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星光大道/江一豪

列印

「要怎麼抗爭?」有人問了。
對於這個問題,我早有準備,「很簡單,上街抗議,落髮!從縣政府到自由廣場,一路走到總統府!」除此之外,我還加碼保證,「本人第一個剃光頭!」還好,那時候沒有人問我,「那總統府之後呢?」

因為我也不知道,但那大概離「毀家滅村」不遠了吧?

總而言之,部落總算是將信將疑地,在2008年的11/12那天,展開抗爭之路。然而跟所有剛起步的議題一樣,我們只得到社會寥落的關注。那時主流媒體的目光,都擺在前總統陳水扁被覊押,還有野草莓學運這兩件事。低迷的氣氛,讓部分敏感但最積極的族人,開始跟我在討論要不要準備汽油彈,悲壯抵抗?

後來這件事始終沒發生。其中很主要的原因是,從縣政府出發而後一路碰壁的三鶯部落,因為種種機緣,居然抽中「機會」與「命運」裡最好的一張牌,意外讓我們的抗爭「一舉成名天下知。」

三鶯部落上了頭條新聞啦!

在那個藝文人士還不像現在頻繁揪團上街的日子,要把侯孝賢、朱天心、馬志翔、林正盛、舒米恩、林靖傑、陳雪、房慧真、胡淑雯、張鐵志……等等給湊在一塊兒,集體現身抗爭場合,確實是滿有梗的!更何況侯孝賢還跟大家一起剃光頭呢!雖然媒體多半以「凱道變成星光大道」作標題,讓部落的抗爭淪為配角,但這股壓力終究讓台北縣政府不得不嚥下這口氣,並在當天傍晚發布新聞稿:

原訂12月23日進行拆除,因年關將至,縣長體諒原住民之情況,指示繼續與對方溝通,農曆年前不進行拆除。

記得是原民局長打電話來通知我緩拆的消息,而我也隨即撥了好幾通電話,回報給聲援我們的夥伴,其中以打給楊儒門的那通最能傳達我的狀態:「……,之前不是很……!……,現在是……!」(「……」,都是被NCC要求消音的髒話。)

將近整整一年貼身觀看、謀劃抗爭、說服群眾,以及最重要的,必須不斷設想如何面對失敗、收拾殘局的壓力,終於在那一刻,以連串的「……」完全釋放。事後回想,自己真是太傻太天真。天真到以為這是抗爭的結束,渾然不知前方仍是漫漫長路。

就拿落髮這件事來說吧。

那年為了抗爭,把侯導算進去約莫有50餘人因此落髮。其間願意貢獻自己頭髮的(尤其是髮長及肩的平浩烈導演,在此再次感謝他)絕大多數都是外人。這反應出,至少在當時,族人其實並沒有拿出相當的決心。

對於這樣的反差,我是這麼理解的:

身為當事人,群眾跟我們一樣會硺磨、會盤算。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在這個主流社會裡,犧牲著比一般人更多犧牲的弱勢族群,更需要懂得硺磨與盤算。深受體制所害所苦的人們,更深刻明白體制之惡之難以抵抗,一失足就是萬丈深淵。

在族人的眼裡,凱道之行只是一枚驚嘆號。緩拆不是不拆,前方仍得且戰且走。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