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列印

由於當年周縣長承諾的「復電」,其實就只是把原本切斷的電箱重新開啟。如果部落要用電,還是得想辦法把電箱裡的電「拉」到家裡,電燈才會亮、冰箱才會冷。幾經討論,大家決定集資購置電線、電線杆(就是根木條)、請專業電工在屋簷間拉出縱橫的線路,終於硬是完成部落的基礎電力設施。

這樣到底合不合法、安不安全?沒人有個準,但總之日子就是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雖說部落每次舉辦活動,確實常常會不知怎地,突然就陷入一片漆黑;然後又不知怎地,在靜默幾分鐘後又神奇地恢復光明──這對我至今仍是個謎。

電,是這樣。水,也好不到那去。依靠抽水馬達,大漢溪水被汲引到部落水塔,再透過管線輸送到每家每戶。政府能做的,就是不定期地前來檢驗水質,而每次的報告都是千篇一律:大腸桿菌超標。

部落就這樣過了6年,直到今天。

這看似原始的條件,卻也就足夠澆灌出部落的生機,大大小小的房舍開始羅列成形。雖說只是40戶人家左右的小部落,但相較於「闢地」之初,組織顯然也有了「擴編」的需求。除了原先的頭目、副頭目、秘書處,又多了「區長」這個職務──依族人家屋的分佈,部落劃分為四區並各設區長一名,開啟了此處「地方自治」的濫觴。

妙的是,後來還多了個「體制外」的第五區。

族人口中的「第五區」,指的是在三鶯橋下,那些被主流社會普遍稱之為「遊民」「街友」的一群人。這也理所當然,橋下,不就是各種邊緣族群最佳的棲息地?部落跟「第五區」的關係,普遍是無害且可以維持友善互動的存在。有時候,他們會來幫工,並在工餘與族人同歡;有時候也會因為醉酒帶來些許困擾,但更多時候,是彼此相安無事的太平日子。頂多,頂多部落會用「啊你是第五區的喔」這樣的話,來調侃酒醉而語無倫次的族人。不至於貶抑,就只是玩笑話。因為大家都在橋下住,相逢何必曾相識。

直到那天,我才深刻體會,擁有部落與否之間的差異,豈止天壤之別。

那天我接到一則訊息,說是部落發生命案。撥了幾通電話,彼端不是說在外頭工作,就是說不知道。一顆心懸了大半天,胡亂猜想會是誰會是什麼事……,直到晚上,整件事情才漸漸明朗。

秘書處依時序給了我下面三封訊息:
1、砂石車司機同行發生爭吵,有人被刺死;
2、經查證,車禍地點為部落外頭。流浪漢於車底下休息,清晨躲避不及遭輾斃;
3、早上6時16分在三鶯橋下發生一起不明死亡案件,死者林×存(42歲、台東人),早上被人發現倒臥在地上,經通知送醫仍不治。

我試著拼湊那天的細節:大雨、孤單、引撆熄火後的餘溫、沉睡、意外,還是……。怎麼推測,都無助阻止這樁悲劇的發生。

「第五區」,自此成為一個讓我難過的名詞。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