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立法院裡,沒有太空彈/夏生阿亮

夏生阿亮

不算太過時的舊聞一則:12 月 11 號早上,素有「憤怒鳥」「新系小戰神」諢號的立法委員段宜康,在 Facebook 上張貼了這樣的動態,評論「島國前進」陳為廷加入立委補選戰局的決定 (以下僅是節錄):

陳為廷參選立委,是他必經的考驗;大家也應該肯定和支持。
如果民進黨放棄提名,全力支持陳為廷,將使他被外界視為,在單一席位選舉中「可能勝選的候選人」。
從暴然竄紅的學運明星,決定投身角逐主流社會的政治席位,讓我想到非主流歌手轉進入商業市場的過程。
陳為廷要珍惜現在的自己,要記得不顧一切衝撞體制的飛逝青春。
有幾個人還記得吳俊霖時期的伍佰?

發文還附上了吳俊霖首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的封面,令許多老歌迷心有戚戚。

作為一則感概,如此文字自有教人動容之處。但把陳為廷比作即將轉戰主流娛樂圈的獨立廠牌歌者,恐怕有些不倫不類。

就以伍佰當例子吧。誠然,水晶唱片時期的吳俊霖,跟滾石唱片時期的伍佰,在曲風、行銷規格、唱片製作預算方面,無不大相逕庭;然而不同時期的他,動機都是一樣的:期盼自己的歌曲創作與現場演出贏得更多聽眾青睞。換句話說,水晶的少年吳俊霖恐怕並不排斥有朝一日踏上跨國唱片業者架設的華麗舞台,而在滾石的壯年伍佰面前也不必然橫亙著什麼無法超越的阻隔妨礙他一本初衷活出甫入歌壇時的清純夢想。

老歌迷大可傷感地聲稱,以前的吳俊霖比較好聽、比較真誠、歌詞比較貼近社會脈動,偶爾還幫某些形象清新的候選人站台助唱云云,是今日的伍佰所不及者。奈何這樣的懷舊終究是一廂情願:昔日的吳俊霖與其歌迷之間從來就不曾建立什麼默許的共識,約束前者只能秉持自我實現的理想,而不能別抱求名圖利的考量。這一點正是吳俊霖與陳為廷最大差別之所在。

假設伍佰在演唱會上,只唱〈太空彈〉而不唱〈樓仔厝〉,只唱〈衝衝衝〉而不唱〈小人國〉,少許的老票友大概會失望,但更多的新粉絲不會太在乎。反觀陳為廷,諸君可有辦法想像:縱使順利當選,在服貨貿、勞動權益、媒體壟斷、惡質土地徵收等議題上,他以孤鳥般的一席單挑立場幾乎徹底相左的全體立院同僚 (這可是跨黨派的資產階級代言人大軍啊),在奮戰未果之後被迫妥協,又會是怎樣鋪天蓋地的失望?尤有甚者,當選意味著陳將是台灣史上第一位背負著社運團體 (而非樁腳或黨鞭) 期望而邁入立院的新人。吳俊霖當年跟真言社 / 魔岩簽約的時候,只怕心情並沒有這般凝重吧?

資產階級民主的沉疴,就是草根社會運動存在的理由。有鑑於此,我從來不認為改革一定要在議場裡卡到了位子才能做,或者立院內外的分合進擊勢必更有正當性。但我不是政論家,這裡只是想提醒:社運戰場跟立院議場,本質大不同,事情絕對不像小牌音樂人 (small-time musicians) 升格為主流藝人那般單純。雲淡風輕地把陳為廷影射成「學運伍佰」「立院吳俊霖」,浪漫感性有餘,卻不足以反映社運圈看待此事的不可承受之重啊。

相關曲目試聽:
樓仔厝(水晶版)
小人國
衝衝衝
太空彈

 

夏生阿亮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