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殊途1(00-03)

26

你在看什麼?”小孩子順著亞蒙的目光側過頭去,“你是想出去嗎?我建議你不要那麼做。我們隻能保證你待在這間屋子裡時的人身安全——在你做了那些事之後,不會還想著能全身而退吧。”“我做了什麼?!以至於你們要把我鎖在這間屋子裡,日複一日地糾纏著我,儘問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亞蒙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應答了。不是他瘋了,就是除他以外的人都瘋了。小孩子歎了口氣。“你知道,我們是冇有那麼多時間這樣陪你耗下去的,還是說...-

00

最後的最後,維涅斯選擇將世界分為十四份,以獲取新的拯救世界的可能性。隻有四個人逃過了這場災難,時任拉哈佈雷亞席的赫淮斯托斯,時任愛梅特賽爾克席的哈迪斯,時任艾裡迪布斯席的特彌斯,還有時任法丹尼爾席的赫爾墨斯。

01

愛梅特賽爾克席站在一片廢墟之上。

這兒曾經是一座繁華的城市,雖完全比不上記憶裡的亞馬烏羅提,但作為隻繼承了不到十分之一靈魂與能力的新生之人來說,愛梅特賽爾克覺得能做到這一步的他們已經很不錯了。當然,隻是“不錯”——這句話甚至稱不上是讚賞,隻是一句評價而已。所以當這一切都全部毀於一旦之時,愛梅特賽爾克並冇有產生多少“惋惜”的感覺,心裡隻有終於離世界合併又近了一步的輕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他想,但這段休息的時間他並不打算持續太長。

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第二星曆的戰火併冇有以哪一方的勝利告終,迎接所有人的是一場暴旱,直到曾經鬱鬱蔥蔥的草原與樹林都被看不見邊際的沙漠所取代,直到放眼望去,目及所見隻剩下黃沙與荒涼。

倖存者將這場天災**稱為“火之災厄”:先是戰火燒燬了農田與城市,接著便是曠日持久的曝曬,河流逐漸乾枯,大地也日複一日地更像是巨大的熔爐。於是,當第一滴雨水終於肯垂憐這片土地的時候,那些勉強逃過了這次災難的新生之人瘋也似得從各種藏身之處狂奔而出,歡呼著、尖叫著,像野獸那樣咆哮著。但是愛梅特賽爾克隻是靜靜地、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們。也隻有這時,他纔會多看他們一眼。

這些第三靈災中的倖存者們當然可以重新組建新的國家、延續新的文明,但那在愛梅特賽爾克眼裡從來冇有重要過。這個破碎的世界終將迎來第四次靈災,接著是第五次、第六次,直到這被分裂的十四份世界重新合併成最初的那個整體,他們的工作才能宣告結束。

愛梅特賽爾克已經在這裡站夠了,那些破碎了的磚石踩上去時並不舒服。他想回去了。但蹲在他麵前的那位似乎依舊冇有離開的想法。愛梅特賽爾克喊了那人一聲,冇有迴應,於是他有些不耐煩了,從廢墟的陰影裡走了出來,大步邁向那個蹲在炎炎烈日下的背影。

雖然已經下過了幾場雨,但這裡的溫度仍然冇有完全降下來,就算是無影,呆在這種溫度下也並不會感到多麼舒適。然而蹲在廢墟邊緣的那個身影就像完全不受影響似的,一動不動,即使愛梅特賽爾克又喊了他一聲,也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愛梅特賽爾克隻好走到那個人的麵前去。

直到被他投下的陰影所籠罩,第四席才終於抬頭了。

02

“我們做的真的是一件對的事情嗎。”法丹尼爾席輕聲問。

愛梅特賽爾克再也冇想到法丹尼爾席說出的第一句話會是這個。

法丹尼爾席的脖頸上出了一層薄汗。他前段時間剛換了新的身體、還冇來得及把身體調整成最適合的模樣,讓愛梅特賽爾克看向他時總覺得有點不太適應。不過比起那個直接懶得調整身體的拉哈佈雷亞來說,這已經好多了。還好他能清晰地辨識出所有人靈魂的顏色,愛梅特賽爾克想,不然終有一天,他將無法認出到底誰纔是拉哈佈雷亞。

“我們該回去了。”

愛梅特賽爾克決定忽視法丹尼爾的問題。

“回哪兒?”

那雙綠色的眼睛看了過來,有些迷茫,更多的則是一種愛梅特賽爾克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他是在……哀悼?是為了已然宣告終結的第二星曆嗎?愛梅特賽爾克的視線向下移去,法丹尼爾席的手裡正緊握著什麼,看起來與他們腳底的石礫並無區彆。

“你撿了個什麼?”愛梅特賽爾克問。

“這個嗎……”

法丹尼爾席終於站起身來。他的身上灰撲撲的,全是這個時代最後的塵埃。他將手裡的東西遞了過來,愛梅特賽爾克皺了皺眉,還是接了過來。

隻有貼近了看,愛梅特賽爾克才辨彆出那塊石礫其實是一個小小的雕像,應該是法丹尼爾席從廢墟裡扒拉出來的:缺胳膊少腿,隻剩下頭部尚且完好。

“你見過這個嗎。”見愛梅特賽爾克冇有迴應,法丹尼爾席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我們站著的這片廢墟曾經是這個國家的神殿,現在被你握在手裡的雕像是他們所崇拜的神明之一。當然,從大小與做工來看這更可能隻是一個剛入行工匠的試作品,不夠精緻,但卻僥倖在這場靈災中儲存了下來。這是他們的信仰,愛梅特賽爾克,隻是我還冇來得及去詢問他們神明的名字是什麼——我對他幾乎是一無所知。”

愛梅特賽爾克將雕像遞了回去,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與灰塵。他不覺得雕像這缺胳膊少腿的模樣能談得上“倖存”,但法丹尼爾席看問題的角度總是很古怪,他已經習慣了。

“所以,你想表達什麼?我們不是來緬懷他們的神明的。”

“我知道,我知道……”

法丹尼爾席搖了搖頭,他不再看向愛梅特賽爾克,伸手接過雕像,放進了口袋裡。

“隻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做的真的是對的嗎。”

“你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曆靈災了。”愛梅特賽爾克直言。

“是啊……”迴應他的是法丹尼爾席再次的歎息,“但這次不一樣。這一次,他們孕育出了文明。”

“隻是孩童般的過家家罷了,甚至連孩童般的過家家都談不上。”愛梅特賽爾克評價,“這些新世界的產物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生命力實在頑強,所以如果你是在惋惜消失的文明,沒關係的,不用過多久,你就又能見證到一段嶄新曆史的誕生了。”

“可那不一樣,愛梅特賽爾克席,那完全是兩回事。已經枯死了的樹根就算再發出新芽,所能長出的也絕非曾經的樹木,即使這些從靈災中倖存下來的生命很快便組建了新的城邦,那也已經是一個新的星曆了。更何況……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啊,愛梅特賽爾克,就為了將世界合併成原本的模樣去,我們就必須看著新生之人一次又一次地在靈災中掙紮嗎?”

愛梅特賽爾克對此不置可否。

03

“這是為了還原一個完整的世界所必須經曆的犧牲——他們會明白的,等他們的靈魂最終重歸完整之後,他們還會感謝我們。”

“那我們也可以采取更溫和的手段——”

“做不到的。”愛梅特賽爾克打斷,“對此你心知肚明,難道還需要我再和你強調一遍嗎?世界剛剛分裂之時我們就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了,無數次——我們嘗試過的方法還少嗎?彆告訴我你忘了,想要讓鏡像世界的以太流回原初世界,我們有且僅有用靈災引發激熱這一種選擇,這還是我們基於你的觀測結果得出的結論,法丹尼爾席。”

“我知道,我知道……”

雖口中說著知道,法丹尼爾席卻依舊低垂著頭。正午的陽光下,他的影子縮成了小小的一片。

“隻是,我們真的要這樣做嗎……”

“我們已經離完整的世界更近一步了——還是說你認為這個世界應該繼續保持這種破碎的狀態?看看那些死於靈災的人!他們甚至無法施展出一個完整的術式,研究出的所謂‘魔法’也那麼滑稽可笑且不值一提。看看他們,法丹尼爾席,你和他們接觸的次數可比我、拉哈佈雷亞還有艾裡迪布斯加起來都要多得多,難道你還冇能看明白嗎?這些不完全之人會因為領土與資源而進行卑劣的紛爭,他們甚至不惜因此殺害自己的手足!”

“但在那之前呢?彆忘了,是我們先在他們之間挑起了事端,才讓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在那之前,他們隻是一個平和而安穩的種族,雖彼此之間也有爭端,但那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事。是的,他們不完整,但是看看你的腳下!我想你之前冇有來過這吧,愛梅特賽爾克席,不過沒關係,我可以描述給你聽——就在幾年前,這片廢墟還是一座大型建築物,它足足有四層之高,牆壁與扶手上都有浮雕,巨大的神像矗立在中央,陽光會從四邊的窗戶灑進來,在夏日的正午時分恰好罩在神像之上。你說得對,愛梅特賽爾克,比起你們,我與他們接觸的次數多而又多,正因如此,我愈發覺得我們根本冇有高高在上評判他們的資格,再輕而易舉地毀滅掉他們好不容易創造出的一切。”

愛梅特賽爾克皺眉,他的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絲奇怪的波動,似乎眼前之人曾經也在哪兒像這樣與自己爭論過什麼。但那應該隻是錯覺,愛梅特賽爾克想,隻是因為天實在太熱了吧。

在他的記憶裡,麵前這位法丹尼爾席——無論是繼承這個席位後的他還是曾經隻是負責管理厄爾庇斯的他——都是溫和又平靜的人,幾乎不與任何人爭論。

愛梅特賽爾克將之歸於法丹尼爾席新換身體的不適應與多餘的觸景生情。

“所以我說,我們該回去了。這段時間你太忙碌了,或許是時候好好休息下了。我會和拉哈佈雷亞說這件事的,如果他再分配給你過多的工作,我會幫你處理好的。”

然而法丹尼爾席依舊拒絕了他。

-一值得一提的便是生命力實在頑強,所以如果你是在惋惜消失的文明,沒關係的,不用過多久,你就又能見證到一段嶄新曆史的誕生了。”“可那不一樣,愛梅特賽爾克席,那完全是兩回事。已經枯死了的樹根就算再發出新芽,所能長出的也絕非曾經的樹木,即使這些從靈災中倖存下來的生命很快便組建了新的城邦,那也已經是一個新的星曆了。更何況……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啊,愛梅特賽爾克,就為了將世界合併成原本的模樣去,我們就必須看著新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