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島嶼天光慶周年/夏生阿亮

夏生阿亮

哎呀,時間過得真快,一年就這樣過去了!

猶記得去年的三一八立院春之陣過後,在某個名喚《全面真軍》的網誌上,讀到某位自稱「島袋老蘇」的寫手對於社運金曲〈島嶼天光〉的評論,頗有感觸。文中如此總結了這首歌的歌詞大意:

「媽媽請不要擔心我,女朋友請原諒我不能跟你一起看電影,因為有壞人要來欺負我。天亮了以後,我會成為更一個勇敢的人」

這樣的摘要,還算是符實。不過,文末島袋君話鋒一轉,指稱這樣的歌詞欠缺「深度」(而在島袋看來,抗議訴求陳述的具體程度,以及批判火力的旺盛與否,決定了所謂的深度),旋律也不夠激昂輕快,因此比不上國內外的經典抗議歌曲:

至於島嶼天光……仔細地檢視歌詞後會發現內容空洞且缺乏批判力道,歌詞對於抗議的訴求內容隻字未提,所敘述的故事更流於個人的小情小愛與小確幸。令人不解的是,重複這樣的敘述,傳唱這首歌的抗議者可以得到什麼樣的啟發?

滅火器樂團的歌迷 (其中不少人同時也是三一八現場的長期參與者),對此自然是群起駁斥,認為這種批判主觀、偏狹、陳義過高、流於吹毛求疵云云。至於我,並不是歌迷,但也不覺得歌曲的深度取決於歌詞是否明言政治訴求、價值主張,或者批判是否拳拳到肉。茲此翻譯另一首歌的某段歌詞,方便諸君做個對照:

我在工作 / 這樣工作著的我
就是為了你才辛苦勞碌活
我領薪水 / 工作為了錢的我
每一分錢都要交給你去用

回家路上 / 趕著路回家的我
回來就是為了與你相聚首
歲月催我 / 變成老年人的我
只想跟你一起攜手到白頭

啊我願意走五百哩
再加五百哩走個夠
千哩跋涉我不嫌多
寧願累倒在你門口

也許是因為這首情歌的創作者,蘇格蘭樂團 The Proclaimers 的兩兄弟,同時也支持蘇格蘭獨立、不定期參與各種社運的緣故,I'm Gonna Be (500 Miles) 日後變成了蘇獨的宣傳歌曲、東非濟貧募款的主題歌曲,乃至於鼓吹廢除死刑的公益歌曲;至於它在商業上的成功、單曲榜上的名次,以及好萊塢文藝片的數度引用、致意,反倒像是錦上添花。

所謂的「千哩跋涉」,不單指涉離家千哩異地謀生的勞動者終於返鄉與愛人團圓,也可以用來象徵蘇格蘭獨立或者司法改革的迢迢長路,饒富隱喻的趣味。由是觀之,譬喻亦足以展現深度;至於直白的批評、明確的宣告,未必就是社運歌曲作詞的必須考量。

另方面,島袋老蘇將〈島嶼天光〉的歌詞確診為「小情小愛小確幸」,我固然不甚同意,卻還是深思良久。這麼說吧:「親愛的,對不起,我不能陪你去看電影了」之類的喟嘆跟致歉,到底能引起多少聽眾的共鳴?萬一我沒有女朋友或男朋友呢?萬一我連一張電影票都買不起呢?

確實,2014 反服貿,不少青年抗議者犧牲了個人休閒玩樂而趕赴立院,不以私害公,精神可佩。但明明還有很多背著學貸、背著房租、背著家中生計的低薪新鮮人,特地從不必上班或工讀的僅有喘息時間裡,硬擠出空檔前往現場聲援;他們平時也不一定有餘裕談戀愛,不一定有閒錢看院線片……

指出此種 (存在於歌詞敘事與現場實況之間的) 落差,絕不是責難作詞者的視野不夠寫實。相反地,正因為這樣的視野相當傳神且忠實地反映了「市民階級」(自然是生計較為無虞者) 的感觸與考量,適足以提醒這整場抗爭有可能窄化為都會中產者專屬的暫時性不服從運動,一如太空中衰變為紅巨星的年邁恆星,在大放光芒過後喪失後續能量。

說到底,什麼歌詞寫的好不好啦,應該要怎樣寫才對啦,或者你我認不認同歌詞所言啦,言人人殊,都不是問題。重點在於,這樣的歌詞創作,作為一面鏡子,作為一種「當下真切存在的現實」,我們願不願意認真凝視它所透映出來的潛在運動困境或危機,並據此自我反省,繼續努力?

願意的話,就一起加油吧。


相關曲目試聽:

〈島嶼天光〉演唱:滅火器 (2014)
〈我將 (走他五百哩)〉演唱:The Proclaimers (1988)
〈我不喜歡你對待我的方式〉原唱:洪申豪 (2014)
〈原來我們一起是這個意思〉演唱:陳柏偉 (2015)

夏生阿亮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