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茂伯的月琴/江一豪

列印
結婚時先生家很窮且負債累累,但婆婆仍堅持照禮俗帶我到銀樓挑選飾物,我努力挑了全店最輕巧的手鍊,婆婆覺得不安,我答說「禮輕情義重。」如今,我也要跟三鶯的友人說:「禮輕情義重。」天心09.1.6


這是作家朱天心,寫給部落的話。
那張紙,伴著手鍊一起送給三鶯部落。

事情是這樣。

在台北縣政府決定緩拆後,族人提議辦場餐會,以此答謝聲援者。我馬上附和,但轉念一想,何不藉此增加抗爭能量,向縣府展現決心?於是幾經討論,最後決定以「抗爭尾牙」的名義,對外廣邀各路人馬前來「同樂。」

籌備過程中,大夥兒擔心如果只是吃吃喝喝有點單調。於是我的大學同學鄭凱同,透過他在獨立音樂圈的人脈,找了許多朋友贊助演出。還拉了吳志寧無償提供音響設備、擔任音控,讓整個活動可以熱鬧、活潑一點。可是還是擔心冷場,「那要不要跟名人募集物品,拿來抽獎串場?」

朱天心的手鍊就是這麼來的。可是結婚信物這種東西怎麼好拿去抽獎?於是又想辦法死皮賴臉去擴大品項。沒想到,後來居然連《海角七號》裡茂伯撥彈的月琴,也來了!

透過記錄片導演李中旺居中牽線,在尾牙舉辦前幾天的一個晚上,由我前往魏德聖導演,當時仍在捷運大安站附近的工作室,向他說明三鶯部落的抗爭、募集義賣品,而其他夥伴則聚在火盟辦公室討論活動流程。

記得魏導在聽完我簡略的報告後,非但沒有正面答應,反倒以近乎咄咄逼人的連串提問,向我掃射過來。已記不得細節,但約略可以用「抗爭就能解決他們的問題嗎?」這個母題概括。不確定這是不是他的原意,但我很清楚,當時自己除了勉強回應,內心已經在咀嚼「大概是募不到東西了」這個感覺。

可是正如你們所知,當我離開他的工作室,除了魏德聖親筆簽名的電影海報及馬克杯各10組,連友子的琉璃珠、茂伯的月琴,通通堆到我的面前。記得他簽名時,還不住地問我「夠不夠,夠不夠?」反差之大讓我只能直說,「夠了夠了。」

所以那看似冷峻的提問,其實暗藏炙熱?

不知道。

反正我確實是三步併作兩步,喜出望外、氣喘噓噓地跑回火盟當時位於蘭州街的5樓辦公室。然而打開門迎接我的不是歡呼,而是柯(逸民)大哥的那句:「部落會把你當作聖誕老人。」這真是意料之外!意外到讓我永遠再也無法確定,柯大哥當時究竟是以他慣常的急切語調,抑或是我所不熟悉的冷笑來道出那句話:

「部落會把你當作『聖.誕.老.人』!」

縱使當下我根本不明白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卻也隱約有了哀愁的預感。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