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兒童有死亡的權利? 讓科扎克的精神嵌入親子關係/彭瑞祥

列印

一百年前的科扎克(Janusz Korczak,1878年7月22日- 1942年8月6日),以對待成人的尊重對待孩童們,並且陪(賠)上生命一直站在孩子身邊……

還記得,在孩子出生的第二年,我們一家到了新莊一家私營的繪本圖書館「貓頭鷹圖書館」,那次的經驗,為我留下了震撼的回憶,那並不是參加了什麼像318這種波瀾壯闊的事件,僅是一個簡單樸素的分享會或讀書會,讓我震撼的,是科扎克這麼一個人,努力實踐、保障兒童權利的一生。

印象很深刻,過了一堆兒童節,頭一次這麼震撼。那是一場由繪本親子共讀推動先驅林真美的分享講座,她介紹了科扎克的思想和生生平,並且同樣是用讀繪本的方式,讀完繪本,馬上就理解這位被尊為兒童人權之父的教育先知,何以主張「兒童有死亡的權利」。

科扎克這位教育先知,一百年前開設孤兒院就在院內實行了兒童自治,設有兒童議會、兒童法庭,院內規章由院童自訂,犯規者由院童訂定處罰方式;繪本中介紹,就連科扎克自己有時候犯規,同樣要受處分;只是科扎克也一直鼓勵孩子們,寬恕是更重要的。

說回本文的標題,為什麼要說「兒童有死亡的權利」?林真美介紹,Korczak對兒童權利的主張有三個核心思想:

一、兒童有死亡的權利;
二、兒童有活在今天的權利;
三、兒童有保持自己原樣的權利;

死亡。其實和活著是一體兩面的。
自然萬物,本有其該有的生老病死等等歷程,有其生命的歡愉與苦楚,等著去體驗、去學習。科扎克觀察到許多大人,因為出於「孩子會死亡」的恐懼,而不准他們做這做那,限制重重。其實,就是剝奪了他「活著」的權利。

「髒髒不能摸」
「尖尖的不要拿」
「不可以跳」
「不可以爬高」
「不可以跑」
「樓梯不要爬」

當孩子生命中充滿了禁止、不可以,大人其實正在剝奪了孩子的權利,孩子沒有機會感知身體與周遭空間的關係,沒有機會感知自身行為的後果,也就失去了學習和成長的的機會,失去了生活的本質。

以上是科扎克見到許多大人出於對死亡的恐懼而過度限制孩子,導致兒童權利受損的見解。其實講到死亡,還蠻令人震撼的,但仔細冷靜的想想,的確是這樣,生死是生命的一體兩面,如果不能接納死的可能,又怎能領受生之本相。

至於「活在今天的權利」,是談到許多大人常告訴孩子,「現在還不行唷,等你長大以後才可以(吃、喝、玩…」)」,或是幫孩子想很多未來,卻忽略孩子當下的需要。「保持自己原樣」,則是指許多大人教小孩該怎麼穿、怎麼吃、怎麼說話、怎麼應對進退、不可如何如何、應如何如何……但沒有看到孩子原來的樣子是什麼。

這些權利都寫在他的書How to Love A Child。

科扎克是一名波蘭猶太人,他在日俄戰爭期間擔任軍醫,看盡戰爭下受苦的兒童,1911年辦了一所孤兒院擔任院長,如前所述,他讓孩童自治,也在此時更確定他參與兒童運動的道路。他後來一面管理孤兒院、擔任院童的醫師,一面陸續勤於寫作兒童文學、主持讓兒童詢問大小事的廣播節目,一面持續著倡導兒童權利的著作。

然而,在納粹佔領下的波蘭,他和孤兒院裡的猶太兒童被隔離在隔離區,有幾次友人幫他安排逃走的機會,但他不願離開孩子們。隔離區內僅僅有限的自由和窘迫的物資,科扎克仍設法維持孩童的權利和尊嚴,即便是像乞丐般求人。最後,他和院童們,一如其他猶太人,上了通往毒氣室的列車,他們不吵不鬧,換上乾淨衣服,由走在隊伍最前端的科扎克醫師、院長、爺爺帶領,整齊的上了車……

彭瑞祥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