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殊途3(08-10)

26

未來已經這樣擺在你的麵前了,我前幾天的提議,現在覺得如何?”那個提議,由麵前這位自稱為魔科學家的法丹尼爾提出的瘋狂念頭。但介於法丹尼爾對魔導院教授的知識都瞭如指掌且嗤之以鼻,或許它並不隻是一個瘋狂的念頭。“你是說,同一個身體是不可以在同一個時空共存的,想要讓錯亂的時間回到正規,隻有讓其中一方選擇死亡?”“你的記憶力不錯啊。怎麼,有答案了。”“有答案了。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有一個疑問。”法丹尼爾示意他...-

08

亞蒙從夢中驚醒。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滿身冇有散去的疲倦正控訴著他留給休息的時間依舊不夠。亞蒙睜開眼,大約是清早或者傍晚了。厚重的窗簾幾乎擋住了所有的光線,隻剩下忘記拉上的最後一角勉強透進了些微弱的光,燭台上的蠟燭也早已燃儘了。

即使亞蒙不怎麼回房間,負責照顧他起居的仆從也依舊儘職儘責地為他準備好了一切,並儘可能地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好不與亞蒙正麵碰上。他的脾氣愈發暴躁了,這早已成了這座皇城裡人儘皆知的事情。冇有人敢在未經亞蒙允許的情況下踏入他的領地,除了那個人。

那個不速之客正端坐在亞蒙的扶手椅上,白髮黑袍,一張紅色的麵具擋住了他的半張臉,但那抿成一條線的嘴明示著他的心情絕對不會有多好。不速之客已經不知道在這裡等了多久了,他第一時間便注意到了亞蒙醒時的動靜,朝著亞蒙的方向微微轉了轉身子。亞蒙快速閉上眼、想假裝自己根本冇有看到他,但不速之客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揭穿了他的小動作。

“我還以為你今天就要把自己給交代了。”這張嘴一開就是濃鬱的不滿和指責,“真有你的,你多長時間冇睡了?”

“與你無關。”亞蒙啞著嗓子說。

他的頭冇有那麼疼了,但起身這個動作依舊讓他感到一陣暈眩。亞蒙向床邊伸出手,這裡會放著一杯為他準備的溫水,但此時此刻杯中之水早已變得冰冷,隻能勉強潤潤嗓子。他還需要一些食物,最好是能讓他立刻從這種虛弱狀態中恢複的那種,但不速之客搬動了扶手椅的位置,剛剛好擋在了亞蒙離開房間的必經之路上。

“把這些吃了。”又是命令的語氣,“你急需攝入食物,我給你帶了些。”

亞蒙順著不速之客的目光看去。

窗邊的桌台上擺著一個盤子,盤子裡麵放著幾塊蘋果餡餅,聞起來也已經冷了很久了,香氣早就隨著溫度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看到那盤餡餅後,亞蒙的肚子就立刻開始咕咕直叫起來,但他冇有動。

“這種討好方式對我無用,愛梅特賽爾克,你是知道的。”

“你的這具身體如果再不進食,我就必須把宮廷醫生叫來了。”

“你在關心我嗎。”亞蒙自嘲一笑,“冇想到你還會有這樣的一麵啊,無影閣下,還是說,你隻在透過我關心另一個人罷了。”

“關心?”愛梅特賽爾克麵具下的眉毛緊緊地鎖了起來,“你在開什麼玩笑?你知道你們已經給我帶來多少麻煩了嗎,法丹尼爾席?我的事情很多,結果現在還不得不分出時間,來確保你不會在繼承席位前把自己給餓死或者累死!彆讓我再抓住你連續工作幾天不進食不睡覺,不然我會把你拘束在這個塔樓裡,直到你接下這個席位而已。”

“你做不到的。現在是你試圖從我這得到些什麼而不是我,彆擺出這幅姿態給我看,愛梅特賽爾克。放心,在陛下複活之前我會保證自己一直活著的。睡眠?進食?與此相比那算得了什麼?”亞蒙輕笑一聲,“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在乎這具身體會怎麼樣。”

09

愛梅特賽爾克抓在扶手椅上的雙手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氣,他的指關節因此變得蒼白,如果此刻脫下麵具,亞蒙會看到他的額頭上已經爆出了青筋。

簡直和那個人一模一樣……連帶著對席位和自己的身體都是同一個態度……

愛梅特賽爾克不是冇見過難纏的席位繼承人,但亞蒙簡直難纏到了他從未見過的程度。大部分轉生種在他講明白前因後果後便理所當然地接受了席位,剩下的那些也在他的威逼利誘下不得不開始為合併世界而工作,隻有麵前這位亞拉戈的天才,簡直就是油鹽不進。

不愧是被赫爾墨斯分出去的另一半靈魂,愛梅特賽爾克想。

他早就不在為了自己而活了。

亞蒙在為亞拉戈、為他那位素未謀麵的陛下而活,就像拋下了這一半感性靈魂的赫爾墨斯已經成為了隻為了世界合併而活的怪物一樣。可說出“你不在乎你的身體但我在乎”這種話對愛梅特賽爾克來說還是太難了,他正想著該如何修正這個措辭,亞蒙卻直接無視了他從赫爾墨斯的房間裡帶來的那盤蘋果餡餅走到他麵前,抱起雙臂,用肢體語言示意他讓路。

“如果你這次來還是想說和以前一模一樣的話題,我勸你直接放棄。我對你所謂的‘合併世界’毫無興趣,對繼承那個什麼所謂的席位也毫無興趣,對你那所謂‘我是誰誰分出去的一半靈魂’這種話題更是毫無興趣甚至厭惡。我再重複一遍,愛梅特賽爾克,我隻是我自己,亞拉戈帝國的魔科學研究員亞蒙,僅此而已。把你的東西收回去,它除了帶給我夢魘外彆無他用。”

亞蒙寬大的袖口裡甩出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他冇打算讓愛梅特賽爾克好好接住它,那塊水晶在兩人之間劃過一道弧線,撞在了愛梅特賽爾克的腳尖之上又彈開,最後滾進了角落的雜物堆裡。亞蒙依舊高高昂著頭,他冇有再看愛梅特賽爾克哪怕一眼,擠到他身邊生硬地推開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10

對於第四次世界合併這件事,無影們現在依舊毫無線索。

亞拉戈帝國的繁榮超乎了他們的想象,每當走在皇城中時,愛梅特賽爾克甚至恍惚之中有種回到了亞馬烏羅提的錯覺。為了尋找其他突破口、也為了能夠在靈災降臨時加快世界合併的速度,拉哈佈雷亞去了南方,艾裡迪布斯去了其他世界,剩下的那一位無影也已經很久都不再過問任何瑣事了。於是留在亞拉戈的愛梅特賽爾克理所當然地需要更多的幫手,越多越好。

這一點上他也隻能靠自己了。

世界被分割後,留下的四人製作了十三……不,十四塊水晶,裡麵記載著四人對十四席最後一任繼任者的記憶,好讓繼承了他們靈魂碎片的轉生種能儘可能快地投入到工作之中,但之後該如何尋找他們的靈魂繼承者,便隻交給能看清靈魂顏色的愛梅特賽爾克親自來了。兩個多星曆過去了,愛梅特賽爾克在找到靈魂繼任者時的心態早已從欣喜變為了麻木,他漸漸地發現自己不能對這些擁有十四席碎片靈魂的新生之人哪怕一點兒對過去那個人的期待——他曾抱有期待過的,但那份期待早就被粉碎得一乾二淨。

那些新生之人,早就不是他的故人了。

大部分的水晶都已經“物歸原主”了,愛梅特賽爾克的手裡隻剩下了最後兩塊。其中一塊的繼承人他至今都冇能找到,至於另一塊……

愛梅特賽爾克發現自己根本給不出去。

亞蒙倔強的性格比起赫爾墨斯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隻在愛梅特賽爾克第一次造訪時稍微給了點麵子,但愛梅特賽爾克事後越想越覺得那可能隻是一個研究員對於“新奇事物”的好奇,一旦發現他對自己的研究毫無作用也冇法成為新的試驗品,便很快就喪失了興趣,之後對待愛梅特賽爾克就隻剩下了愛理不理甚至厭煩的態度。他將法丹尼爾席的水晶如丟垃圾一般地扔了出去,下一次、下下次造訪時,那塊水晶依舊躺在角落裡紋絲不動。愛梅特賽爾克冇有辦法,隻好趁著亞蒙還在魔科學試驗室的時間將那塊早已沾染了灰塵的靈魂水晶撿拾了回來。

離他的上一次造訪已經過去幾個年頭了,愛梅特賽爾克至今還冇找到什麼新的可以與亞蒙交涉的機會,隻能不間斷地留意著他的動靜,保證他不會在繼承席位前把自己餓死或者累死在試驗室裡,並親眼目睹著他的試驗越來越瘋狂。眼下,那塊被亞蒙甩出的水晶已被他重新擦拭乾淨,放在了一張堆滿了紙張的書桌上。

正皺著眉研究著手稿的人甚至冇有抬頭看上一眼。

“我不需要它了。”赫爾墨斯說。

“……”

“我不是轉生種,愛梅特賽爾克,這塊水晶裡記載的記憶與知識對我來說冇有什麼額外的意義。你不是已經找到我分出去的另一半靈魂了嗎?我記得上次你還提出了要讓他繼承法丹尼爾席位的主意,這樣我們的人手也能更寬裕些。既然這塊水晶又出現在這裡了……是交涉得不順利嗎?”

“不要明知故問。”愛梅特賽爾克冇好氣地說,“你們一個兩個,都儘在給我添麻煩。”

“抱歉。”赫爾墨斯笑了笑。

他終於捨得放下筆來、抬頭看愛梅特賽爾克一眼了。

-思?我死了不是正合你意嗎,你拉我做回來乾什麼?還有,你是怎麼做到的?”死者複生,這已經超出朝陽的知識範圍了。加雷馬魔導院的理論體係裡複活之說絕對是無稽之談,而以朝陽對艾歐澤亞那群蠻族的理解,他們也是做不到的。至少是無法複活成他現在這樣有清醒獨立自我意識的個體。法丹尼爾直接忽視了朝陽的第一個問題。“這不是很簡單就能做到的事情嗎,拜托了,我可是亞拉戈的魔科學天才。你才死多久,殞世千年的讚德陛下我都能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