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2014大選】楊偉中:勉強算是「多餘的話」

秋鬥官網_秋鬥專題-神聖的一票 楊偉中

編按:
【2014大選】專題報導,試圖透過記錄各種實踐路徑的選舉政治參與者,以他們的現身說法,藉此呈現相對全面的圖象,供讀者對照與對話,豐富彼此對政治的想像。本篇受訪者楊偉中先生,希望由其自行撰文,更精確地說明他在實踐歷程中的所思所想。經討論,編輯室決定以此方式呈現。
全文如下:
——

壹、緣由

原本一豪來約訪,我是抗拒的,畢竟這是「左翼運動」、「秋鬥」的網頁和討論,我是一個「轉向」者,沒有資格在這個園地上談些什麼。但,基於對「過去」有個交代,我還是自己寫點很不完整的札記,勉強算是「多餘的話」,沒有參考和對話的價值。
 
貳、轉向
 
我在2013年中加入國民黨,先後當了馬競選黨主席辦公室和國民黨的發言人,在這之前,以無黨籍身份參與、涉及了一些國民黨和馬英九政府的事務,從個人歷史,這是「轉向」,在左翼運動,這是背叛,沒有疑問。對我來說,以往確實沒有想過會成為「轉向」者,這是我在左翼運動生涯面臨困頓情境下的個人選擇,自己負責,這不是值得追求的左翼路線,我不會幻想把國民黨改造成左翼政黨,更不會爭取過去同志一起走這條路。臺灣需要左翼政黨,「民主的社會主義」,還是我個人理想,我也樂見臺灣出現健康的社會變革,但是參加了主流、右翼的政黨,我就是左翼運動的叛徒。
 
追溯回去,「轉向」的起點是有些過來人知道的「婚禮事件」,當時為了組織的團結,我「部份」違心地對「婚禮」做了檢討,發了聲明,還上了《壹週刊》。這是組織裂變的開始。後來參加「第三社會」黨,當了發言人、不分區候選人,這是裂變的第二波。為何參與「第三社會」?我想法很簡單,一、我始終認為,在國際和臺灣社會的條件限制下,左翼運動能發展出的最佳狀況就是打造一個在政治上有實質影響力的、走體制內改革的「臺灣社會民主黨」,反體制的左派應該在這個黨裡面成為激進的一翼而活動,擴大影響,創造更澎湃的革命形勢。當時,有一點在選後將第三社會黨改名為「社會黨」的想法,黨內也有人提過這個意見。二、當時臺灣社會藍綠統獨撕裂得很嚴重,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左翼是很難壯大的,「第三社會」的一些論述,我覺得是對的,是有益的。三、個人越來越懷疑困在小圈圈爭鬥裡有何出路,我能力不夠,沒有辦法改變現況,更想不出運動整體的出路,所以慢慢想打開「自己」的出路。
 
2008年大選完,國民黨空前大勝,個人確實很苦悶。因為當第三社會黨發言人開拓了一些政界和媒體關係,在選後受邀參與了一些政治討論和行動,例如親李登輝人士的組黨討論,李文忠也邀約共組「社會民主陣線」,還和李文忠在媒體聯名發表了文章,這當然又引起了反對意見。從事相關政治活動的前後,受邀進入媒體工作,算是離開了運動前線。
 
在媒體,一方面關注中國問題,一方面繼續碰觸政治。2010年,國民黨有人來接觸,提了「一起來讓國民黨更多元,藍色之外,也有彩虹」這個說法,從個人發展的角度,我願意試試,雖然沒入黨,但後來便接任中央廣播電台副總臺長,沒多久,面臨更大的抉擇,就是陳以真參選的課題。
 
叁、嘉義
 
國民黨不是最早、唯一來跟陳以真談參選的。前述親李政團中的人士,就幾次提過以真選台北市議員的可能,國民黨高層來洽談的同時,民進黨也有人來勸以真在綠營艱困選區的台北市選立委。後來,我們討論決定在嘉義縣山區參選立委,理由有三,卻和能否當選無關,一是服務家鄉,二是嘉義縣山區算偏鄉,有很多社區、農業、城鄉、社福的議題可以經營,三是建立根據地。
 
作為一個台北小孩、生活經驗主要在都會的我,在從事社運時就困惑於在台北街頭抗爭、演行動劇、辦刊物、辦沙龍的運動模式,總是覺得「失根」,總想要嘗試建立「根據地」,結合工會、社團、社區和選舉等,開闢左翼政治的基地。當年,工人民主協會成立時,曾在桃園成立辦公室,就是基於這樣的想法。
 
第三社會黨的選舉經驗,更讓我堅信,留在台北靠名人加持、靠媒體、靠網路,第三勢力、進步勢力是無法真正扎根的。
 
當然,選擇嘉義也有現實的考量,如果參選對手是有學運社運淵源的,或是有比較清晰進步政治理念的,我們也不可能選擇去打對台,另外,更由於這裡是國民黨的艱困區,只有這樣的地方,政壇新人、和國民黨素無淵源的我們,才可能有發展空間。
 
肆、選戰
 
我自知不是謀略智多星,更不善體人意,不是當幕僚、參贊機要的料,如果要參與政治,還是去野地作戰,當莽夫為宜。加入國民黨,當然會被運動圈「唾棄」,已經不是「妥協」兩字可以形容。但,以真參選之初,我們就大致思考過,要盡可能「走自己的路」,她參選山區立委的第一個slogan是「真的不一樣」(不一樣的候選人、不一樣的國民黨),參選嘉義市長的第一個slogan是「嘉義做主」(市民做主、自己做主)。
 
以真的小小團隊有不少政治討論,我們時時討論哪些議題要勇於表達自己主張,哪些議題暫時迴避,等等。選立委時,我們在老農年金和柿子「剩產」等議題上,公開表達了自己的不同主張。選市長時,有學運、核四、佔中等議題,更有太多市政議題可以討論、表達,以真就花了很多心思在文化資產、公共運輸、空汙、動保等議題上。
 
嘉義市人口27萬,幅員小,人口外流、空汙嚴重、青年就業難、低薪、勞動彈性化,如果認真經營市政,很可以在勞動、生態、社福等上面有些新開創,打出自己的品牌,當然也想過當選後推動成立產業總工會、試驗參與式預算等等。至於嘉義縣,可以做的事就更多。我們政治經驗不足,選戰失敗了,當然全都成了空話。
 
我們的作法,沒有一點值得參考的,這確實是某種「投機政治」,從時代大潮來看,失敗可能也是必然。我尊敬「慢政治」的理念與實踐,也感佩綠黨、樹黨、勞動黨的成果。我承認,我想走捷徑,已經做不了「慢政治」了。
 
伍、學習
 
入了國民黨,當然就沒資格再自稱「左派」,社會變革的理想是遠颺了,如果還參政,現在想的是多少作一點體制內的改良,不是套上或左或右的標籤,但仍希望在現實的土壤上,開一點進步政策的花,結一點社會改良的果。
 
所謂現實的土壤,「地方政治」、「地方派系」是其中之一。從立委到市長選戰,在這方面學習很多,過去新聞報的、書本寫的、傳說中的地方派系人物、「黑道」首腦,現在就出現在身邊,需要接觸交涉,更需要思考「改變」的可能與方式。雖然是失敗的經驗,但是很寶貴,回想起來,也是很值得。
 
臺灣最需要改革的對象,「地方政治」絕對排前五名。地方政府、地方議會,很少有真正監督的力量,這裡,需要很多有志者投入,相信理想青年們一定會找到正確的實踐道路。
 
補注:關於陳以真的青輔會經驗,可以談的應該不少,不過我那時多在嘉義,參與、知道的不多。或許有機會,她本人可以書寫出來。有些人認為陳以真只是傀儡、被操縱的,我只能說是性別偏見或刻板印象吧。這不是真實的陳以真。她始終選擇走自己的人生路,不是家族、或任何人給的道路。

——————–

楊偉中小檔案

現職:
台灣新希望發展協會理事長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

學歷:
建國中學、台大法律系司法組(肄業)、台大歷史研究所(肄業)、政大台灣史研究所

經歷:
全國學生運動聯盟校際代表、台大國際社組織部長、台大大學新聞社總編輯、台大學生會學術部長、連結雜誌總編輯、工人民主協會常執委
全國產業總工會推動籌備委員會執行秘書、全國產業總工會宣傳部暨研發部主任、關注全球化資訊中心召集人、臺灣鐵路工會公司化對策小組召集人
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執行長、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監事、永和社區大學台灣民眾史講師、第三社會黨發言人、新新聞周刊資深記者/採訪主任
旺報主筆兼專欄組主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中央廣播電台副總臺長兼新聞部經理、行政院雲嘉南區服務中心副執行長、馬英九競選黨主席辦公室發言人
國民黨發言人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