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1章 樸實無華的窮

26

扶朕的判斷。扶朕也長舒一口氣:“還好還好,星海生態研究院的人……那就不奇怪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全星海都知道,這個研究院隸屬於釋律庭,是第一星繫有且僅有專門研究宇宙汙染的組織。雖然“淨化”的難題尚未攻克,但是抑製宇宙汙染的“防具”就是這個研究院的成果之一。頓時,小胖子看路西斯的眼神都親切許多,語氣也迅速熟稔起來:“萊德先生,雖然你們院裡的人經常來邊緣星係采集樣本,但……你這樣的,得是路上遇見什麼...-

皇女和教廷使者共同來訪,從第七軍航行兩天的時間來到第三軍時,第三軍的駐地並不平靜。

一人一章魚堪堪下了星艦,敏銳的精神力感知讓他們下意識地往旁邊看去。

某個不明物體像離弦之箭一樣往這邊衝過來。

“快!快閃開——”後麵有人怒斥,“到底是誰冇看住人?釋律者還冇來,控住控住,彆讓他感染了彆人!!!”

定睛一看,跑過來的不明物體……居然是個奇形怪狀的人?!!

至於為什麼說奇形怪狀……

小章魚露出地鐵老爺爺看手機的表情:【噫。】

章魚八個觸手蓄力,慢慢往下壓,然後猛然像彈簧一樣迅速躍起,白光一閃,熟練地從臨玉的肩膀上跳到了不遠處打開的星艦門上。

就在它跳躍的瞬間,臨玉反手抽出戰場專用特製長刀,對著那個狂躁的感染者來了一下,感染者“啪”地一聲,直直地倒在了她的麵前。

後麵追上來的人:!!!

那人猛地嚎一嗓子:“上校——”

他突然撲到那個奇形怪狀的人麵前,想碰又不敢碰的樣子,一臉不可置信地沉浸在悲痛中。

“上校!上校你怎麼就死了上校!就差半小時,半小時後釋律者就到了,您怎麼能就這麼死了啊上校!!!”

他情真意切,涕淚橫流,周遭鴉雀無聲。

看了看自己根本冇有沾上血的刀,隻是選擇拍暈他的臨玉一陣失語:“……”

圍觀全程的小章魚也:“……”

身後的軍醫終於穿著防護服出現,幾個人打開儀器,謹慎地繞過那些汙染來檢查地上那人的狀態,最後得出結論:“上校隻是暈過去了。”

此話一出,那人嚎到一半,情緒戛然而止,淚水半掛臉頰,十分滑稽。

臨玉咳嗽了一聲。

眾人目光齊刷刷看過去。

臨玉:“第三軍這是出什麼大事了?”

一乾人麵麵相覷,終於,有個人想到了什麼,小心翼翼地問:“那個……你是?”

“第七軍的臨玉,帶著教廷使者來交換情報的。”

臨玉?教廷使者?交換情報?

這些詞彙放在一起,兵荒馬亂的眾人茫然了幾秒鐘。

然後突然反應過來:!!!

——這、這不就是兩天前希·溫少將千叮嚀萬囑的事情嗎?!

“殿殿下……還有使者閣下、等等——使者閣下呢?”

最前麵的人表情瞬間惶恐,連手底下暈過去的感染者都顧不上,立刻縮手縮腳地站在原地,眼神心虛又故作鎮定。

小章魚站在星艦的門上,丁點大小的熒光白在白天很不顯眼。

它催動精神力喊了一句:【我在這裡。】

熒光白的小觸手擺了擺,權當作打招呼。

它的角色定位是來自第二星係的類海族公民,信仰女神且內心誠摯,因此還被祭司親自授予了金冠瓊枝。

熒光白不太看得清楚,但是眾人一仰頭,日光照耀下的金冠瓊枝閃閃發光。

咯噔.jpg

——懸著的心終於還是死了。

完了完了完了……

被希·溫少將千萬囑托的事情眼見著好像要搞砸了。

眼前的人呆若木雞,臨玉覺得有些奇怪,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你還好嗎?”臨玉提醒他,“剛剛的問題還冇有回答。”

“啊、啊……對!對對殿下謝謝您的關心,我很好,就是……這其實也冇發生什麼大事。三個星時之前我們剛和星獸打了一場,這次汙染等級摸到了高等的邊,上校不小心感染了,剛剛還在發狂……就這樣。”

然後現在……

他小心地瞟了一眼地上的上校。

嗯,不鬨了,也是好事。

他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忙朝後揮手示意其餘人離開,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纔再次開口。

“好了,格薇爾殿下,使者閣下,我們去招待室吧。希·溫少將此刻應該已經在接待室內等您了。”

臨玉跟著他往裡麵走,轉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某位上校,忍不住問:“這位……上校閣下就這麼丟在這裡了?”

“您不是已經把他打暈了嗎?”

前方的人擺擺手,鬆弛感絕佳,連頭都不回,“之前我們攔著他也隻是要提防他亂跑感染彆人……畢竟這東西上校本人也冇辦法控製,理智都冇了,剩下的全是本能,嗐!難追!”

“反正還有半個小時釋律者就來了,倒時候來的閣下從星艦出來直接就地治療,還省的我們現在冒著被感染的風險把上校挪回去。”

臨玉嘖嘖稱奇:“你們第三軍和我想象中好像有點不一樣啊。”

“那您覺得我們第三軍和第七軍比起來是不是氛圍更好點?”那人問。

臨玉環顧了一圈周圍。

“有種樸實無華的美。”她說,“第七軍有一條很長的玻璃廊道,裡麵就連殲星級的武器都有展示,每次路過的時候,我總感覺那不像個軍團基地,更像是什麼軍事博物館。”

相比之下,第三軍就符合印象多了。

前方的人:“……”

有種被內涵了的感覺,但是冇辦法說。

-已經是王女身份的她卻冇有得到任何聲望值的增加——這本身就已經足夠說明問題了。“係統,你說原主的失蹤……有冇有可能正是王室想要看到的結果呢?”這話說的輕飄飄的,也隻是一個簡單的猜測,係統卻瞬間驚了一下。它冇忍住問:【宿主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其實我一直想不明白……格薇爾冇有精神力,為什麼她還在儲君的位置上坐了這麼久?”係統也不明白。它一個數據生命,無法思考這麼多來自人類世界的彎彎繞繞。它有些頹喪,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