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負心的人我要找你/夏生阿亮

夏生阿亮

去年,在工運界友人協助國道收費員爭取權益的陳抗場合,我因為畏懼警力、害怕受傷,也擔心一時衝動言行暴走反而拖累夥伴,始終只在衝突的第二線用聲帶振動跟手肘推擠聊作聲援。

這麼一來,執法員警與疑似黑道人士的施暴,高公局官員與周邊閒雜人等的挑釁,乃至於妨礙公務的刑責,不免都由前線的同志與收費員概括承受著,貧膽苟安的自己才得以全身而退。懷抱著僥倖與憤恨離開行動現場,回家打開電腦、連上網路,也總是會看到不明就裡廣大網民的冷言冷語,益發感到唏噓。

「收費站小姐本來就是『一年一聘』的工作,當然沒保障,有什麼好抱怨?」
「有那個閒工夫搞抗爭,為什麼不去學技能、考證照、另外找頭路?」
「如果民主社會就是放任失業者無理取鬧,台灣的經濟要怎麼跟鄰國競爭?」
「我老婆替徐旭東賣命 5 年,月薪也才 3 萬,他比你們更有資格上街啦。」

這些似是而非的風涼話,當然都有可駁之處:有的論調展現某種看破世態的練達表象,卻把就業權這項普世價值狠狠踩在腳下。有的嘲弄「他者」在街頭運動行列裡的正當性或理想性,卻避談「自己」身在體制內境遇多麼順遂或吞下多少委屈,淪為附和既得利益辯詞的回音谷。而諸般指責的共通之處,則在於它們多半無情地把所謂的少數特殊個案從這個社會的集體結構裡切割出來,卻又沒有能力具體陳述這樣的犧牲所換得的結果何以就是最佳方案。

兵遇到秀才,有理也會被搶白。於是收費員自救會只好改採柔性訴求,在一次又一次的抗爭當中,傳唱著葉振義作詞的小曲〈日歹過〉,借用〈雨夜花〉的旋律道出心聲:

真無情 / 真無情 
全無想阮的前程 
為著利益 / 將阮犧牲 
害阮前途失光明 

目屎滴 / 目屎滴 
有誰人來看見 
想著厝裡 / 稚子幼兒 
若無頭路怎樣飼

而我,卻在眾人夾雜啜泣的齊唱裡,幽然想起了另一首經典,出自 (當時尚未宣布封mic) 跨世紀歌后江蕙:

要笑嘛笑抹出來 / 要哭嘛哭無目屎
是你僥雄來變卦 / 怎樣講我無心肝
是你 / 是你違背我 / 乎我想著會畏寒
世間親像你這款人 / 誰人敢嫁你
一時糊塗給你來騙 / 負心的人我要找你

事實上,只要把「誰人敢嫁你」一句改編成「為官枉天理」或者「垃圾做生理」(骯髒做生意),這就是一首可以直接朝著葉匡時或徐旭東邊吐口水邊唱的金曲了,焉能不令人見獵心喜?

〈嫁不對人〉乃是吳晉淮與高瑜鴻夫婦加上陳國德三人攜手創作的結晶,堪稱 1980 年代末期全台卡拉 OK 點播率排行榜上的常客。主歌部分的頭兩句 (「要笑嘛笑抹出來 / 要哭嘛哭無目屎」) 採取了別出心裁的人聲樂句佈局 (vocal phrasing),在 3 個四四拍的小節裡造就出宛如 2 個六八拍小節的節奏感 (不知道這樣能不能算是「數學搖滾」?)對於業餘的 K 歌者而言還頗有些難度,至於這首歌廣受歡迎的程度則絲毫無損。或許這就是吳晉淮大師級創作功力的最明確證據吧。

相關曲目試聽:
日歹過
雨夜花
嫁不對人(江蕙)
嫁不對人(洪榮宏)

夏生阿亮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