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鋼牙小蘿莉

26

眼簾,掩住對傻子的不耐,敷衍地隨意欠身算作行禮了:“日安,鄙人香取茗,筆名過客。”簡短的自我介紹後,她直起身,看向身旁的不二由美子,懶得說話了。——連合同都還沒簽,拉什麼鬼溝通會。要不是不二由美子說不好得罪官方,她纔不會來。但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就像是一個乖巧安靜的人偶娃娃,還帶著點社恐,怕見生人。不二由美子連忙上前,接過寒暄和溝通的事宜,在本藤先生的引導下入座主席台正中間。一個娃娃臉的小女孩坐在...-

日本網球協會階梯會議室

香取茗帶著經紀人不二由美子到達時裡麵已經全員到齊,就隻等著她露麵。

這不,兩人一出現,已經在主席檯安坐的網球協會副會長連忙迎上來,不由分說就握住了不二由美子的手,姿態極低地寒暄:“非常感謝‘過客’老師能撥冗前來參加本次溝通會,我聽說老師每次創作前都要先‘采風’,這不,特地把全日本中學網球界數得上號的網球社都叫來了,全員到齊,老師需要他們怎麼配合都可以。”

“您費心了。”不二由美子微微傾腰,揚起謙遜且感激的笑容,然後後退一步,露出身後不到一米六,娃娃臉,看著乖巧可愛的小女孩,手掌順勢從他手中抽出比向了小女孩,引薦道:“不過容我先介紹一下,這位纔是享譽全球的“過客”老師,本名香取茗,我是她經紀人,不二由美子。”

-ooooooooooo-

在協會摸爬幾十年,已經練就一副麵不改色麵具的網協副會長-本藤先生不由自主的,驚訝的張大了嘴,轉頭看向香取茗,嘴巴張張合合好幾下,才尷尬笑了笑:“啊哈哈哈哈,過客老師不愧是少年天才,果然人不可貌相哈哈哈哈哈哈。”

“失禮了!”他猛地彎腰,大聲致歉。

將身後那些隻見其麵不聞其聲的一眾工作人員和網球少年們嚇了一跳,看過來的眼神更加好奇了。

香取茗垂下眼簾,掩住對傻子的不耐,敷衍地隨意欠身算作行禮了:“日安,鄙人香取茗,筆名過客。”

簡短的自我介紹後,她直起身,看向身旁的不二由美子,懶得說話了。

——連合同都還沒簽,拉什麼鬼溝通會。

要不是不二由美子說不好得罪官方,她纔不會來。

但在不知情的外人看來,就像是一個乖巧安靜的人偶娃娃,還帶著點社恐,怕見生人。

不二由美子連忙上前,接過寒暄和溝通的事宜,在本藤先生的引導下入座主席台正中間。

一個娃娃臉的小女孩坐在主席台正中間就像是哪家大人冇管好孩子讓她誤闖了不該進的地方,真是怎麼看怎麼怪,幾十號人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發現她好似害羞一樣,頭默默更低了。

一群少年頓時心想:該不會真是上麵哪位大人的孫女吧...

然後等本藤先生介紹說這位是本次青少年網球宣傳連續劇的主筆“過客”老師時,一群少年下巴都裂了....

-ooo-

-oooooo-

-ooooooooo-

不是吧不是吧?

就這?“過客”?那位13歲就寫出《無風少年》獲得日本文學最高榮譽“芥川獎”的人?

一個娃娃臉蘿莉?

底下原本興致勃勃抱著“終於可以一堵‘過客’廬山真麵目”念頭的網球驕子們紛紛露出幻滅的表情。

真的,太幻滅了。

要說在場,有幾個人不是“過客”的粉絲?

被《無風少年》賺過眼淚吧?冇有?那肯定被《你在嗎?》懸疑係列賺過尖叫!還冇有?那去年哈萊塢出品,全球上映狂攬幾百億票房的科幻片《遺蹟1》看過冇?

“過客”出道3年,1年1部作品,風格完全不同,但部部爆火。

有人說她的腦子裡應該住了個星係,所以才能對各種腦洞信手拈來。

也有人說上帝造物時應該給了她一雙透視眼,所以她才能將光怪陸離的人心片片剖析,引起讀者靈魂被洞穿的戰栗。

在很多人的想象中,“過客”應該是落拓不羈,氣質淩厲的,她應該有一雙狹長銳利的眼,和修長靈活的手指。

但看現在...

emmmmm

不能說不好

隻能說反差太大。

就好像他們想要一把五十米砍刀,而現在給到的是小巧精緻的挖耳勺......

——但其實,蘿莉可能鑲了一副鋼牙。

就在本藤先生安排下麵各學校的網球社準備一張校園特殊通行證,方便過客老師隨時過去采風時,一個白色紅條紋T恤的少年嘲諷的“嘟囔”了句:“能看懂嗎?還專門搞個通行證。”

聲音不大不小,也就全會議室剛好聽見。

剛纔還有些雜音的會議室霎時安靜了。主席台上的工作人員一下子尬住,台下的其他少年們也或同情或興奮看好戲似的看著台上中間的少女。

萬眾矚目中,從進來坐下就一直充當人偶的香取茗終於動了。她慢吞吞抬頭,掩去一個即將出口的嗬欠,看著發話的那位少年,勾唇笑了笑。

笑得那位少年心裡都忍不住湧起一點點愧疚時,唇角一拉麪無表情,嘲諷力*10的話語鋪天蓋地砸過去:“不管我懂不懂網球都不妨礙這部作品將在明年衝擊學院獎,倒是您,很懂網球的這位少年,馬上開啟的全國大賽,能拿獎牌嗎?”

在那位少年一會兒紅一會兒白的臉色中,她長長“哦——”了一聲,然後理解的點頭:“看來是不能。不過也不用自卑,競技運動的魅力嘛,從某一方麵來說,也是靠著您這樣厲害的失敗者來呈現的,一想到能為自己熱愛的運動添磚加瓦,是不是也與有榮焉?”

“······”

“······”

剛纔安靜的室內徹底轉為死一樣的寂靜.....連窗外的蟬鳴都識趣的小了聲。

“噗...”不知道哪個角落,從捂著的嘴角泄露出一絲笑意。

就像一個開關,底下霎時活躍起來。

立海大的仁王雅治手肘推推搭檔的腰,在他耳邊小聲驚呼:“喲呼~搭檔,像不像《你在嗎》裡的女法醫?手拿解剖刀將活人當死人一樣切的那種?”

柳生嫌棄的挪遠了點,唇角的一絲弧度卻泄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不二由美子放下搭在額頭的手,揚起標準商務微笑居中調和:“咳,抱歉,過客老師因為趕稿熬了一晚上,所以精神不太好,那這件事咱們就先商議定了,其他······”

“誰說定了?”香取茗毫不客氣打斷,轉頭,漆黑的眼珠定定看著她,而後移開轉向前麵發言的副會長藤本先生,毫不客氣道:“有件事提前說清楚,我的作品,要怎麼呈現把控權全權由我——比如您剛纔提到的熱血競技風——我是寫不出來的。雖然時下市場流行這種熱血番,但——單憑著熱愛和勇氣就能在賽場有如網球之神附身一樣逆襲結果驚豔眾人——您確定這個傳達的是正確價值觀?就算我不懂網球也知道,任何競技運動,考驗的都是天賦和努力,而不是熱血。而現實是,這世界上永遠有人比你天賦高還比你更努力還比你能堅持。”

本來因為藤本先生一番話而暗自皺眉的少年們聞言都不知不覺間鬆了眉頭,尤其是立海大校隊們,讚同之色溢於言表。

“為了避免後續分歧,作品由我把控這一條必須寫進合同嚴格製約,藤本先生,同意我的理念,我們再往下談合作。”

藤本先生也不是傻的,隻看底下那些少年認同的神色就知道該怎麼選了,連連點頭:“那是肯定的,剛纔是我失言,後續這個作品怎麼呈現,就全靠過客老師費心了。我這邊就負責給您抓好後勤,有什麼需求隨時提,儘管提。”

香取茗點頭,而後頭一垂,又恢複了“人偶”模樣。

隻是再冇人敢輕視她半點。

後續的合作細項和需要這些高校社團配合的地方都是不二由美子在談,所有人對此接受良好並歡欣鼓舞——這位不二桑雖然精明但好歹說話溫和,不至於讓他們那點可憐的自尊心碎成渣渣。

於是在各方和諧友好的配合下,這個溝通會很快推進結束。

藤本先生帶著工作人員們將人送到停車場,和不二由美子再三惜彆,反覆強調“我們是真的抱著十二萬分誠意”“不管什麼要求全力配合”之類的話語。

不二由美子也不停表示“榮幸”。

香取茗看著這些社會人無聊的寒暄場麵,打了個嗬欠,轉身往車上走——然後就被亦步亦趨的少年們圍住了。

還記得她剛纔的戰鬥力,性子跳脫比較活潑的少年也不敢湊近,圍了個直徑2米的真空圈子,跟著她腳步移動,興奮地七嘴八舌:

“過客老師,能簽名嗎?”

“過客老師,今年能等到《你在嗎》係列第二部嗎?”

“過客老師,咱們這部網球的作品是明年上映嗎?”

“不能、不能。不能!!”

香取茗直接三連拒,一次比一次不耐煩:“讓開,我要上車。”

“······”

有一說一,這態度有點傷人。

剛纔會議室因為她一番言論而升起的好感霎時無影無蹤,人群安靜下來,默默給她讓了條通路出來。

見狀,人群外圍剛纔被懟的那位少年忍不住嘲諷:“架子這麼大,也不怕粉絲掉光,冇人捧你那幾筆文字。”

正要上車的香取茗聽到了,回頭精準看向說話人的方向,麵無表情地開大:“真可惜,這件事的可能性就和你能拿冠軍一樣,概率為0。還有,可彆說你做過我的粉絲,畢竟,我想冇人會把自己種出的花吸引來一隻臭蟲當成值得驕傲的事吧。”

“你——臭女人,是不是以為我真不敢動手啊。”那人擼著袖子就要上前。

離香取茗最近的幾人麵色一變,挪動腳步就要擋在她麵前,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也在外圍遠遠站著的跡部景吾已經跨至香取茗麵前,擋住了男人揚起的手

“全國大賽在即,不想被取消資格吧。啊恩?”

-報告應付你姐,我還以為你們關係挺好的。”再聊下去涉及到個人**了,跡部景吾冇再回覆,轉而和幸村精市,真田玄一郎以及手塚國光打了個招呼,轉身離開。忍足侑士想聽八卦,也甩了眾人跟上,一屁股坐進他的跑車裡。跡部景吾:“······”徑直髮動車子,跡部景吾懶散開口:“就算你跟上來我也不會再說的。”“說說嘛~說不定我可以幫你。”忍足侑士眼角精光一閃,“你喜歡人家。”跡部景吾毫不意外被好友看穿,哼笑一聲,懶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