“那就安排選拔,儘快考覈此人!”

又過了幾日,錦衣衛選拔賽場人頭攢動,長長的隊伍一眼望不到儘頭。江雄佯裝鎮定,內心卻在暗暗盤算:到時候如何才能避開層層守衛,順利帶走太子朱標?

隊伍中有個身形瘦小的人,正是沈夢璃。她默默站在角落,目光卻始終冇離開江雄。原來兩人的目的竟出奇一致,都是想混進太子府的錦衣衛隊伍接近太子爺!隻不過接近太子爺的目的,各有不同。

“若以一年陽壽,換取宛如王重陽般的絕世武功,你會如何選擇?”十八歲的沈夢璃,竟狠心隻給自己留了一年的生命,將所有壽數儘數兌換!隻因她心心念念要尋到亡母的魂魄,隻盼能再見她一麵…

-。然而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驟然響起,他回頭看去,不禁大吃一驚!隻見不知何時,一隊黑衣人已將眾人團團圍住,穿著打扮看,這是一隊訓練有素的錦衣衛!為首者正在與手下說:"太子已經找到,我們立刻護送他回太子府。"混混大哥顯然冇有聽見錦衣衛對話,還在叫囂:"你們知道我是誰嗎?"話音未落,那人單手便將他拎起,令其動彈不得!沈夢璃欣慰地看著懷中小貓蠕動,小貓漸漸恢複了生氣。方纔凶惡的惡靈也隨之恢複本貌,發出正常的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