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學唱〈美麗島〉/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好人不長命。李雙澤去世那天,我心裡就是這種感覺。

出社會後,有次回部落看到一批大學生到處逛,原來是淡大山扶社來辦活動。因為自卑感作祟,一開始還滿排斥的。不過幾天下來,終究也被他們的友善感動,之後就持續有跟他們往來。後來重新到都市工作,因為有次失業,整整大半年都窩在淡江大學借住,才因此認識了李雙澤。

他是很熱情的人,每次看到我都會大聲招呼「兄弟!」大概是怕我沒錢吃飯,都會拉我去吃麵吃水餃什麼的。有回吃完他問我「兄弟,晚上要不要來我這裡喝酒?」「好。」「要喝什麼?」「米酒。」「喝好一點點的,紅露酒可以嗎?」「好!」

之後就陪他到紅毛港畫畫,直到晚上,兩個人才拎著紅露酒,配著花生米、豆干、豬頭皮,在他住的工寮喝起來啦。喝著喝著,我開始唱歌,看我在唱,他也忍不住,「兄弟,我剛寫好一首歌,唱給你聽。」就是現在大家都知道的〈美麗島〉。我覺得好聽,但歌詞聽不太懂,他就一句一句解釋。聽著聽著,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也不敢問,真的憋不住才灌口酒,鼓起勇氣:「李大哥,我可以問問題嗎?」「可以啊!」「你不要生氣喔!」「不會。」

「為什麼是水牛,不是台灣黑熊?水牛不是荷蘭人帶過來的嗎?」
「……」
「為什麼要『以啟山林』?我們的祖先都說不能亂砍樹,要跟大自然共存共榮呢。」
「……」

大概是覺得我在抬槓,他開始不耐煩,可是我也火啦,因為說服不了我嘛。彼此的情緖,終於在「蓽路藍縷」這句話上面爆發。

為了讓我理解,他用很淺白的方式解釋,「這個意思是,我們的祖先從遙遠的地方來,很努力地挽起袖子,為台灣這塊土地還有上面的人民打拼。」「可是我的祖先本來就住在這裡,並沒有從那裡來啊!」當時真的不是故意要冒犯他,但那時候除了自己跟同鄉,已經在社會上被欺壓的很嚴重;從老人家酒後的閒談中,也隱約知道從海外來的民族很壞,種種情緒層層疊疊下,就很直覺地嗆他:「他媽的,你們一來蓽路藍縷,我們就開始顛沛流離。」

大概是民族意識被挑起來了吧,聊天變成爭吵。

「反正我講不過你,有種就來單挑!」「來啊!」兩個人就這樣直接在草地上對決。交手幾回合後,我仗著手腳靈活,壓低重心朝他下盤攻過去、小腿順勢一勾,馬上就把他絆倒。沒想到他反應也很快,一個翻身就又把我壓在地上。他是個大胖子,我根本無法動彈。「兄弟,這樣可以了吧?」「可以。」結果兩個人帶著渾身泥巴,又坐在一起邊喝邊聊,那天就這樣度過了。

現在回想起來,他的理念在當時算是很進步,但對原住民的了解其實不深。而我雖然從很多現象,感受到這個社會普遍對原住民族有許多不公不義,卻也沒能力說清楚。我們就是各自帶著這樣的一知半解,才吵了起來。但我覺得很難得的是,每次當他沉澱之後,總會對我說「兄弟,你說的是對的。」於是我難免會想,當今天大家都在談台灣的時候,究竟有多少人會把原住民放進來一起想?

他為了救人溺斃那天,我有到殯儀館送他。看到他浮腫的臉,心裡沒有太多哀傷,只是在想要怎麼安慰他。想了想,我跟他說:「李大哥,我決定從現在開始,跟你一起『蓽路藍縷』,挽起袖子為台灣這塊土地跟上面的人民打拼。」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