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原住民愛喝酒?/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原住民愛喝酒?」這句話,我覺得對也不對。

不對的地方是,漢人也很喜歡喝酒。你去看,不管是酒店、KTV還是海產店,進進出出跑攤的,絕大部分都是漢人。但因為原住民是少數族群,所以不管做什麼,往往很容易被標記、被放大。就像大家都說原住民很會唱歌、跳舞,但我馬上可以找一堆不會唱歌、跳舞的原住民出來給你看。講到底,包括喝酒這件事,多少是刻板印象的產物。不過,酒精濫用的問題,確實存在原住民的社群。

可是,原住民並不是天生就喜歡喝酒的。

過去,只有像是農忙換工,或是豐年祭為了酬謝大家的特殊時刻,我們才喝酒。道理很簡單,因為作物光是拿來當糧食吃都嫌不夠,怎麼可能隨便拿來釀酒喝?直到日據時期,工業化生產的菸、酒才進到部落,可是因為大家沒有錢,所以也不普遍。直到國民黨全面推動工業化,酒精才大量進入族人的生活。

簡單講,原住民是到都市才開始酗酒的。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現在也都還是,我們都是台灣最底層的勞動力,工作粗重又危險。像是開砂石車、爬鷹架、挖煤礦,多半是原住民在幹。當一整天的勞累結束,族人們能有什麼娛樂,總不可能去打高爾夫球吧?於是在工地、路邊攤小酌,邊聊邊唱歌,就是我們廉價的快樂。

過去為了省錢,我們最喜歡喝米酒。因為便宜,而且濃度夠,一瓶才16塊。所以我們都暱稱它叫「米格16。」但畢竟是劣質酒,長期飲用對腦神經傷害很大。有時候,遇到被老闆騙、被包商倒帳,或是摔斷手腳,心情鬱悶就喝得更兇。不用多久,這個族人就會喪失工作能力,淪為第一批「報銷品」,黯然回鄉。

第二波更全面性的「返鄉潮,」則是在20年前台灣經濟轉型時啟動。一間間關閉的工廠、結束的工地,再加上財團大量使用外勞,讓被迫失業的原住民只能離開都市。失去工作的約束、經濟情況惡化,讓他們回到部落根本就是天天喝。過去在部落喝太多酒是會被罵的,但近10年來,連老人家也坐下來跟年輕人一起喝酒、苦悶。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畫面。

經濟發展、都市擴張,把原住民帶離部落去城市打工。然而當發展的航線轉向,悲劇就開始在部落蔓延。那些不知該如何處理的挫敗,或根本搞不清楚是什麼的情緒,往往就在每個酒後的靈魂裡伺機而動。結果這樣的發洩,總每每會發展成衝突,總會有那麼幾次用人命作為代價收場,造成更難抹滅的傷痛。

「原住民愛喝酒」這句話是對的,但絕對是諸多不幸的結果。我希望,大家能帶著這樣的理解,看待「原住民愛喝酒」這件事。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