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我的學校(上)/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小時候,曾經有一組馬戲團到部落駐紥,帶來很多新奇的特技表演。小孩子都叫他們「撒卡斯」(意指表演者),對他們很崇拜。當時部落有個高明的獵人,身高才150公分左右,跟空中飛人一樣嬌小。在馬戲團離開之後,他理所當然成為我們口中的「撒卡斯。」

撒卡斯常常會來家裡問「阿能可以陪我上山嗎?」長輩通常都會答應,因為這比起跟父親去種地瓜、打零工,能學到更多東西、更有意義──獵人對地形、氣候的掌握,是引導我們認識山林的導師。別以為每個原住民都會打獵,像我爸就不行,所以他很願意讓我去跟撒卡斯學習。

通常清晨4點多就得啟程,朝幾公里外的山裡前進。約莫走到山崗的時候,金黃色的太陽就會露出臉來,那景象真的只有萬丈光芒才能形容。這時,撒卡斯就會說「神又來看我們了。」到了該吃飯的時候,很容易掏出我們沿途撿拾的螃蟹、野菜,隨手煮熟就是一餐。無形中,也培養出生存的技能。

有一次,天空的雲彩特別美,變幻多端--層層疊疊、時而遮蔽天日,又時而被光束穿透,一會兒像是艘大船、一下又化成各種動物。我看得入迷,「不要看了!記下來,晚上再慢慢欣賞。」撒卡斯催促著我往山上的方向跑。不一會,落雷、暴雨都來了,湍急的溪流完全淹沒我們剛才野炊的地方,「雨水雖然能滋潤土地,有時候也會變成惡魔喔。」他總是用簡單的語言,教我認識民族的文化與信仰。

過去打獵都是設陷阱、要鬥智,是有風險的,不是帶槍「砰」一聲就結束那麼簡單。有次我們遇到一頭大山豬,受傷的牠顯然相當生氣,亂衝亂撞。撒卡斯叫我趕快爬到樹上,自己跳上另一棵。一個不留意,只見他縱身朝跳下,整個人落在山豬面前。我嚇壞了哇哇怪叫起來,可是他只是俐落地跳攀住樹藤,用自製的長矛就扎進朝山豬的背脊。可是因為沒有傷到要害,我們只能再想辦法把牠趕進山谷。撒卡斯叫我「乖乖待在崖壁邊,」就又消失不見了。

時間分秒過去,我忍不住焦急地呼喚「撒卡斯、撒卡斯,」才發現他藏身在幾顆巨石的縫隙裡,一動也不動。世界變得寂靜無聲。一直等到想說可以幫他引誘山豬,我才開始著山豬呼喊挑釁。這招果然有效,一步一步,牠開始緩步朝岩洞前進。撒卡斯的長刀白光一閃,終於結束長達幾個小時的獵捕。

燃根菸,他教我朝山的方向用母語呼喊:「打到山豬囉,打到山豬囉。」

山谷間開始有人應和,他說「這就對了。」每個夠格的獵人都知道,要邀請當地的族人前來同享獵物,「這樣神明才會眷顧你。」

獵技高超的撒卡斯,曾經是部落孩子們的偶像。然而當大家陸續到學校讀書,另一套價值觀開始凌駕過去的觀念,我們開始覺得強大、高壯才是好。於是那個原本帶著讚美意味的詞語「撒卡斯」,逐漸異化出另一種涵義。

我們開始用「撒卡斯」這個詞,拿來嘲笑個子矮小的同學。

(待續)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