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敗戰投手/江一豪

列印

我的筆記本,裡頭有這樣一段話:

清晨夢見馬英九打三鶯,準備起身寫新聞稿,才發現原來是在作夢。--2014.9.20
—————————–
出社會的第一分工作,就是靠寫字謀生的記者。在還不到3年的菜鳥職涯,居然僥倖入圍過《卓越新聞獎》首次開放獨立媒體報名的〈年度報導獎〉。當時還幻想過,如果再接再勵筆耕不輟,是否能夠就此成為,過去所曾嚮往的,用筆傳遞真理的專業記者?

不過這並未發生。一部分原因,當然是在入圍新聞獎的2008年,就駐足在三鶯部落的抗爭至今。記得有次在一個校園演講裡曾脫口「可是我寫完之後,還繼續留下來跟部落一起抗爭。這就是我比朱淑娟還『屌』的地方。」這句話有真、有假、還有瞎猜。

「瞎猜」的是,我並未確認過,朱淑娟是否曾跟我一樣,同她的受訪者一起挺身爭取權利。(必須在此誠心跟她與當天所有同學懺悔。)「假」的是,我的報導能力,根本無法跟朱淑娟相提並論,此生亦無法像她在2010年,一舉獲得「曾虛白新聞獎」「卓越新聞獎」等3項大獎,至今仍戮力以獨立記者的身分,持續為這塊土地發聲。

於是脫口而出的那段話,根本就是虛張聲勢。

唯一僅剩的「真」,就是我至少可以無愧地承認那句:「可是我寫完之後,還繼續留下來跟部落一起抗爭。」而且多多少少,還順便把自己殘餘的文字能力,全數用來幫部落撰寫因應各種抗爭或活動所需的文宣。

3年前,新北市政府不知那根筋不對勁,居然以「新增違建」為由,決意要強制拆除1間族人的家屋,僅僅因為這間房屋修繕後的面積,「疑似」超出原本面積10cm,官員說:「沒辦法,該拆的就是要拆。」

於是整整四年後的同一天,三鶯部落再度到當年的大樓前抗議,即使這個政府的名字已經換成「新北市」,但部落仍難以安居於此。雖然那間家屋,在抗爭後終於保住,但整個過程讓我膽戰心驚。心驚的是,都已經四年了,新聞稿還是我在寫;看到官方咄咄逼人,還是忍不住拿起麥克風回嗆……。

深怕沒有擔負起應盡的責任,我好像總是忙著做這做那,可卻也正是在這一次又一次、做這做那的過程中,剝奪了族人應該且能擔負的。還好,這個困境終究在我逐漸無法維持過去那般密集參與的情況下,日益改善。就拿今年去「雙城論壇」的這場抗議行動來說吧,我可是從頭到尾都在旁邊「納涼」哩。

國中時期的我,像個典型的台灣男孩,一定是要愛上棒球的啦。不但要支持兄弟象跟中華隊,還得閱讀相關書籍,擴大對棒球的樂趣,附帶吸收一些人生體悟。可有這麼一句名言,對當年的我有如天書:「能在大聯盟一季20敗的投手,一定是很好的投手。」

現在我覺得自己好像懂了。如果拿來置換部落的抗爭,那這句話應該會是這麼說:如果可以被政府拆了20次還是在,那麼就真的沒有人可以擊倒我們。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