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寶龍紙業/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那年我15歲,從教會的職業學校結訓,離開台東一路北上,到士林的申東木業工作。

跟原先編織的「淘金夢」完全不一樣,月薪才600元,還只包住不包吃。原本說好半年後要調薪也沒影。敢怒不敢言,就默默離開去找弟弟,到他被「典當」去的工廠作事。那裡的薪水好,一個月1800,加班另外算。可惜才做了一年多,意外捲入一場「械鬥」事件,只好離職。

事情是這樣的。過去台灣社會仍時喜歡叫原住民「番仔」,也常用「番」這個字來羞辱人。在部落,因為政府強力推動「國語政策」,所以很少聽到河洛話。可是到都市工作,大家都講這個話,對我們來講根本是「鴨子聽雷。」結果老是因為聽不懂,動不動就被公司的主管、同事罵「番。」聽久了,總會不舒服。

除了語言不通,差別待遇也加深我們的不滿。在工廠,漢人可以加工會、加勞保,但我們就不行。同樣的工作內容跟年資,漢人的薪水就是比較多。為了保住工作,大家都會壓抑。下班之後當然要解放,走在路上看到同鄉吆喝一下,就成群結隊往撞球場、路邊攤跑。那時候原住民已經大量到都市工作,跟漢人很密集地生活在一起,摩擦因此源源不絕。幾乎每天都有族人為了打撞球被插隊,或是有女性族人被調戲這種事,到處跟漢人發生衝突。

打輸打贏不重要,重點就只是想幹架。沒想到,居然有人拿錢給我們去打漢人!

約莫是農曆年前,工廠的組長突然把我們幾個原住民找去,說「有沒有看到寶龍紙業那邊,有一群人坐在門口?」我們說有,他二話不說,發給我們每人500元,「去打他們。然後快跑,不要被抓到。」蛤,有這麼好的事?!當晚我們就抄著公司的銅條、木棒,衝進去看到人就打,看到他們害怕的表情,心裡既緊張又興奮。

事後當然會有點怕,趁著農曆過年回到部落,就不回去工廠了。結果警察還是來了,找了幾個人去問話。雖然不了了之,但我卻意外發現,原來那次是寶龍紙業的工會在抗爭,要爭取年終獎金。結果被我們一鬧,公司剛好藉故開除幾個帶頭的幹部。我們成了資方的打手!讓我更驚訝的是,連警察都在幫公司,居然告訴記者說那些工會幹部「參與械鬥。」那來的械鬥?他們明明就是被我們打的啊!

在部落窩了一段時間,為了改善家計,只能再度北上。這次到台北菸廠附近的聯興貨運當捆工,意外變成公司的大紅人。因為我搬得又快又好,司機都爭著找我搭檔,老闆更是喜歡我,總是「阿能先生」長、「阿能先生」短的。

有一回下班回到公司晃晃,意外撞見司機在跟老闆談判加薪。

看到我進來,老闆也沒說什麼,只請我先到旁邊坐。談著談著,老闆突然開砲「你們有阿能的一半嗎?他都沒意見,你們講那麼多?」見司機沒講話,他趁勝追擊「阿能,你覺得誰有道理?」不過我也很白目,「司機講的有道理。」薑是老的辣,他臉不紅氣不喘:「那你覺得該怎麼算?」因為聽不懂司機提的方案,我直覺地回答:「至少超過下班時間的部分,要算加班費。」

「好,阿能說得對,大家沒意見了吧!」眾人默默不語,他就宣布散會了。後來才知道,跟司機的提案比起來,我幫老闆省了一大筆錢。

想想,老闆真是不簡單,總是能夠「妙語如珠」地,讓「阿能先生」又被利用了一次。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