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2014大選】王鐘銘:讓我用運動色紙填補政治空白

wang-3

王鐘銘小檔案

學經歷:
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畢

現職:
綠色酷兒協會 秘書長

參與本/歷次選舉的方式或結果:
第一屆新北市議員選舉 以8321票(得票比7.5%)落選
第八屆立法委員選舉 以5,038票(得票比2.37%)落選
第二屆新北市議員選舉 以6,880票(得票比6.30%)落選

口述:王鐘銘
圖片/整理:江奕翰、周于萱

——————————————

參選契機:運動啟蒙與填補空白

我的參選其實沒有太複雜的原因,因為綠黨啟蒙我投入社會運動,且不斷強調「不能忽視政治在運動上的重要性」,所以對我來說,參與並且嘗試取得體制內的權力是理所當然的事。

2010年的五都選舉是我走進這條路的關鍵。當時我關心的環境議題如風起雲湧般捲起浪潮,我也認為在同志議題中,一個出櫃同志身份的候選人是重要的。但當時除了綠黨、火盟之外,沒有太多人進行其他的嘗試,讓我非常強烈的感覺到有很多空白在那邊,卻好像沒什麼人在做,但我又覺得這件事情太重要了,必須有人去填起來,因此投入其中。在我宣布參選後沒多久,火盟的王蘋和綠黨的宋佳倫才相繼宣布參選,好像才慢慢補足了這一塊。

甚至可以說,比起選上,我更想做的是「填補空白」的工作。就像前面說到出櫃同志這個選舉角色中的空白,我希望能夠填補台灣選舉在政治上、方式上、角色上的空白:我們的選舉方式可以不一定是拼命跑紅白帖,政治上也可以有不一樣的訴求。甚至如果王蘋和宋佳倫宣布參選的時間再早一點,我很可能就不會作為候選人,而會去為他們助選。

如果我們把過去台灣選舉的樣貌想像成不同的臉孔,這些選舉放在一起時的群像其實是相當單薄的,這也是我最初投入選舉的理由。但第二、第三次參選的動機則不相同。因為選舉的關係,我在我的家鄉──淡水接觸到很多人,也經營了更多議題。我就開始想「如果有市議員的身分可以多做什麼?」

如果說四年前的參選是出於一種填補空白的迫切感,所以拿出不同顏色的紙試圖去填補那些留白的政治,那我現在做的就是試著在五顏六色的紙上寫滿字,期待透過參選來發揮實質影響力。淡水是我生長的地方,它剛好也是文化和開發最衝突的地方。我非常希望這裡的社會網絡、地區關係能發生一些過去沒有的變化。

用不一樣的參選改變地方政治

一直以來,淡水的市議員都扮演著地方派系的要角,我想要以不同的思維去重新打亂這種資源的分配,用民主去鬆動傳統派系的利益結構。比如說淡水祖師廟設定古蹟的問題,因為廟宇管理委員會不同意,所以直到現在仍然無法被指定為古蹟。遇到這個狀況,我可以用個人的身分去申請設定古蹟,專家學者來了其實也不用審查,因為這個地方我們都太熟悉了,程序上要成為古蹟是不可能有問題的,但最後仍卡在廟宇管委會的反對,因為太多利益包含在裡面。

管委會本身就是一個地方派系,由地方有權力、有金錢的人組成。我就在想,為什麼只有地方頭人組成的管委會能代表祖師廟講話,卻沒人在乎神明與信徒的想法?所以我們應該要改變的是根本性的問題,要有一個全然不同的思維進到祖師廟的派系裡面去。

淡水有著新舊兩種不同的力量,也有兩項承載不同文化想像的兩個重大活動──淡水環境藝術節踩街與淡水大拜拜。這是每年唯二固定會舉辦,而且要封街共襄盛舉的活動,但我們都會聽到一種聲音,說淡水大拜拜好吵。這時候我們不能很輕易的丟給政府叫他處理,那不會解決結構上的問題,我們應該去檢視祖師廟以及其他地方信仰的這些主事者,到底由哪些人組成。當然,就是廟宇的管委會。但是管委會的聲音真的代表祖師爺的想法嗎?神明不會開口說話告訴我們他的想法,但我們可以問問看信徒的想法、問一些學者和耆老的想法,我相信一定有辦法找到一個大家認為比較是神明會同意的想法。

要改變地方的頭人系統,我們只有透過市議員的身分才有可能進到裡面去,打亂現有的網絡,一點一點鬆動傳統派系的緊密結構。其實是否具備議員身份,對於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都沒有絕對性的影響,我雖然還沒選上議員,但淡北道路我們擋下來了、紅樹林開發我們擋住了。這樣看來,這幾年其實也完成了不少選上議員要做的事。但是在淡水的地方派系、宗廟結構的部份,如果擁有市議員這樣的位置與權力,我們會有更多可以發揮的空間。

讓我們不只是分一點福氣

318運動之後,對我們選舉情勢其實是一大挑戰。我們看到很多新朋友進來參與政治,也獲得了一定的成果,他們沒有太多包袱,而民眾更明確地想要選擇一種新的、年輕熱情的、改變的力量。但這對社運老將來說卻不一定有利,像我們就背負了很多淡水人的不滿,比如說和淡北道路綁在一起的交通問題、房地產問題。對照這次在淡水的市議員選舉中,取得最高票的年輕候選人,其實就可以看出318運動對我們的選戰確實有一些排擠效應。

曾經有位支持我們的在地農民告訴我:「如果選得上就是你的福氣,我們就有機會來跟你分一點福氣」,這讓我非常擔待不起。比我自己,他們其實更期待我的當選。作為在地的運動者,我從經營議題、接受委託到爭取成為政治代理人,這個過程其實是承接了他們的這些期待,但我期待的不只是這種「分一點福氣」。比對前兩次的選舉成績,我們可以明顯看到反對無限制開發的鐵票正在增加。這些是真正認同我們理念的人,但我們是不是已經遇到了鐵票的天花板,我還不知道。

接下來我們最大的課題就是如何掌握游離票。在影響選舉的變數如此繁多的情況,我們其實完全無法評估四年後會發生什麼事,只能紮實地做好準備,繼續把重要的事做好。有可能我四年後就能夠選上,也有可能我一輩子都不會選上,但就在我不斷選舉不斷經營地方的過程中,最後回過頭來看,也完成了很多我希望成為議員去做到的事。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