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半島(二)/張勝為

列印

恆春半島以恆春鎮為名,始於楓港,直通至鵝鑾鼻的台26線屏鵝公路是這半島的運輸動脈。車行屏鵝公路往南,右手邊不遠處就是黑水溝台灣海峽。抵達鵝鑾鼻燈塔後,向前方陸地已盡的南端望去,是為海象險峻之巴士海峽;再往前一些繞過佳樂水,當道路倏忽變窄、風也吹得悠長時,半島的另一面已經依靠著太平洋好久,花多點時間待在那裏,你可以學習到所有關於海風與美的形容詞。

三處海峽,團團包覆這塊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往海洋下潛的本島最南端。三面環海的本質符合地理學定義下的半島地形,而此處無數的大小海岬遍佈,如果每個轉角都得停下來瞧瞧,得花去多少時間呢?

突然一陣劇烈震動,煞車的慣性作用下我跟旁邊的傢伙撞了滿懷,後腦勺也被金屬物品撞了一大下。啊,我人還在裝甲車上呢,趕快切斷全觀的思緒,睜開了眼。

「下車休息!下車休息!」彎身走下裝甲車,等著被汗水醃到模糊的視線恢復。眼前是個偌大的操練場,腹地遍佈好幾座山丘,地形凹凸之處橫放著作為靶子的報廢坦克車,泥地滿是曝曬陽光底下乾裂的履帶痕;遠處幾條溪流有氣無力地流過,得等著空氣中的揚起的沙塵稍稍平歇後,才能稍微大口呼吸。

每天每天,參加演習的所有軍人天未明時便乘上裝甲車在操練場奔馳,到了定點,這群手忙腳亂的綠色卒子便得抓起步槍假裝下車戰鬥。幾十年的老裝甲車不過是個安裝上引擎的巨大鐵盒,車內灌滿被廢氣與雜音弄得臉臭的阿兵哥。當引擎啟動拉轉時,這鐵盒子的氣溫能一路飆升至攝氏四十度之譜,在車內空氣不流通的狀況下,處在其中非常容易陷入半暈眩的茫然狀態。

茫一點好,當大分貝噪音塞滿周遭聽覺時,反倒成為意識上的保護牆,沒人能聽得見另一個人在做什麼;我就大膽用手機喇叭放起My Bloody Valentine《Loveless》、用力靠近耳朵邊一首聽過一首;《Loveless》裡大量的吉他貝斯鼓擊音牆,搭上背景的細碎零件咖吱晃動、鋼鐵板金撞擊,在全然無機的封閉環境裡,搖滾樂露出了最極端的粗殘美感。

操練場內風景唯一可觀之處,是個在丘陵地上人工搭起,供長官視察與小兵午休避陽的觀景台。丘陵地的高度恰到好處,面向北邊,右手邊山綠不知深處,左手邊可眺望屏鵝公路與恆春機場,然後大海。恆春半島狹長,山與海交界處不過十公里之遙,空氣流通的日子,可以完整感受白日由海上吹來的陣陣涼氣與鹹味,嘩拉往山上吹去;偶爾也來隻身型優美的鷹,無視於強勁的上升氣流,好端端地前往他想去的地方。

這段日子的最棒段落出現在丘陵地的午休時間,脫下防彈背心後,我忙著找到人群裡的冠勳,兩人碰面後佔個觀景台能眺望山海的環顧位子,午覺也不睡,話多就聊聊過去與未來,說不出話就看看海罷。在這太陽高掛的高台上,就算瞇著眼睛也看不太見波浪與海洋的細節;而這種演習下的刻苦日子折騰久了,許多往日記憶就此被磨去,而那些屬於未來的線條也抓不準,反倒讓我專注於現下的所有對話與感觸。

該忘記的,就讓它忘記吧。別把記憶珍藏成封箱的寶藏,我得學著讓記憶成為流通的貨幣,讓它在多重人生的流轉中受盡考驗。

(待續)

張勝為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