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露宿的背包客/當代漂泊

列印

露宿在外的艱苦人,家當放在哪裡是一個大問題,要花錢的方法,只好放在一個晚上要價一百塊的寄物櫃,至於沒錢的方法,每個人有各自的撇步,有的人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但是當然會有風險,可能會被清潔人員當作垃圾清掉,或是被偷走,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家當扛在身上帶著走,最保險又不花錢,所以在人群之中,我總是靠著那大到不能再大的背包認出阿木。

有時候聽到阿木會開玩笑的說:「大學跟小學差那麼多」,原來會這樣開玩笑是因為阿木國小肄業,小學指的是阿木自己,「因為我本身就是國小沒有畢業,小時候就是沒有畢業,考試都是零分,不超過有一科六十分,要顧牛、顧羊咩咩,小學都是翹課,以前大部分都是有錢人,才有辦法讀書一直下去」。

阿木有兩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和一個妹妹,「我小時候感情跟她比較愛講話,兄妹兩個去抓魚」, 不過妹妹已經生病去世,「我救她救不回來,以前有去買藥注在腳上,那是什麼藥我不會講,注一注越來越瘦,就寧願不要吃了,我跟妹妹說沒關係,要花多少都沒關係,瘦巴巴就往生了,瘦到剩骨頭」,妹妹有留下兩個孩子,都是阿木的母親一手養育長大,現在阿木生活中有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是去醫院探望母親,陪伴母親總是優先於其他事情,「媽媽如果有怎麼樣我絕對我去顧」。

一開始阿木在做傳統手機殼和BBCall的塑膠工廠工作,也做過搭棚等粗工,這種消耗大量體力的勞動工作很辛苦,日復一日的勞動,每天的苦中作樂是跟一起工作的工人聊天,阿木說到工作的日子:「我們都是艱苦人做得很辛苦,多少逗一下」,中間換過幾份工作,最後當阿木要回到最初的塑膠工廠工作時,才知道工廠已經外移,不在台灣了。

在街頭露宿的日子到現在已經五六年了,談到一開始露宿的時候,人生地不熟,當然不知道哪邊有民間團體供應餐食,帶著一兩件衣服在身上的阿木,只靠著一個星期來發一次的素便當飽餐,「那時候剛來不知道哪裡可以吃,餓到那個時候瘦成這樣」,還好當時一位同是露宿的遊民大姊都會買便當給他,「有一個大姊都買便當給我吃,來看我都睡在樓梯那邊。弟弟啊!可以上來吃飯」,阿木說當時常常給大姐出錢,自己的心裡很過意不去,有的時候有工作就會去買個好料給大姐補身體,「我今天如果沒有她我早就死了」,阿木這樣說道。

(文/詹芳珣:政大社工所研究生、當代漂泊協會實習生)

反迫遷連線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