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聚會所被推倒了(下)/江一豪

列印

除了拉起鐵鍊,還有「巡守隊。」不過必須承認,巡守隊為部落所帶來的意義與貢獻,事後證明,也不在於巡守這件事。(羞)

由於縣政府在宣布緩拆後,仍不時以農耕園區的施作,或是水利局定期巡查等方式,對部落帶來這樣那樣的干擾。這些「找碴」的行為,經過口耳相傳,往往就會演變成「政府可能會半夜偷偷來放火」的恐怖畫面。為了不讓這種想像成真,或是先前聚會所被推倒的衝突再起,部落決定推動巡守隊:家家戶戶照輪,每夜2人一組,從晚上10點到凌晨5點在警衛室駐守。

這個立意良善的制度,很快就被發現問題多多--

「kolas喝得醉醺醺的,還到處吵架,那有這樣的!」「昨天,只有我一個人……」「可以換人嗎?我不想跟他一起。」「能不能搭張床,坐一整晚很累呢。」「不能只坐在裡面,應該跟我一樣,每個小時都去部落繞一圈。」「隔天上班好累,能請人代班嗎?」「少來,你早就用500塊叫人代班了啦。」「@#$%^&」

每一個提問,都有支持與反對的聲音。再加上許多不滿與質疑,讓「巡守隊」長期成為部落的熱門話題。可是出乎意料,這個看似搖搖欲墜的制度,卻極其神奇地維持長達三年之久。這讓我不禁又阿Q地體會:

其實問題一直都在,我們需要的是有機會看見,而不是比阿Q更鴕鳥地忽略它。

不過,如果你現在到部落,可以輕易地發現,那條曾讓部落戰戰兢兢的鐵鍊,早已被放下,巡守隊也沒了。這代表部落鬆懈了嗎?有可能,但我覺得不能太輕率地理解「鬆懈」這兩個字。

讓我們暫時忘掉三鶯的聚會所,回到2009年的2月21日,桃園河濱部落被強拆的隔天。

那時我正苦惱如何安撫族人時,一通電話來了。居然是桃園縣政府的「相關人士」打來,而且還約我單獨到縣府「談談。」作為一個聲援者,當然想做點什麼,但即便菜鳥如我,也知道單獨赴會的風險。畢竟,如果沒有集體所承載的能量,我何德何能受邀去縣府「談談?」

在我堅持請他們到部落說明後,對方終於同意,「好,我會請水務處長過去。」結果,約好的那天,我跟族人在廢墟的部落,輕而易舉地被對方放鴿子,後來更輾轉知道,豈止放鴿子這麼簡單,自己還被放毒了。對方在一封電子郵件裡這樣寫:


事實上我原先雞婆安排縣府處長級人員與江一豪聯繫,但其基本上根本不願就公義面與原住民的利益與縣府進行溝通。只是希望能突顯個人的英雄色彩…(中略)…。我雖然覺得江一豪很有問題(動機或能力尚不確定,)但仍歡迎他參與討論,但不希望由其主導聯絡事宜。…(中略)…。本案有機會成為照顧弱勢與兼顧環境的經典案例,只要大家秉持公義的角色,我實在不希望看到一江成名萬骨枯的悲劇。

 

幹,憑什麼這樣誣賴人?我繃緊神經,在有限的人際網絡裡為自己辯駁,猶如部落為了捍衛家園,戰戰競競地拉起鐵鍊、開始巡守。但後來跟部落一樣,我放下了、也「鬆懈」了。這就是我對「鬆懈」的另一番體會:

打擊是無所不在的。我們無須也無法為所有事情擔心吊膽,而是應該在一次又一次的打擊裡,學習不要被擊倒,然後神智清明地為所當為,無疑無懼。

(本文完)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