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光華洗染廠/莫那能

左岸-莫那能

民國七十三年,海山煤礦爆炸,震驚全國。沒想到不出半年,煤山煤礦、海山一坑跟著接連爆炸,光是那年就死了快300個工人。一口氣死掉幾十上百個人,社會當然很關注。死沒那麼多的,往往就被遺忘了。

光華洗染廠就是這樣。

光華洗染廠,是一間幫飯店、旅社這類行號大量洗衣的工廠。一樓是門市部,負責收件;二樓就是作業區,像是染整、補色這類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工作環境很差,溫度高、空氣中瀰漫著化學藥劑的味道。三樓,就充當童工的宿舍。在那邊工作的孩子,多半只有12、3歲,國小剛畢業就去了。雖然那時候政府已經規定不能雇用童工,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老闆都會叫家長簽一張「學徒同意書」,讓原本非法的事就地合法。

弟弟當年被人口販子「典當」到都市工作,也是用這種方法。整整工作3年都沒有薪水,只能領每個月300元的零用金。至於仲介口中那筆7000塊的安家費,到底給了誰也沒人知道。

民國六十幾年,光華洗染廠失火。那時候我在貨運行當捆工,有朋友打電話過來,說裡頭有排灣族的孩子,我就趕到醫院去看倖存的族人。結果居然是我的學弟,便坐下來聽他訴說那天晚上的情況。「我是半夜起來上廁所,才從窗戶逃出來的。」他說洗染廠裡,有太多可以助燃的東西,火一燒起來就不可收拾。最要命的是,為了怕童工逃跑,公司在他們就寢之後,都會把門反鎖起來。

大火過後,工廠裡的8個原住民童工,只有我的學弟活下來。其他的,公司怕擺太久會腐臭,把他們用蔴袋包一包,叫一台貨運行的回頭車,就這樣載回部落去了。賠償?有,每家發放慰問金500塊。

身為原住民,我只能怨恨。可是因緣際會,陸續認識一些淡江大學,當時比較進步的學生跟老師。透過他們,我逐漸明白,原來原住民的勞動處境,不單單是因為運氣不好遇到壞老闆,而是整個國家的政策,根本就放任資本家以剝削環境、勞工的方式快速累積資本,藉此換取政權的穩定。所以什麼是工安、什麼是保障勞工的法律,那時候根本聽都沒聽過。

為了賺錢,老闆永遠在找最廉價的工人,當年的「山地人」就是最好用的一群人。礦坑沒人下,原住民去;遠洋沒人跑,原住民去;鷹架沒人爬,原住民去。原住民就是這樣隨著台灣經濟發展,在不同產業裡流過來、轉過去。到後來,連原住民也不願意這樣賣身,就換外勞來當「最好用」的,讓他們領更差的待遇、過得比我們更慘。所以根本不是誰搶誰的工作,而是政府就是要讓資本家,有藉口壓低其他人的勞動條件。現在的外勞,就是當年的「山地人」;他們,就是我們。

知道這個道理後,我就上街挺外勞了。

 

莫那能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