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2014大選】朱政騏:繼續留在民進黨搏鬥

朱政騏

朱政騏小檔案

學經歷:
成功高中
台北醫學院保健營養系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台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班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執行長

現職:
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台灣相思草人權促進協會理事長

參選經歷:
2010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黨內初選(第四選區:中山、大同)/落選
2014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黨內初選(第一選區:士林、北投)/落選

口述:朱政騏
圖片/整理:江一豪

——————————————

跟上屆一樣,這次選舉我在黨內初選就被刷掉。很多人以為我代表民進黨參選很多次,其實是,我連代表民進黨參選的機會都沒有。

從「手工業」轉向「大工業」

過去常會有人用「收編」這樣的字眼,看待社運人加入主流政黨。但我覺得,這至少對我不適用,因為加入民進黨這幾年來,我幾乎每天都在搏鬥──既不是哪個派系的子弟兵,也沒有任何家世背景,當「客卿」還可以,但是要分配資源的時候,必定第一個被犧牲,就連要去哪一個選區讓我自己努力的機會都沒有,不是要我「禮讓」給黨內「先進」,就是先進的兒女或子弟兵。

過去民進黨在中央執政的時候,我是被抬上警備車的常客。那時我很認同「慢的政治學」這樣的理念,相信透過社運團體的蹲點、跟群眾併肩鬥爭,才有機會在生活中落實真正的民主。但在撰寫碩士論文的時候,被黃泰山的「政治論述體制」分析給說服,於是2009年離開浩然基金會,加入民進黨。這個概念主要是說,社會是被各種系統性的力量給穿透,其中又以主流媒體跟政黨的力量最為強大,是兩個最大的論述體制。社運所實踐的蹲點、組織,當然有其重要性,但相對於系統的力量,就猶如家庭手工業在對抗機械化的大工業。

「超越藍綠?」其實是「忽藍忽綠」

這個現象在這次的選舉尤其明顯。雖然有不少小黨,像是綠黨、樹黨的成績就挺好的,但真的算起來,得票大概就是5%左右,其他超過九成,都被國、民兩黨給瓜分,而且看起來恐怕長期都會如此。再拿台北市長選舉來說,其中被網友認為政見相對進步,甚至是最進步的馮光遠,最後也只得了8千多票,比老兵趙衍慶還少將近1萬票。為什麼?因為趙衍慶有故事,媒體愛啊!他的故事透過媒體的論述體制而產生影響力。

還有苗栗縣長的選舉也是。因為我有去幫忙民進黨的吳宜臻輔選,所以知道無黨籍的江明修老師,其實選得非常認真,好多民眾都誇獎他,不少民進黨的支持者也都認同他。可是票開出來,還是差民進黨吳宜臻的8萬多票一大截。我很誠實地講,這些票有一半以上是空氣票,都是衝著民進黨這個招牌投下去的。所以持平而論,與其說這次選舉突顯了台灣選民結構已經「超越藍緣」,不如用「忽藍忽綠」更貼切,而這表示兩大黨所建立的論述體制已經成型。

「不能公開批評民進黨」

不過回到我個人這幾年的實踐,確實遇到了瓶頸。選後民進黨大勝,到處都缺人,可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人來找過我!像我這樣的人──沒有派系、沒有跟大家搏沫的共同經歷,在黨內就只是一個怪咖,一個頂多被當成客卿的怪咖。連要參加黨內初選,還差一點連報名的機會都沒有。於是這幾年一直在經驗的,反而是一個社運人參加主流政黨,究竟能妥協到什麼程度的掙扎?而且是從基層選舉開始,不是去當政務官。

對我來說,最痛苦的就是「不能公開批評民進黨」這件事。因為民進黨的支持者最忌諱這個,總會以「要團結」來約束這類言行。比較慶幸的是,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參與過兩次初選,都堅守絕對不買「媒體置入」這個底限。我靠自己打議題,雖然看起來比較爭議,但是如果妥協到跟著買新聞、買談話節目位置,那還憑什麼說自己「反媒體壟斷」?現在很多談話性政論節目的位子都是在賣的,一次多買幾集,還送你幾則「新聞」。沒錯,就是節目來賓得花錢去買上節目的時段,甚至連螢幕旁的跑馬燈,也是一則一則這樣在賣!

有一次在青平台的講座上,我公開呼籲民進黨應該在黨內初選時,約束所有參選同志不能購買業配、置入新聞的原則。因為民進黨不這麼做,有什麼立場去說反媒體壟斷?大選面對國民黨,說買新聞、置入是「必要之惡」,不得不然,問題是黨內初選,為何不能這樣規範自己的黨員呢?結果這段談話被某位民進黨立委聽到,她給我的回應居然是:「候選人應該各憑本事,有條件買廣告、買新聞、買節目位子的就去買,有能力做議題的就去做議題。」完全把買廣告和買新聞、買節目位子看成是同一件事,廣告跟置入這兩件截然不同的事,可以這樣相提並論嗎?但他們就是這樣,硬把這幾件事扭在一起。

意外的收穫居然是……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在黨內的人緣並不好。將來能不能繼續選舉、有沒有機會被提名也不知道。可是這幾年下來,畢竟還是透過選舉跟黨務工作,多多少少結識了一些認同我的支持者,兩次初選也都是熱情相挺、出錢出力。對於一些年輕人來說,我的民進黨身分,也可以相對容易地拉近跟他們的距離,跟他們傳遞我對社運的想法。

還有一個「意外」的收穫是,過去轉學轉來轉去、在社運搞東搞西,父母都覺得我是個異類,加入民進黨後,反而讓他們終於認為我比較「正常」了。雖然這次國民黨大敗,我媽媽有點難過,但她也會安慰自己,「也好啦,搞不好你會有比較好的出路。」雖然這不一定符合事實,但總之這會讓她比較安心,哈哈。

至於如何實踐社會改造這件事,在還沒有找出更好的解答之前,我還是繼續待在主流政黨內想辦法。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