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帶孩子拒絕魔鬼的禮物/彭瑞祥

列印

福島核災發生之日,正好是孩子滿月之日,此後,台灣的每一場廢核遊行,我都帶著孩子參加──即便現場的遊行口號呼聲震天、喇叭聲震耳欲聾,為了孩子健康著想盡量走在邊緣和隊伍後頭,還是希望藉著走上街頭的行動,讓孩子知道,我們完全有權利去要求我們的政治代理人改變,拒絕危害下一代的發電方式。

美國繪本創作者麥克菲爾有一本《不可以》的故事,描述一名小男孩目睹總總暴力、霸凌與戰爭的情境,寫信給總統說這些都「不可以」的過程,去年318反黑箱服貿佔領立法院期間,我為孩子念了好多次這本書,也帶著孩子響應國際特赦組織(AI)台灣分會的聲援活動,到總統府前的蛇籠前掛上「不可以」的明信片;希望讓孩子知道,我們有更多說「不可以」的方式。

今年廢核上街,我跟孩子說,「我們要去跟總統說不可以、不可以給我們『魔鬼的禮物』」,孩子一聽就懂。
 
至於「魔鬼的禮物」,其實出自農村武裝青年《幸福在哪裡》這張專輯,說實在,在這張專輯裡,阿達的歌聲與吉他、阿俐的大提琴和阿展的手鼓,把抗議歌曲演譯的極為親民,孩子剛聽到時,幾乎每天都要聽好幾遍,還會跟著哼唱,歌詞是這樣的:
 
「爸爸媽媽 謝謝你們送我一份魔鬼的禮物
只是禮物太大裝不進我小小的口袋
爸爸媽媽 謝謝你們送我一座美麗的核電廠
我會擁抱著他度過我的未來…」(後略)

「謝謝」用得很妙,一種後輩以委婉的抗拒、揉雜著對前輩老是說「我這樣做是為你好」的嘲諷姿態,我不知道孩子能不能領略多少;但確實,他已知道有一種大人的聲音,是把核電廠當作魔鬼禮物的。

2014的廢核遊行剛過,關於廢核這件事,我的想法正恰恰以「核廢」為重點:如果我們無法妥善安全的處理這種劇毒的廢料,讓核廢料成為我們這一代無解的難題、下一代的負債,那我們就該停止產生更多核廢料,唯一的辦法就是停止核能發電。現在全世界還沒有一個永久貯存的技術上得以實現,也沒有過一個公開透明的民主體制能夠處理核廢料選址的難題;如果我們這個世代既享受了核能的好處,卻無能處理這個世代產出的高風險的毒性放射性廢棄物──這是我們這一代的失職與失責,要對他們負責任,唯有努力發展更節省能源的文明生活方式,以及更負責任的能源使用方式──這就是我們應追求的「能源新願」。

孩子四歲,我還沒有告訴他這麼多細節,但是,萬一他長大後還是活在核電廠的陰影之下,他能知道他的爸媽努力過,曾經帶著他,拒絕魔鬼的禮物。

彭瑞祥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