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鬥:左翼連結

【左岸別集】冠夫姓的現代意義

wedding

【AB】

前一陣子得知一位女性友人結婚後冠夫姓,我嚇壞了。

那種驚嚇的感覺,讓我想起,將近二十年前我讀大學時,老師在課堂上玩起「盍各言爾志」的遊戲,一位女同學說她的願望是成為賢妻良母。

我無意貶抑賢妻、良母這兩個角色的重要性,只是當這個社會幾乎不曾聽到男同學說出將來想當「賢夫良父」的對照下,女同學的「賢妻良母」志願就頗有值得討論之處。

回到「冠夫姓」這件事上面。我的經驗中,會冠夫姓的,大都是我的長輩,而且是長兩輩的長者才會有的情形。我的同輩中,從未聽過誰冠夫姓。而這位冠夫姓的友人,則是小我好幾歲(七年級生)。

當我跟朋友們表達我的驚訝時,有些朋友說,許多「先進的」歐美國家與日本,女性結婚後也是冠夫姓。另一些位朋友則說,現在是自由社會,只要是出於你情我願,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

的確,冠夫姓在歐美與日本,的確是慣例。但是正由於是慣例,大家只是跟著去做,並不會想說,嗯,我要結婚了,我特別決定要冠夫姓。在那個環境下,結婚的女性根本不用特地去想、去做出決定,而是想都不想,就冠夫姓了。

但是在臺灣不是,當有人冠夫姓時,此一行為,就是一個非常有意識且刻意的行為。

至於另一些朋友的說法,現在是自由社會,只要她高興,不是被夫家強迫,其實沒什麼好討論的。

但是這種「自由選擇」的說法,才是令我感到可怕之處。

的確,我那位朋友的確是自己自由地選擇「冠夫姓」,完全沒受到任何夫家的壓力。正如同我那位大學女同學,也是自己自由地選擇「賢妻良母」這樣的志願。

但是在這樣的自由社會所做出的自由選擇,真的代表自由嗎?

佛洛姆在《逃避自由》中寫道:

「我們的想法、感受與意念往往是由外界輸入,而非個人真正所擁有,其普遍程度甚至讓人覺得這些擬似性質的行為才是常例,而真正發自行為人自我內在的心理活動,反而是一種例外。」

無論是朋友選擇冠夫姓或是同學立志成為賢妻良母,我都無意探究他們個人的動機,我比較想了解的是,促成這些個人行為的背後的社會環境。因為探究個人動機,只會誤導我們以為這些行為是基於某些個人原因而做出的選擇。

但是我們只要反過來想,為何男同學不會立志成為賢夫良父?如果是因為愛,是因為兩人成為一個家庭,為何不是男方跟著一起冠妻姓?只要這兩個相反的情境會讓我們覺得更彆扭,那麼,冠夫姓或賢妻良母這些所謂的個人的自由選擇,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只是社會環境下,讓人們做出的「阻力小一點」的選擇。甚至,這些其實是社會壓迫下的選擇,只是這種壓迫變得更為幽微而不易察覺罷了。但是也正因其不易察覺,而更顯得可怕,因為察覺不到,就不會想去抵抗。

從這個角度來看,才能看出冠夫姓的現代意義,其實和古代意義沒啥兩樣,也是我另一位朋友對此的精闢回覆:「就是重男輕女沒錯啊。」
 

Like this Article? Share it!

About The Author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leftlin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