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山地舞蹈團/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民國六十幾年,花蓮有個阿美文化村,標榜那裡有「太魯閣的山水,精選的姑娘。」

那個地方平日看上去也沒什麼,就是展示些原住民的傳統房舍、生活用具。也有人唱歌跳舞給遊客看,順便拍照之類的。一到晚上就「精采」了,成群有編號的原住民婦女,專門提供給客人點選,去旅館去陪他們吃飯喝酒,或是其他交易。後來漸漸聲名遠播,連國外的政客,尤其是日本的參眾議員,都喜歡到這裡當大爺。當年為了反對這檔事,幾個原權會的幹部,還曾經跑到那裡去縱火呢。

這樣的事,過去在板橋的大同水上樂園也有。打著山地舞蹈團的名號,他們推出穿著很清涼的原住民女孩,在園區的大禮堂載歌載舞,每次出場都是2、30人。每隔一段時間,公司還會派她們去日本交流。部落裡有位女孩也是其中一員,那年她才17歲。後來事過境遷,我問她出國是不是做「那件事?」她默默不語,只是點點頭。

隨著時代慢慢演進,原住民在台灣,確實不像以前那樣,必須面對各種赤裸裸地掠奪、歧視與消費,但有些更深層的問題,一直都在,只是大家習而不察。這幾年,開始有人針對部落觀光化提出大力批判,就是很好的提醒與反思。

在過去,豐年祭是很慎重的事。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我們的文化裡,祖靈只有在這個時候,會回來享用子孫的祭品。如果子孫們有什麼事想告訴祖靈,就能透過這個機會說。所以豐年祭多半要舉行7天,頭一天祭天、祭神;第2天,祭家祖;接下來3、4天,就是舉辦競技、打獵的賽事;直到獵人回來部落,大家才開始放鬆、快活,有些人家也會挑這個時候舉辦婚禮,總之就是快樂時光。文化傳承,也在這樣的過程中自在地進行。

可是政府在排訂國定假日的時候,根本沒有設想到這點。所以即使我們想跟老闆請假回鄉,也找不到適當的理由。於是這種專屬於部落的文化活動,就在種種限制下逐漸萎縮,甚至凋零。到後來根本變成外人窺探的對象。我就聽過外地小孩把豐年祭理解成,「去看巫婆、看拜拜」的活動。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這幾年政府開始「關注」原住民文化,於是決定由他們來主辦豐年祭。這也很荒謬。不會有人希望政府找觀光客去你家圍爐吧?可是這種「山寨」豐年祭,一辦再辦,到今天還在搞,連有些族人也不自覺地去參加。可是也必須說,其實有很多族人是清楚的,他們就是要一起分食這筆觀光財。

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會稱呼「原住民」為番。原住民在形式上,也都跟其他台灣人一樣。然而我想跟族人說,原住民身為少數是不變的事實。少數的聲音與權利,被主流社會經意不經意地忽略、犧牲,更是不變的事實。政府應該做的,不是辦豐年祭,而是讓原住民可以請有薪假,回到部落去過豐年祭;對於那些已經離鄉、在都市扎根的原住民,如果執政者真的有心,就應該讓他們能夠就地重建部落文化。

原住民在台灣四處已經被觀光幾十年,不該這樣繼續下去了。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