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請安

26

,正欲反擊,卻聽外麵傳來小丫鬟通傳的聲音:“福晉到。”丫鬟們簇擁著身著赤紅彩繡百蝶錦袍的福晉款款而來,眾人忙起身行禮,福晉的衣角與緞繡荷花鯉魚元寶底鞋從年君嬈麵前一閃而過。進府前,兄長年羹堯特地托人打聽了貝勒府中的情況,四貝勒福晉烏拉那拉氏是滿洲正黃旗,雖說家世不算上層,但其父費古楊頗受皇上重用,孃親也囑咐她待福晉一定要恭謹,萬不可頂撞。福晉坐到上首,笑盈盈道:“快免禮,許是昨日降溫吹了風,這一早...-

康熙四十六年,四貝勒府。

剛過了正月,京城正是嚴寒的時候,昨日又下了場大雪,目光可及之處皆被皚皚厚雪所覆蓋,白雪映紅牆,頗具詩情畫意。

天色未明,路旁便不斷有小太監忙著清掃積雪,恐汙了貴人,再惹出什麼禍端。

年君嬈身披紫蘭色繡百草的貂皮鬥篷由丫鬟侍候著由東跨院往正院去,沿途的太監們低頭行禮,並不敢窺視。

步入正院便有小丫鬟引著往偏廳去,一見她們過來,門旁丫鬟掀開簾子邊喊道:“年格格到。”

年君嬈方進入房內,便見眾人齊齊看來,她便心中暗叫不好,按教引嬤嬤所說,貝勒府並無日日向福晉請安的規矩,而新人需得初次承寵後才能給福晉請安,一來是坐實了名分,二來也算是她入府後的第一次露麵。

那眾人如此一致前來,必定是為了堵她。

暗自深吸一口氣,年君嬈微微屈膝給眾人行了個見麵禮:“各位姐姐們好,妹妹初來乍到,若有什麼不當請姐姐們見諒。”因著貝勒府並未冊封側福晉,後院眾人都是平級,她便不必行大禮。

新人進府,眾人自然先是好一番打量,見年氏身量嬌小,容貌自是不俗,眉目清秀,粉麵含春,隻是一副弱柳扶風之態,令人聯想到貝勒爺昨夜的去處,便生出不喜。

李格格端起茶碗,漫不經心道:“年格格倒是好福氣,給福晉請安竟也來得這麼遲。”這就是強詞奪理了,此時也不過卯時初,往常用過早膳去請安也得辰時,何來遲到一說。

年君嬈眉目低垂,羽睫微顫,顯得慌亂又無辜:“那待會兒妹妹需得向福晉告罪,請福晉寬恕,多謝姐姐提醒。您就是李格格吧,素來聽聞李格格最為守規矩,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說完雙眸亮晶晶看向李格格,十分真誠。

李格格是鑲白旗包衣出身,其父亦無官職,更是漢女,按理說在這府中並無優勢,但她仗著自己受寵又生育了府中僅有的兩位阿哥,向來趾高氣揚,哪裡認真守過規矩。

眾人聽年君嬈此言還以為在譏諷李格格,但又看她滿麵感激,又懷疑起來:難道是這年氏初初入府,對府中諸事不甚瞭解,才拍馬屁拍到馬屁股上了?

這番話將李格格噎得說不出話,本想上綱上線找她的錯處,怎的還惹火燒身了,正欲反擊,卻聽外麵傳來小丫鬟通傳的聲音:“福晉到。”

丫鬟們簇擁著身著赤紅彩繡百蝶錦袍的福晉款款而來,眾人忙起身行禮,福晉的衣角與緞繡荷花鯉魚元寶底鞋從年君嬈麵前一閃而過。

進府前,兄長年羹堯特地托人打聽了貝勒府中的情況,四貝勒福晉烏拉那拉氏是滿洲正黃旗,雖說家世不算上層,但其父費古楊頗受皇上重用,孃親也囑咐她待福晉一定要恭謹,萬不可頂撞。

福晉坐到上首,笑盈盈道:“快免禮,許是昨日降溫吹了風,這一早起來便有些不爽利,倒勞煩你們好等。”

眾人起身稱不敢,年君嬈上前單獨給福晉行禮請罪,便聽福晉爽朗一笑:“這算什麼失禮?想來是你的這些好姐姐們思量著你剛進府,蒙你玩兒呢。”說著打趣般掃視一番,眾人也連聲附和,氣氛一時空前和諧。

總算是把這事過了明路,年君嬈鬆了口氣,紅著臉待眾人笑完,識趣退到後端,淺笑著傾聽眾人談話,不動聲色地觀察起來。

鵝蛋臉、明豔動人的李格格,清雅脫俗、垂首沉默的宋格格,端莊靈秀、顧盼神飛的鈕祜祿格格……

年君嬈正感歎著美人多嬌,上頭李格格話頭一轉,讚歎道:“前幾日聽丫鬟們說,新來的格格容貌姣美,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妹妹風姿卓越,竟把咱們這等子老人襯得年老珠黃了。”

年君嬈心中一淩,麵上卻是浮現淡淡紅暈,驚喜又真摯道:“多謝姐姐誇獎,妹妹自小體弱,不曾交過幾個閨中蜜友,還是初次這樣受人誇讚。妹妹初見姐姐們風采,頗有自愧不如之感,其實各花入各眼,並無高低之分,李姐姐不必妄自菲薄。”

話落,福晉讚同道:“年格格說得對,與其有心思跟旁人比美,不如把心思放到正處。”

被福晉駁了麵子,李氏也不生氣,隻假笑道:“妹妹可真是個實誠人。”許是屢戰屢敗,李氏便偃旗息鼓,不再多說些什麼。

總算是糊弄過去了,年君嬈正想迴應李氏,腦中卻不知為何鈍鈍發痛,還夾雜著刺耳的滋滋聲,她的麵色更是霎時變白。

可不過片刻便消失殆儘,像是她的錯覺,顧不上追究,就聽李氏身旁的宋氏望向年君嬈,淡淡道:“妹妹倒是伶牙俐齒,隻是看妹妹身嬌體弱,不知是否能夠伺候好貝勒爺?”

年君嬈強行笑了笑:“孃胎裡帶的不足之症罷了,多年求醫問藥,如今已是無礙,隻是需小心將養著。”

“無礙便好,乘雲,去庫房取些上好的參藥。”聽聞此事,福晉關懷地吩咐身邊的大丫鬟乘雲取藥,又看向年君嬈:“咱們府中的大夫的醫術還算高深,待會兒讓他們去給你號個脈。”

年君嬈又一一謝過,心下想著:如今看來福晉還是極好相處的,隻是不知是否如表現出來的那般寬宏大度。

閒聊過後,一直緘默不言的鈕祜祿格格突然語出驚人:“果然是萬歲爺瞭解皇上的喜好,咱們貝勒府中竟是漢女占了大半……”

自大清入關以來,曆任帝王都推行“滿漢一體”以緩和矛盾,這當然會損害到滿洲貴族的利益,一開始甚至連順治帝的生母孝莊文皇後都極力反對,直到康熙帝親政後情況纔有所好轉,如今的和睦更是來之不易。

這種有損國策的話,私下裡想想也就罷了,可不該在如此情形下用怨懟的語氣說出,聽到鈕祜祿格格牽扯萬歲爺,眾人並不敢接話,屋內靜的落針可聞。

怕她再說出什麼不該說的,福晉直接下了逐客令:“時辰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乘月,送格格們出去。”說罷便先一步離去。

年君嬈隨眾人一同散去,剛踏出房門,便見古嬤嬤守在門旁,福身道:“年格格留步,福晉有請。”

跟著古嬤嬤進了內室,未待年君嬈行禮,福晉便拉著她的手起身,年君嬈虛托著福晉的手腕侍奉著福晉坐到明窗前炕上,自己則是坐在下首矮凳上。

福晉和顏悅色道:“難為你了。今日來的這樣早,可曾用過早膳?”

“奴才心裡惦記著給福晉請安,便早早醒來了,還不曾用過早膳。”年君嬈麵帶羞赧說道,實則是寅時伺候四爺起床穿衣後,她就有些睡不著,於是想著不如早些去請安,幸好來的及時,不然一個不敬福晉的帽子扣下來,可有她受的。

聞言福晉忙吩咐丫鬟上些茶點:“你這孩子,竟也不說一聲,既是體弱,便要多注意飲食,萬不可虧了身體。”

年君嬈有些微窘,福晉這話說得好像家中孃親,說來福晉康熙三十四年入府,已有十二年了,如今也不過二十六歲,卻好像已看淡世事。

不一會兒,丫鬟們魚貫而入,芙蓉糕、薩其瑪一類的點心擺滿年君嬈手畔的小桌,她隻每樣略吃了一個以表尊敬,並不多用。

“你既進了貝勒府,那咱們就是一家人,以後凡事要順從貝勒爺的心意,儘心侍奉,與後院姐妹們和睦相處,纔不負汗阿瑪的苦心。”因著年君嬈是前些日子八旗選秀皇上親自指給四爺的,福晉纔有這番叮囑。

年君嬈笑著應下:“奴才定會謹記福晉的叮囑,亦不願令您煩憂。”

福晉又問道:“你剛入府,不知喜好如何,就先將你安排在東跨院了,現下名分已定,東跨院偏遠,你看要不要換個彆的院子?丫鬟太監們用著可順手?”

這院子說是貝勒府,實則是以王府的規製建造的,後院也分東西中三院,東跨院前院是府中小花園,按理說是極易接近貝勒爺的,隻是貝勒爺並不是耽於享樂的性子,並不常去,以致人煙稀少。

“多謝福晉關心,東跨院清淨怡然,奴才倒是很喜歡,況且挪來挪去費時費力,就不必如此興師動眾了。懷英也將一應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奴才用著很是放心。”

雖說她也從家中帶來兩個貼身丫鬟,但唯恐她們遇事不知對策,今日還是帶著懷英過來的。

便見古嬤嬤笑著接話道:“懷英是福晉親自挑選的,為的就是格格您能夠儘快適應。”

年君嬈自是受寵若驚:“您管著偌大的貝勒府,還為奴才這等小事勞心,奴才實在是感佩不已。”

又是一番閒聊,見福晉臉上似有倦意,年君嬈識趣告退。

房門外,懷英見年君嬈出來,忙上前扶著。

從溫暖的室內出來,被冷冽的寒風一吹,年君嬈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已出了一身冷汗。

任由著懷英引路,她回想著自己方纔的行為有無差錯,雖說福晉看似十分溫和,她卻並不敢輕視。

正十分入神,腦中突然傳來一道奇怪的聲音“——呲——求真係統宿主年嬈已尋回,正在傳輸記憶——請稍後——”

她本想轉頭問懷英是否聽到,緊接著腦中傳來劇痛,還來不及出聲,便人事不省地暈了過去,閉眼前最後的記憶是懷英焦急的麵容。

正院,福晉愣愣望著鏡中的自己,一旁的古嬤嬤見狀,心有不忍道:“主子,您何必事事周全,反倒為難自己,一個小格格,您就是將她打發了去,旁人又敢多嘴說些什麼?”

“嬤嬤慎言。”福晉嗬止古嬤嬤,“如今我在這貝勒府中唯一的用處,便是掌管後宅,何必落人話病,平白惹人口舌。”頓了頓又道:“況且,貝勒爺難道看不出這些女人間的小把戲嗎?”

古嬤嬤慈愛看向福晉:“奴婢隻是替您擔憂……”弘暉夭折後,福晉先是自己想不開,屢次推拒四爺,後來四爺或許是政務太忙,或許是不願見福晉的冷臉相待,除卻初一十五一些大日子,竟再未進過正院。

拉過古嬤嬤的手,福晉安撫般拍了拍:“我知道嬤嬤是為了我好,隻是這等話,日後萬不可再說。”

古嬤嬤是她從家中帶來的奶孃,這諾大的貝勒府也唯有這一人真心待她,她自然不忍太過苛責,倒養成了這般口無遮攔的性子。

二人這邊十分溫情,屋外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福晉皺了皺眉,還冇等出聲詢問,就見丫鬟乘雲麵色凝重進屋:“福晉,年格格在回程路上不知何故暈倒了……”

福晉驚呼起身:“什麼?”

-流產的跡象。”“現下如果要把這胎拿掉,以她的狀態,無法用流產的藥,隻能進行手術……你之前是醫生,應該知道,凡是手術就會存在一定的風險。”陳映南麵色凝重的直言道:“會以後生育困難,是嗎?”威爾森搖了下頭,緩了半天,才說:“如果出現胎盤黏連等問題的話,是需要摘掉子宮的。”“……”陳映南眼睛睜大,腦袋轟的一聲巨響。他看過很多的生死,也看過很多次的手術突發情況。但是這一刻,他還是無法從容的接受,這種意外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