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淵中逢爾,雨中得笠

26

到母親,區區性命又算得了什麼?我願意隻留一年壽數,其餘的全部奉上!"凜雪鴉聞言沉默不語。隨凜雪鴉的指引下,應天府的陰陽眼少年有枚發光的紫晶戒指。循著紫晶戒指的氣息,搜尋"陰陽眼"的下落。途中,她不慎撞掉一位少年的糖葫蘆。事出緊急,沈夢璃遞上幾枚銅錢,便匆匆離去。那男孩愣在原地,瞠目結舌。沈夢璃穿行在人群中,一路尋訪。卻見前方人影一閃,正是那位戴有發光紫晶戒指的男子。男子十分眼熟,彷彿在哪見過。正當...-

洪武六年,大明王朝京師。

應天府,一位身著男裝的少女佇立橋頭,凝望著湍急的河水,神色間儘是哀愁與彷徨。

少女看上去十**,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在這個時代,這個身高即使是男人也不算太矮。

她雖然肩膀略顯瘦弱,皮膚卻比普通男子更為白皙。她擁有俊秀的麵龐和深邃的五官。雖有女性的柔美,但那股冷峻之氣也能掩飾住她身上的溫柔。

她是沈夢璃,父親是抗倭武將。

沈夢璃出生那天清晨,天際剛剛泛起魚肚白,將軍府來了一位高僧。

高僧凝視繈褓中的嬰兒,見她龍睛鳳眼。高僧說:“此女天賦異稟,乃大富大貴之命也。但唯有以男兒身份撫養,方能避免災禍,安然長大。”說罷,高僧轉身消失於晨霧之中。

沈夢璃冇有兄弟姐妹,父親視其為掌上明珠。教她習武,讓她男裝入學堂。

奈何沈夢璃少年時期,父親被奸人所害,沈家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

自父親不在後,學堂中的沈夢璃也飽受欺淩,屢遭排斥。

"大家都在擔心我嗎?"橋頭上沈夢璃喃喃自語,語氣中滿是憂愁。

回想起學堂中那些不堪入目的嘲諷奚落,她心頭鬱結。

口袋有一紙書信,沈夢璃展開於眼前,卻不想紙上滿篇皆是惡毒的咒罵。

"也罷,或許,這就是我唯一的解脫之道。"沈夢璃絕望地說到。

正在此時,一位騎著高頭大馬的貴公子打馬經過,上前勸阻:“小兄弟切莫想不開,想想你的父母親友,他們該有多擔心你!”

隻見男子身材高大,麵容俊美,一身錦衣華服,手握玉鞭,騎著一匹黑色的高頭大馬。他的眼神深邃,眉宇間透出一股王者之氣。

然而"父母"二字更是戳中了沈夢璃的痛處。父親走後不久,母親也不在了,如今她孑然一身,又有誰會真正牽掛她的死活?淚水奪眶而出,沈夢璃再也按捺不住,縱身一躍,跳入了波濤洶湧的大河之中。

"或許在黃泉路上,我就能與母親相見了。"懷著這樣的念頭,夢璃閉上了雙眼。

就在少女墮河的瞬間,那位貴公子瞬間躍下馬背,一個縱身,跳入了河中。他的動作矯健,幾個泳劃,便將沈夢璃撈了上來。

他將沈夢璃托在馬背上,然後自己也躍上馬背,揚鞭催馬,朝著城中醫館的方向疾馳而去。

待到沈夢璃甦醒過來,那位貴公子已經離去,沈夢璃發現手邊有一枚玉佩。玉佩瑑雲龍文描金,玉質溫潤,透出淡淡的綠光,顯得非常的高貴。

沈夢璃手握玉佩,知道是救自己的那位貴公子身上的物品,想起對方救自己的情形,心中滿是感激。

算撿回了一條命,甦醒後的沈夢璃卻感到更加茫然,她不知該何去何從,漫無目的地在街頭遊蕩。忽然,頭頂傳來一聲輕喚:“喂,你剛剛差點丟了性命。死都不怕還怕活著嗎?我看你骨骼驚奇,倒是個修行的好材料。”

沈夢璃抬眼望去,隻見一位俊美少年立在屋脊之上。他身披素色狩衣,腰間佩刀,眉目如畫,卻又冷若冰霜。

察覺到少女警惕的目光,少年一個翻身躍下,手持長刀,在沈夢璃麵前斜立。

“哼,我乃武神凜雪鴉,奉陰陽兩界之命,在人間尋找契約者。你居然想尋死,不如做我的式神,助我降妖除魔,倒也不算辜負了這條命。”

沈夢璃聞言冷笑:“我這條賤命有什麼可圖的?不過是想早日投胎轉世,去陰間與我娘相見罷了!”

凜雪鴉挑了挑眉:“就憑你?恐怕還冇摸到黃泉路,就得被惡鬼拖去受罪。再說,你以為你娘真在陰間?她的魂魄說不定還在人世徘徊,你這冇有陰陽眼的凡人,可是看不見的!”

夢璃心中一驚,急切道:"你是說,我娘或許還在人世?我該去哪裡找她?“

雪鴉冷笑一聲:“這可不是空問就能得到答案的。除非你立下契約,以自己的壽命為代價,助我降妖伏魔。屆時藉助我的法力,或許還能與你娘相見。”

沈夢璃正欲答應,卻又遲疑不決。壽命乃父母所賜,豈能輕易葬送?可一想到能再見母親一麵,她又難以抑製內心的衝動。

正躊躇間,街角傳來一陣喧嘩。

原來是幾個地痞流氓在欺淩一隻小奶狗。夢璃見狀,當即衝上前去,喝道:"放開那隻狗!"無奈雙拳難敵四手,她被惡徒們打翻在地。

混混們對沈夢璃拳腳相加,沈夢璃頓時鮮血淋漓。

恍惚間,她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噩夢般的夜晚。

滔天海浪,母親在即將傾覆的船上與她訣彆。"夢璃,船已裂,隻能容一人。你是沈家唯一的骨血,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光大沈家威名!"母親將自己的紅珊瑚髮釵遞到沈夢璃手中,轉身跳入波濤洶湧的大海,再冇能浮上來。

回過神來,沈夢璃已滿身是傷,她掙紮著爬起,將受傷的小奶狗抱在懷裡。

這一刻,她下定了決心。對屋頂冷眼觀戰的凜雪鴉說:“武神大人,我願立下契約。但能否讓我最後…再見一見我娘?”

凜雪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這個簡單。不過,要修煉成能看見靈魂的陰陽眼,你還得先曆經種種磨難。每立一次功,便能延壽一年。這個過程,估計得消耗你大半條命。你可想好了?”

沈夢璃咬了咬牙,眼神堅定:“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隻求能再見孃親一麵!”

屋脊之上凜雪鴉點點頭。

沈夢璃眼前出現提示詞條:

【契約機製:

每借用一次英魂之力,需以一年陽壽作為代價。每立一次功,便能延壽一年。】

【成長與能力:

根據成長和經曆逐步解鎖,每次戰鬥後都能獲得經驗和提升。】

【戰鬥技能:

符卡係統:

召喚者可以通過撕毀符卡來召喚英雄。每張符卡都與一個特定的英雄相連,召喚者在戰鬥中可以使用英雄的武藝和招式。

連擊與特異功能:

召喚者可以通過學習和實踐,解鎖連擊和特異功能,這些技能可以在關鍵時刻提供戰鬥上的優勢。

符卡限製:

每張符卡隻能在一場戰鬥中使用一次,使用後需要時間恢複。】

沈夢璃掙紮著站起身,朝那夥地痞怒目而視。幾個惡徒回過頭來,看到她擺出架勢,不由得鬨堂大笑。

為首的大鬍子猛地收住笑聲,臉色一沉。他一揮手,身旁兩個嘍囉便迎了上去。

沈夢璃靈巧地避過拳頭,即便是兩人聯手,也連她的衣角都冇沾到。

大鬍子見狀,意識到對方不是等閒之輩。他囂張地上前,放話道:"小子,你還有兩下子。來,我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話音未落,突然出其不意揮拳襲來。

沈夢璃心念一轉,側身閃避。藉助武神的靈力,她出手如電,一記反擊重重打在大鬍子胸口。那傢夥慘叫一聲,身子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此時的惡徒還不知麵對的是什麼人,沈夢璃體內的力量,正是內家拳宗師張鬆溪。

沈夢璃一拳揮出,一個流氓應聲倒地,暈死過去。

大鬍子一夥見狀大驚,還未回過神來,便見沈夢璃持起木棍,殺氣騰騰地逼近。隻是片刻間,內家拳宗師張鬆溪的身影便悄然顯現。

幾個嘍囉見他裝扮怪異,忍不住大笑。大鬍子罵罵咧咧,招呼手下一擁而上。誰知還未近身,木棍棍已攜風聲而至,將人打翻在地。

沈夢璃順勢一扔,矯健閃身,一記側踢正中某人麵門。緊接著擒拿鉗製,將另一人牢牢鎖住。兩個鼠輩四下包抄,沈夢璃目光一凝,瞬間抬腿狠踢,力道之大,直接將人踹飛數丈,重重撞在牆上。

大鬍子不屑的叫罵了兩句,身旁的一群人已經一擁而上,回手的就是一拳。可冇等靠近,沈夢璃一棍揮出,瞬間將對方擊倒。

側麵的兩人兩麪包抄,沈夢璃眼神一凝,觀察兩側,瞬間抬腿一擊,側踢直接踹飛一位,爆發力之強,讓那人倒飛撞至後牆,直接失去知覺。

大鬍子見機,迎上餘光,一拳襲來。忽然拳頭頓住,無法前進,竟是沈夢璃踩住重心所在的大腿。極其經典的快打,直擊大鬍子麵門。

大鬍子心有不甘,還想起身,冇等落地,沈夢璃抓住大鬍子手腕,扯過來就是一頓打。砰,砰砰,拳頭全都命中在那極為囂張的臉上。

沈夢璃順勢放開手,雙拳出擊。這時的大鬍子已然成為沙袋,拳拳到肉,左右橫掃。

恢複一些體力的幾個混混看傻了,沈夢璃突然停住手掌,手掌立於對手胸前,迅猛發力,寸拳這可不是鬨著玩的,此時的寸拳貨真價實,力道十足。

沈夢璃神色一沉,一聲巨響,大鬍子猛地一個倒飛了出去,差點刹不住,飛出了七八米遠。這一拳,蘊含了太多太多隱忍憋屈憤怒,就像炮彈積蓄的火藥,一次點燃,爆發開來。

緩緩走過癱坐在地的眾人,低頭看著大鬍子,這時的他鼻青臉腫。沈夢璃警告:”彆再霸淩弱小,不然下次你將失去你的四肢。”

大鬍子渾身顫抖:“我明白了。”

待惡徒被製服,凜雪鴉這才款款而來。

沈夢璃心急如焚打聽母親的下落。凜雪鴉開門見山:"要見到你母親的靈魂,在你自己未修煉成陰陽眼之前。得先尋應天府一位’陰陽眼’少年。屆時借其之力,方能看見亡靈。"他又講明契約條款:每借用一次英魂之力,需以一年陽壽作為代價。”他再次叮囑沈夢璃須慎重考慮。

不料少女毫不猶豫:"若能見到母親,區區性命又算得了什麼?我願意隻留一年壽數,其餘的全部奉上!"凜雪鴉聞言沉默不語。

隨凜雪鴉的指引下,應天府的陰陽眼少年有枚發光的紫晶戒指。循著紫晶戒指的氣息,搜尋"陰陽眼"的下落。

途中,她不慎撞掉一位少年的糖葫蘆。事出緊急,沈夢璃遞上幾枚銅錢,便匆匆離去。那男孩愣在原地,瞠目結舌。

沈夢璃穿行在人群中,一路尋訪。卻見前方人影一閃,正是那位戴有發光紫晶戒指的男子。

男子十分眼熟,彷彿在哪見過。正當沈夢璃想辨認對方是誰時。

一個形跡可疑的大漢竟尾隨其後。沈夢璃心生警惕,連忙跟上。路旁,方纔被撞的少年默默望著這一切,眼神複雜。

終於在人群儘頭追上了男孩。誰知肩頭被人一把按住,回頭隻見一個彪形大漢,一個粗獷的聲音問:"你知道錦衣衛府衙怎麼走嗎?!"

-不容易追上的“陰陽眼少年”已遠去。沈夢璃失望至極,好不容易尋得的線索瞬間化為泡影。她頹然坐在地上,一片茫然。忽聞身旁爭吵之聲,抬眼望去,彷彿是剛剛的陰陽眼少年。男子緩緩回身,他黑衣窄袖,長髮束於頭頂,身形修長俊挺。沈夢璃驀然看清,自己要找的“陰陽眼”,正是那天橋頭救自己的恩人。沈夢璃快步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男子一雙眼眸中寫滿詫異。沈夢璃卻在此時望見了不可思議的景象:無數遊魂在半空中飄蕩盤旋。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