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三鶯部落大事記(縣府版)/江一豪

列印

「台北縣」需要多長的時間,才會變成歷史名詞?我猜很快。畢竟在這個時代,大概30年(還是更短?)就可以變成一部「斷代史。」不論如何,台北縣末任縣長周錫瑋,在他擔任發行人的《北縣文化》第101期裡,留下這麼一段話:

我也承認,過去的政府常常用粗暴的方式處理事情,比如三鶯部落占用國土,就必須遷移,我們沒有思考他們的生活方式,不了解他們的習慣、觀點,不尊重他們。……。我到三鶯那天,那地區的水電之前已被我們切斷了,……。我記得進去一棟屋子,烏漆麻黑,有一個人爬到屋梁上面,找蠟燭、打火機,要點火。我們二、三十個人,看著他爬在屋頂上,用很顫抖的手點蠟燭,二、三十人就這樣無法可幫。這是一個什麼情境,人民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是的,令他充滿感觸的那天,我也在場。

在分局警員告知縣長要來的消息後,眾人在未經討論並隨即達成共識的是「先把聚會所掃乾淨!」(奇怪,為什麼這是第一反應,而且沒有爭議?)

繼之而來就是比較細緻的討論與盤算:「要不要點燈?」

這需要稍作解釋。因為部落在當年2月被拆除後,族人只能透過發電機,提供日常生活所需的最低度電力。為了「迎接」縣長,開啟發電機、搞盞電燈說起來也算不過分。但有人說了:「不要啦,點蠟燭,讓他知道我們有多苦!」對此我沒有太堅持,因為我在盤算另外一件事。

在等候縣長到來的有限時間裡,我分秒必爭地在心裡預擬了三點訴求,其中最重要的是「往後以自救會作為協商的窗口。」這反應了我對當時部落的觀察:初初踏上抗爭的族人,組織狀態仍然相當渙散。若能爭取到官方許諾的「談判權,」必然更有利於我們往後組織部落。結果包括另外2個訴求在內,周縣長都在那微弱的光影下爽快地答應了!事後,部落也陸續跟他見了兩次面,交換將來合法重建的想法。

可是你我之後也都知道,在他卸任前,始終沒能完成他所承諾的重建工作。這不讓人意外,意外的是,在那之後幾年,我才知道原來縣府也有一分〈三鶯部落大事記〉,摘要如下:

(民國)97年2月 林光福之父林財貴等12名皆獲本府原民局6個月租屋補助,但仍滯留三鶯部落要求安置,嚴重藐視政府公權力
(民國)97年5月 潘金花及林光福等人結合江一豪等社運人士展開激烈抗爭
(民國)98年6月 社運人士江一豪率林光福等拜會周縣長,……,氣焰更加囂張

我不知道周錫瑋是否看過這分報告,也不曉得他究竟是怎麼看待三鶯部落。只是很顯然地,這整個體制確實配置著相當的人力,負責類似維穩這樣的工作。

當時的我,真心覺得:「防民如防賊,讓人悲哀。」但是當這樣的經驗,在往後幾年、在不同的抗爭議題裡,竟如出一轍地反覆出現後。當年過於沉重的體會,反而突顯出自己的生嫩。不知不覺中,後來只要看到其他受迫遷居民的目光中,在聽到抗爭提議時所顯露的遊移時,我總會苦笑地跟他們說:「沒關係,不急。慢慢想、慢慢看。你把他當官,他還不一定把你當民呢。」

 

江一豪的專欄文章(由新至舊排序):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