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左翼ABC:什麼是階級?

梁家瑋

階級的定義

階級代表一群特定的人在經濟結構中所佔的位置,不同時代有不同階級劃分,在當代資本主義中,最主要的兩個階級是資產階級以及無產階級(勞工階級),兩者以生產工具的有無加以區分。生產工具指的是勞動者進行生產時所使用的資源或工具,舉例來說,過去原始人的生產工具石斧、青銅器,現代人則是使用各種機器、技術設備。資本家和勞工最大的差別就在於,資本家擁有生產工具,生產過程中的機器設備、工具機、店面廠房都歸資本家所有,利潤也大多歸資本家所有。在生產關係中,勞工唯一擁有的只有自己的勞動力,只能透過出賣自己的勞動力給資本家以換取微薄的薪資報酬。

當然,社會上還有其他的分層,例如小資產階級,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中小企業主,但資本主義社會的運作主要還是以資本家與勞工這兩大階級為核心,而這兩個階級在生產關係上的不平等與剝削關係,正是社會不平等的主要根源,也是資本主義矛盾的主要根源。

階級意識

雖然經濟層面決定個人階級,但一個人不一定會意識到自己的階級位置。也就是說,階級劃分是客觀的,但個人階級立場卻是主觀能動的。舉例來說,一個資本家破產後必須去麥當勞當服務員,但他可能沒意識到他現在已經成為勞工階級,仍覺得自己是資本家一份子,仍然買名牌、喝紅酒,搞得自己債台高築。再舉個例子,白領勞工的工作雖不像藍領勞工一樣是持續的身體勞動,但他們跟藍領勞工一樣,都是出賣自己勞動力,透過薪資報酬過活。有些白領勞工卻認為自己比藍領勞工高級,兩者並不是同一個階級。上面兩個例子中的勞工,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屬於勞工階級,也沒意識到自己處於勞資關係中的被剝削地位,也就是說,他們的階級意識還沒有覺醒。

馬克思使用「自在階級」(class-in-inself)和「自為階級」(class-for-itself)描述階級意識覺醒前後的這兩種狀態。資本主義的擴張使得大量人口成為勞工階級,但勞工可能不會意識到自己處於勞工階級,也沒意識到自己被剝削的事實,在此狀態下的勞工就是「自在階級」;當勞工了解自身處境,意識到自己與其他勞工同處勞工階級,並認知到自己與資產階級的對立關係後,這時的勞工才覺醒成為一個聯合的「自為階級」,並能透過集體抗爭對抗資本家的剝削。

階級分析的重要性

為了解特殊時空背景下的階級以及經濟結構,我們必須進行階級分析。唯有透過詳盡的階級分析,我們才能了解一個社會中的階級劃分,以及特定階級為何會採取某種政治或階級立場。例如我們可以透過社會調查,了解台灣社會有多少人屬於資產階級,有多少人屬於無產階級,又有多少人屬於小資產階級。也可以分析在大罷工時,小資產階級、白領勞工、技術工人是否會站在罷工工人的立場來聲援罷工,或是站在資本家的階級立場譴責罷工的勞工。透過階級分析,我們才能決定在特殊的時間點上如何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或是在特殊時間點上如何使勞工的勞動意識覺醒,使勞工從自在階級變成自為階級。

台灣階級分層與兩極化現象

談完概念後,接下來我們要回到台灣,看看台灣實際的階級情況。臺灣的資本主義在二十世紀下半葉快速發展,戰後外銷導向的工業化帶動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經濟成長。此時在勞力密集的外銷產業蓬勃發展之下,台灣似乎遍地都是「中產階級」,「黑手變頭家」也成了台灣階級流動的代名詞。似乎只要努力,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中小企業主,不管你在修車行工作、幫人做麵包或是在工廠做工,只要將技術學好,以後都有機會出來開業。

但這是否代表台灣的階級有別於其他地方,或是台灣有其特殊性?答案當然是否定的。隨著台灣資本主義持續發展,由於資本主義的特性是資本會不斷集中,並持續往資本家覺得有利的地方流動,所以1990年代台灣勞力密集產業紛紛外移到中國大陸以及東南亞,國內產業也逐步轉型為資本密集的金融服務業、重化工業以及高科技電子業。經濟結構變化同時造成台灣階級結構劇烈改變,根據台灣官方的統計報告,從1981 年到2011 年間,臺灣的自營作業者所占比例由原本的21%下降到12 .4%,與之相反的,私營受僱者佔全體就業者的比例則是持續上升,1981 年尚不足52%,到2011 年卻超過68%。也就是說,過去「黑手變頭家」、蓬勃的中小企業已成昨日黃花,隨著資本主義持續發展,台灣仍是走向階級兩極化,資產階級與勞工階級。

最後,台灣產業轉型中有個特點需特別留意。近二十年台灣產業轉型造成大量「專家」、「技術工人」的出現。我們可輕易發覺技術工人與非技術工人的差異,例如技術工人多半受過多年專業技術教育,技術工人與非技術工人薪資也有很大的差距。但雖然技術工人與非技術工人有極大差異,我們不能輕易認定他們是不同的階級,或像某些研究直接稱乎技術工人為「新中產階級」。與資本家與勞工間的巨大差異相比,技術工人以及非技術工人的差異可說是微乎其微,兩者都是在勞資關係中被資本家剝削的一方,例如2008年金融海嘯中,我們就看到許多「竹科新貴」成了「被迫放無薪假」的在家勞工。總而言之,技術工人與非技術工人在客觀上都屬於勞工階級,而要如何使勞工的階級意識覺醒,使他們認知到自己同屬一個階級,並能聯合起來與資本家抗衡,這就是我們左翼的責任了。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