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嘔!派遣/當代漂泊

dd-600x450

現在的心情,只能說「很嘔!」為什麼我是派遣?為什麼?

去年,5月初,小無在報紙看見某知名電子公司徵助理技術員,當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應徵,沒想到,幾天後,接到錄取通知。接到錄取通知的剎那,有點愣住,不斷問自己「這是真的嗎?」直到5月12日,到公司報到,領到靜電衣服、鞋子,聽了一連串教育訓練課程,5月13日,確定開始上班,這個懷著既驚訝又忐忑的心情,才定了下來,確定這是真的。也一掃失業許久的陰霾。

「很開心,很興奮。」小無提到剛開始上班的心情。「我做夜班,工作時間是晚上11點到隔天早上8點。負責機台測試與包裝。工作前兩天,在生產線上各個環節觀摩,以熟悉狀況。但其實每天的工作內容都不太一樣,很難在短期間就能熟悉上手。我工作至今也已一個多月,每天都在上班時,才知道今天被分配到的任務是什麼。像昨天是到無塵室,清潔鏡面。前天是做機台測試。每天工作不固定,到處支援。今天,哪條生產線,哪個位置有空缺,哪個人請假,我就被分配去支援他的工作;」小無接著提到,「這和我之前想的不太一樣,我以為,我有固定的工作內容,但其實我算是支援的,每天工作的站別都不相同。這樣其實很困擾,你很難去對一個工作熟悉,每天都在做不懂的工作。」

雖然如此,小無仍是喜歡自己現在找到的這份工作。「從失業的數字中脫離,有班可以上,是很好的。儘管我每天都撐得很累,每天都睡眠不足。」一般人下班後,就是回各自住所休息。但是,小無因為之前露宿台北車站,沒有固定居所。下班後,圖書館成了他休息的地方。小無說,「公司在龜山,下班後,會有交通車送我們。我通常就在搭車的地方,找附近圖書館補眠。一、三、五,會先去社服機構洗衣服,洗好以後,再去圖書館睡覺。剛開始一兩天,還可以支撐。但是,疲倦指數隨著時間的增長,一天天的加重。長期趴在圖書館睡,腰酸背痛,睡不好,也時常影響到晚上的工作。這時候,就得靠咖啡來提神。」好幾次,我看見小無,滿臉疲憊,眼皮有如千斤頂般的沉重。而小無總是跟我說,「沒關係,這是一時的。只要撐過這個月,拿到薪水後,就可以去租房子了。」

做到領年終,小無期盼著,也希望因為這份工作,讓自己的流浪生涯,從此劃下句點。然而,這一切,卻在端午節後,收到派遣公司簡訊通知「感謝各位員工的配合,因為訂單縮減,而只能做到6月底。」而讓這一切都成空。小無,27歲,過去,許多人不解,為何年記輕輕,也會流浪街頭?沒有工作嗎?但,一些年輕的遊民朋友,正如小無的遭遇,工作了,卻都是派遣工、臨時工,隨時都是失業的高風險群。小無,以為應徵上了當今最夯的電子業,又在頗有名氣的公司上班,以為就要晉升科技人,而一封資遣簡訊,打滅了小無所有的幻想。心想,「一個月前,好不容易才從失業的數字,少了我一個,沒想到,下個月我又要回去失業數字裡了。」

這一天,小無下了班,雙腳浸泡在溫水裡,以消解一天久站的疲累,雙手拿著報紙,專心的在求職欄中,繼續找工作。

(文:陀螺/當代漂泊協會雜工)
(圖/寄居蟹)

反迫遷連線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