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帶孩子親農 從認識土地理解自己/彭瑞祥

列印

農,是一種人類干預自然藉以營生的方式,雖然也涉及對天然地景地貌的改變,但比工業化生產方式卻要輕微許多。農事攸關生計,作得不夠就沒得吃,作得太過(濫用農藥、化肥)又會扼殺土壤和其他生命,所以我一向把農耕活動當作是人和自然學習和平相處之道的第一線。現代都市環境養大的孩子,包括我自己,鮮少有機會完整認識我們餐桌上的飯菜來自何方,如何順應天地運行的節氣韻律而生,又如何和田間萬物如何相生相剋?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很可悲。

因此我始終覺得,在還未成為專業農耕者之前,一有機會就要參與各式田間活動,從中學習,我們得以更深刻的理解土地,也更理解自己。

我們家孩子的誕生,與土城彈藥庫居民有很深的緣分。當初筆者就是受到劉麗蘭老師等居民,為反對看守所遷入、反對家鄉良田水泥化開發的抗議行動所感召,從而認識一起為土地而努力的夥伴,在其中認識了未來的妻子;孩子誕生後,為了紀念和居民的聯繫,我為他取綽號喚作「小土彈」,一得空,就會帶著他回去敘舊,遇上居民種作時,也一起下田又爬又走的,大一點後,挖土、澆水、拔草也愛湊一咖。

有了在土城的經驗,家裡一年多前大膽在住家附近租了一塊市民農園,約十六七坪大,足夠一家大小充分體驗了;放假無事便去,孩子在其中一面翻弄菜苗、澆水澆到濕身「搞破壞」之餘,也認得了蚯蚓、毛毛蟲、瓢蟲、粉蝶等生命,也完整見識到蔬果從小苗長到可收成的過程,尤其是簡單易採的地瓜葉、蘿蔓、A菜、朝天椒、九層塔,或是拔了馬上可吃的玉米、紅蘿蔔,孩子都親自體驗過,到現在,後兩者還是孩子最愛的「天菜」呢。

此外,此外,菜園邊就有乾淨的溪水,魚蝦蟹類都看得到;常常帶著孩子去拜訪山裡務農的長輩,種茶種菜或種稻,吃的喝的,靠的全都是山泉水,孩子身處其中,都看在眼裡,都會默默把這些務農經驗吸收為生命的養分。從親農孩子喜悅的反應,反而更讓成人看到人與土地互動本質──留給其他生命存活的空間,低度干預土地的互動方式,本就是最自在的生養環境。

現代文明營造的生活環境已過度人工化, 長期關注兒童議題的作家查.洛夫(Richard Louv)曾寫過《失去山林的孩子》,他將此種現象描述為「大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他發現許多孩童,在沒有插座、沒有耳機的野地裡,便覺得無趣,或者說,已經不知道怎麼玩了。這是我們這一代人造成的,我們更要把握當下反轉這扭曲的人與自然的關係。帶著孩子,正是要把那受剝奪的經驗,還給孩子,有這群孩子帶領的未來世代,人類才能重拾與土地的鏈結啊。

 

彭瑞祥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