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啟蒙課/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認識李雙澤那票人,是我很重要的一堂啟蒙課。

過去我都是很用短淺的方式,去理解在生活裡遇到的衝突跟矛盾,從來沒有上升到制度、國家這個層次。像是在都市工作被欺負,弟弟被典當去做苦力,人口販子把妹妹抓去當雛妓。這些事,好像就只是不斷在提醒我,在那些有錢有勢、擅長遊戲規則的人面前,原住民就只有吃虧的分。國家對那時候的我而言,一直是高高在上,不能批評更別說是反抗。

民國六十年代,有批受到美國反戰運動洗禮的,像是王津平、楊青矗,還有李雙澤這些知識分子,以淡江大學為根據地,積極在傳播左翼、本土、民主這類思想。透過王津平的引介,讓我也有機會參加他們的聚會,包括高信疆、王拓、尉天聰、陳映真在內,都是常客。那時候的感覺是,怎麼有這麼厲害的人?他們談的很多都是我沒聽過,也聽不太懂的事。

大概是自慚形穢,通常我都站得遠遠地,但其實都偷偷豎起耳朵在聽。有幾次聽他們在談二二八、國共內戰。內容對國民黨跟蔣介石的評價都很負面,讓我有點害怕,不禁暗自猜想「這些人會不會是匪諜啊?」

可是我還是常常去,尤其喜歡聽他們辯論,總會讓我絞盡腦汁。往往才剛覺得這個人說的有道理,馬上又被其他反對意見給說服。總之,每多碰到一個人、多參加一次聚會,就讓我多長一點知識。而他們第一次讓我覺得真了不起,是砂石場的身分證事件。

那時候我正要從一間砂石場離職,大概是覺得我「俗擱大碗。」老闆扣住我的身分證,不讓我走。王津平知道了,就叫一個學生陪我去討。只見他一看到老闆就開罵,而且吵得非常激烈。我在旁邊害怕得很。因為原住民長期隻身在外,出事根本沒人幫你,息事寧人早就是我們生存的「王道。」

可是當那個學生嗆一句「你知不知道扣人家的身分證是違法的?」那個平常很威風的老闆馬上敗下陣來,不但把身分證還給我,還加發2000塊的獎金。這讓我非常震撼!人家也不過就只是個學生。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法律不只是警察拿來抓人的東西,而是我們也可以用的。

後來因緣際會,去幫忙陳鼓應參選增額立委,又讓我開了一次眼界。

過去在部落,公職都是政府指派的。後來就算有選舉,也都是同額競選。為了衝高投票率,里長還會到族人家裡收身分證跟印章,大家也覺得這樣很方便,樂得讓他們「幫忙」代為投票。

因為太習慣這樣的選舉方式,所以有一次看到公司的工會在選舉,名單上有好多候選人,我跟族人還忍不住嘲笑說「平地人就是不團結。不像我們,每次選舉都只有一個人,得票率都超高!」所以當我發現陳鼓應他們,居然在公開場所痛罵國民黨,心中的驚訝與恐懼根本無法形容,馬上頭也不回地氣急敗壞跑去找王津平:「我不幫忙了,他們是壞人。」

由此可見,當時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對於選舉政治的想像,究竟被洗腦到什麼程度。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