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聚會所被推倒了(中)/江一豪

列印

是的,沒有錯。三鶯部落在2008年被台北縣政府強拆後,好不容易爭取到緩拆,那間象徵重建的聚會所,才短短站起來幾個小時,就被自己的族人給推倒了。後來我發現,這看似令人難過的憾事,不全然只有負面意義。

說起來,所有在三鶯部落舊址上搭蓋的建物,無一不是違反水利法且都是「竊占國土」的行為。也許你我都不見得同意,但這塊土地現在登記的「所有權人」就是中華民國,而非更早生於斯、長於斯、實質占有的原住民。

那晚在警察局,帶頭推倒聚會所的族人振振有詞:「這裡之前是我家!憑什麼政府把我們趕到國宅,卻又讓『你們』可以回去蓋房子?」當下我當然聽不進去,但後來冷靜下來,卻完全可以理解,那些被趕到國宅的族人有多麼憤怒與不滿。

「你們憑什麼在我們家上面蓋房子?」
「你們之前的家在那裡,有多大?」
雙方開始比手劃腳,還跟派出所借紙筆開始畫圖,最後達成共識:
「不然明天回去部落,重新劃界線,給你們蓋房子?」「可以。」
站在旁邊的警員掩不住笑意,「居然這麼認真在喬?這是國有地呢!」

這是一定的啦,事不關已都嘛很好笑。對某些警察輕佻的言語,我雖然感到不滿,但隱隱為那次的衝突感到欣喜。終究,現行這套法律規範,雖賦予官府強拆迫遷的依據,原住民也許表面上沒有反抗,但從未心服口服。那天搭起聚會所的、推倒聚會所的族人,雖處在看似矛盾的情境裡,但他們都一樣,都對政府這套遊戲規則,用行動展現否定!

然而當為當事人的三鶯族人,可沒辦法像我這麼阿Q。整整一個月,部落都沒力氣讓聚會所再站起來。先前在凱道打贏的那場仗,早已是遙遠的記憶。擺在眼前的殘局是,明明縣政府都已經答應緩拆、復電,氣氛還是一片慘澹。

這樣的困境把我拉回現實。原本以為可以離開三鶯部落,回到記者這個「正常」身分的我,發現事情才剛開始。要讓弱勢者上街抗爭有點難,但如何面對、應付那些回家之後的問題,更難。

現在這裡沒有媒體、沒有侯導、沒水沒電、沒有聲援團體,而聚會所還癱在那裡。

彷彿一切回到原點,我們開始重新檢討,現在可以做什麼。第一要集資牽電,「這樣才能讓族人真正在這裡住下來。」第二件事是,「把大門的鐵鍊拉起來!」這個真的比較難。畢竟在聚會所被推倒後,所有心懷不滿、被趕到國宅安置的族人,每每到了假日,總會呼朋引伴朝部落直驅而入。而那被刻意揚起的塵土,總會帶來片刻的喧囂與不安。

整整將近一年的時間,部落在提心吊膽中,逐一完成牽水牽電等自力重建的工程。也正是這整整一年的嘗試與付出,宣誓部落範圍的那條鐵鍊,終於拉起來了。

(待續)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