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2014大選】高偉凱、林名哲:選舉的基層組織與社會動員實踐

OLYMPUS DIGITAL CAMERA右:高偉凱,左:林名哲

高偉凱小檔案

學經歷:
台大哲學碩士、勞動黨桃竹苗勞服中心、竹縣產業總工會、竹縣教師會總幹事、錸德科技副工程師、第一無線計程車司機 、前台積受害員工自救會、華隆工會(百日罷工)顧問、女工合唱團伴奏

現職:
新竹縣議員(人民請願案件委員會召集人)
新竹縣民眾國樂團團長、還我清淨霄裡溪自救會副會長、電資工會、新竹保全工會顧問、明新科大講師

參選經歷:
2010新竹縣議員選舉(第一選區:竹北市)/當選
2014新竹縣議員選舉(第一選區:竹北市)/當選

林名哲小檔案

學經歷:
清大社會所碩士、曾任台積受害員工自救會義工、高偉凱2009年選舉工作人員

現職:
電資工會秘書長

口述:高偉凱、林名哲
整理:江奕翰、陳俊酉

——————————————

新與舊的竹北

這次當選其實是在我們的預期之中的。竹北的選民結構若用最簡單的二分法來看,基本上可以用外地人/本地人、用網路/不用網路、看文宣/不看文宣、高學歷/低學歷、不被買票/會被買票、住公寓大樓/住平房透天厝……來理解竹北選民結構的特殊性。但是必須強調,這僅是分析上的方便,實際上本地人裡面也有高學歷、會看文宣的,外地人裡面也有不用網路的,選民並不是真的能夠被二分。

五年來竹北有相當多的外地移民,特別是高學歷的竹科工程師,他們與傳統地方網絡不同,現有的勢力無法透過買票、選民服務、紅白帖綁住太多選票。在這樣人口結構的變化下,「舊竹北」與「新竹北」的交替,也成為了我們的優勢所在。然而這卻不一定符合我們原先想做的。

選舉實戰最前線

就我們勞動黨二十幾年來的性格與理念,是比較接近收入兩萬、三萬的階層,但我們在選舉上的主要優勢卻是在收入八萬、十萬的階層中。竹北過去博碩士很少,現在漸漸變多,有些人只想投給學歷和自己一樣高的;有次發傳單的時候就有位媽媽走過來,說她兒子就是台大的,她告訴他們一定要選台大的。雖然我有計程車司機這個身分,但這符號能拿到的票可能還不如一副眼鏡。我們仍然不得不把台大碩士打出來,選舉生態是不管什麼理念的,什麼有票就得打什麼。

看開票出來的數字,好像是由於勞動黨過去的經營,但實際上民眾投票有很多因素在影響,和過去的勞工服務可能沒有太大的關係。傳統工運團體的票我們有一些,可是我們明顯的優勢還是在知識階層。工程師、小店主、專業工作者,主要是屬於看文宣的,他一樣是領薪水的人,一樣有他關心的勞工問題,薪水低、加班費、工時長、變相責任制,能理性的談一些問題。除非是強烈的既得利益者,不然我們談的還是可以被這樣的人認同。雖然選舉過程我們還是談勞工議題,但最後還是得靠做一些選民服務,經營一些文化活動,打形象牌、學歷牌;人家看你文章寫得長,好像有點理念,你這個人就會被看到,被視為不一樣的選擇,但不是以勞動黨這個集體被識別。

勞動黨的參政歷程

勞動黨自1989年三月成立以來,就有人競選了,包括顏坤泉、羅美文都曾在崗位上努力。五年前我第一次當選,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站路口宣講:往工業區、園區的五個主要交通節點,舉牌子、演講,趁紅燈完整講一段,最長的紅燈可以講到100秒。1994年顏坤泉在前鎮、小港區選,和我的選舉模式一模一樣,街頭宣講,有市場去市場,有夜市就去夜市。前鎮、小港是典型的勞工大鎮,它不像竹北是零碎的小工廠,中船、中油、長榮、中鋼,它有大量的大工廠和藍領工人,下班了腳踏車、摩托車整個都是。顏坤泉何許人也?他在1986-1987年推動南亞工會,被王永慶開除,後來他還去高雄港碼頭兼差,協助碼頭工人的抗爭。1989年11月安強十全美關廠抗爭,他被判刑做了一年多的牢,解嚴後就屬他第一人。但是這樣的人最後落選,而且不是差一點點,是差很多。

2009年因為選制修改,單一選區兩票制開啟了小黨透過政黨票來拿到不分區席次的機會。我認為我們應該選政黨票,但要參加不分區的選舉,必須提出至少10名縣市候選人,以勞動黨的資源與現實條件來說不可能選上,所以完全是掛名以取得政黨票資格,不准進行任何競選活動。既然我主張推十個砲灰出來,自己也得先落選,在黨內也比較有說服力。最後選上的結果可以說是個意外,預估兩千票,結果拿到4736票。

選舉作為社會動員的機制

一般民眾對於選舉是很重視的,你服務了勞工他會感謝你,但他不會說下次五一遊行或秋鬥遊行我要來參加,他會說你選我會捐米粉。事實上台灣人最重視的就是選舉跟婚喪喜慶。去遊行他來你給他便當,給他礦泉水,十幾年來各團體安排的路線越來越短,還怕他不來;而結婚喪事是他自己出錢,要動員的容易程度還是遠遠超過發動遊行。選舉也是一樣,選舉能把支持者的動力聚集起來,不然很容易就會散掉,他不知道支持你要做什麼。

一次慘痛經驗是2004年我們協助一場罷工,有一位當時是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來參加,你問在罷工中誰的協助多,所有的工人毫無疑問都會認為是我們。我們是每天在那裏從頭到尾幫他們策畫,跟他們同甘共苦;那個人只是來沾醬油,總共來三次,加起來不知道有沒有二十八分鐘。可是選完一堆人就去幫他選舉了,因為勞動黨不選啊,工人很支持你,但他們沒有別的方式可以支持你。

不過我並不是說選舉比遊行或是抗爭重要,而是在我們要想辦法加強跟群眾關係的時候,得適應一下這個現實。我們並沒有停止遊行或是運動,但是也適應一下他們愛選舉。選舉也是另外一種遊行,只是比較長,形式比較多元。你得試著讓群眾付出一些心力來支持你,讓他們練習支持你、習慣在某個行動裡面付出某些實際的行動來支持你。

勞動黨成立二十五年半,選舉只花了我們很小的力氣。勞動黨做為一個政黨,當然有一個政黨平常在推動的業務:勞工服務、勞工運動組織都是很重要的一環。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要出來選舉?我認為要選舉不是問題,不選舉才是問題。左翼運動一定要是政治運動,選舉是現在政治運動重要的環節,沒有人會否認左翼應該要朝政治權力邁進,你也不可能完全不理選舉這件事。

延伸閱讀:
一、   第一百次的成功——記2009年高偉凱參選新竹縣議員(林名哲)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2068
二、   【勞服中心通訊55期】九合一選舉,本黨提名兩席全部當選
http://www.workersthebig.net/home/labour-old/55-1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