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原權會/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當年決定採用「原權會」這個名字,就是希望統合所有的原住民族。因為我們覺得,各個弱小民族只有不分彼此、團結起來,才有機會集體改變被壓迫的命運。然而,倉促成立的組織,有太多必須被深刻對話、釐清的事,都因為形勢迅速發展而被略過。連我自己都曾被運動的風潮搞得飄飄然,狂妄地以為可以就此帶領原住民翻身。

當時正值解嚴前夕,經濟也在狂飆。似乎所有台灣人都迫不及待變天、要當家作主,到處都有「自力救濟」的抗爭。而不論是什麼議題,原住民的處境總會被拿出來講:談婦女,有山地少女的雛妓問題;談勞工,有童工跟遠洋漁工的問題,更不用說,原住民長期被歧視的處境。不管談什麼,原住民都是最慘的那一群。所以那時候我忙得很,到處被找去演講、上街抗議。

事實上,我們要求的並不多,只是最基本的平等與尊重。

一直記得有次遊行,某個自發走入隊伍的漢人朋友,過來拍拍我的肩膀,說「恁蕃仔嘛是台灣人,咱要作夥打倒外省仔、打倒國民黨。」在那之前,原住民從來沒有被當成,可以跟他們平起平坐的台灣人。所以當下雖然心裡有點不舒服,但為了更大的集體利益,我只好回給他一個擁抱。

相較於在都市裡得到廣泛支持,原鄉部落的情況簡直是平行宇宙。國民黨透過有系統的封鎖與放毒,讓族人多半認定原權會就是政府口中的叛亂團體,對我們敬而遠之。事實上,連組織也早就被滲透。好幾次行動,我跟胡德夫才剛到目的地,黨工早就在那邊等。為了「抓鬼」,核心幹部決定召開一次緊急會議,而且故意把會議記錄放在辦公室。果不其然,那分記錄「失蹤」了一夜,隔天才又回到辦公室。後來確定是誰幹的,雖然我堅持應該要開除,但眾人為了所謂的團結,還是決定讓他留下來。

「為了運動好」,結果就是縱容少數的害群之馬。

原權會成立隔年,決定推派代表參選省議員。我們的好友楊渡很熱心地義務幫忙開車,載著候選人一路從台東,沿著花蓮、宜蘭、烏來到處輔選。這一趟搞下來,車子被操得零零落落不說,讓他最爆炸的是,「你們的侯選人,到那裡都要吃好住好,」而且,「晚上還去召妓!」但一樣「為了運動好,」他還是忍住沒有公開爆料。

總的來講,原權會確實曾經帶出一些進步的價值。只是由於成員對組織運作的生嫩與縱容,讓這個團體到後來根本淪為少數人追逐名利的招牌。部分創會的幹部,也選擇被民進黨收編,而非堅守這個組織,多少也加速原權會的凋零。所以再怎麼不捨與悔恨,我跟胡德夫這些元老,最後決定宣布解散這個一手催生的團體。

順道一提。我對胡德夫的感受,也很複雜。從最早把他當成偶像崇拜,到後來可以跟他一起發誓,都是我很珍惜的回憶。正是知道他的天分與熱誠,我始終期待,他能做出我這個盲人所沒有辦法做到的事。可惜,他沒能像我期待的那麼好。

應該說,我跟他都沒能完成,當初在蘇(慶黎)姐家所許下的諾言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