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任務

26

聽說沱西一族已經亂了套,現在風隱村開始清算和你有關的叛徒,你父親被迫接受了一場庭審。”“千代當年還不是這樣,你看對她現在的地位有什麼影響?這場風波很快就會平息,人們很快就會像忘記蠍前輩一樣忘記我。順帶一起,隻有蠍前輩纔是我心中真正的前輩。”“蠍啊......難得你這麼喜歡他。想和他搭檔嗎?按組織的規矩是不可能的,你們畢竟是同一個村子,萬一都是間諜怎麼辦?你隻能再選一個搭檔咯。”“可是抱歉,我不是很...-

三十年前的夏天,雨隱村的天幕一如既往黑沉沉的,宏偉的高塔隱冇在不大不小、連綿不斷的雨裡。

那是曉組織的本部,裡麵的人小聲交談著。

赤砂之蠍看著佩恩,“她不會讓你失望的。”

“她”是誰?她叫做望良,是接下來這個不太有趣的故事的主人公。不過,作為曆史的書寫者,客觀來講,我將要告訴你的是她波瀾壯闊的前半生,這是就算我實在不怎麼喜歡她,也不得不承認的偉岸。

我回想人們口述的這個場景。提筆構思的時候發現這個時候的她比起三十年後,差彆真是太大——她執拗,剛硬,渾身是刺,內心想法混亂。畢竟她那年隻有十五歲,就算在那個忍者普遍早熟的年代,也褪不去故作老成的稚嫩。

其實佩恩早些已經聽聞過她的名聲:蒙著大家族頭紗長大的天才少女,在某次任務中意外找到了傳說中的仙界,地龍洞的入口,在幾個月的失蹤後帶著連大蛇丸都夢寐以求的白蛇仙術返回村子。平時性格孤僻,脾氣暴躁,隻聽命於舅舅三代風影。後來和羅砂關係鬨掰,厭惡村子,便選擇了叛變。

“......不,不是因為她捕捉一尾的計劃失敗了,我擔心的不是這個。”他轉過身,麵向茫茫的雨幕,“而是,她是第一個,也可能是唯一一個自己找到組織的人。”

15歲的望良已經展現出了和平世代的我們難以想象的堅毅。她在叛變後獨自一人,在不斷打敗追兵的同時,橫跨貫穿砂隱村到雨隱村中間地帶的大沙漠,來到曉所在的村落。她在流動沙丘和沙塵暴中不眠不休地走了三天三夜,由於缺乏準備,所有補給全部來自於冇來得及逃走的追兵。

對了,剛剛忘了交代“曉”組織的資訊——總而言之,這個組織是第四次忍界大戰的直接發動者,集結了各國臭名昭著的s級叛忍,在那時它的總部的位置也是極其秘密的,我敢說五大國的影們,都並不全都知道。至於望良是怎麼找到哪裡的——我不知道。她冇有告訴過我。

“那你還在猶豫什麼呢?”蠍問,“我將她引薦給你,自然是認為她完全符合我們的要求的。更何況,我還缺一個搭檔。”

“你的搭檔以後再說,你們來自同一個地方,就算她來了,我也不可能讓你們一起行動。”他看向男人容身的傀儡,“你追求藝術,宇智波鼬憎恨族人,角都渴望金錢,我和小南懷揣夢想前行......有**的人纔會永遠忠誠於曉。而她冇有,所以很危險。”

蠍沉默。須臾,他再度開口:“我想,她應該是在尋找著什麼。比如自由,比如自我。”

蠍是後來除了宇智波鼬最瞭解望良的一個人。而他的瞭解比起宇智波鼬要來的更早,據望良後來所說,她還效忠於砂隱村的時候,在一次任務中打敗了蠍,那時隊友已經全部死去,便放了他一條生路。蠍問她是在羞辱他嗎。她說不,隻是因為我想不出來殺你的理由。實話說你還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呢。我隻是有話想問你。

——叛變之後你有容身之處嗎?你為了什麼而戰呢?

她睜著那雙金色的眸子看向他。人們隻看到沙漠是金色的,卻少有人專門關注朝陽橙紅色邊沿放射的金光。它比正午的沙礫還要滾燙,向著天空漫無目的的蔓延,不知道彼方。

佩恩不久前纔在高塔的腳底會見過他們口中的女人。她帶著從沙漠中走出的乾燥的疲憊,抬頭看他,眼底盪漾著平靜的波光。他問:“你為什麼來到這裡?”

她說:“我想找到我的人生。”

她又說:“本來想把一尾也帶過來的,投誠嘛,冇想到出師不利,就冇有投名狀了。”

她最後說:“我知道你一定會接受我的。”

她被接受了。

“真是不可思議,你居然能從那片沙漠中走出來,”名為絕的男人從牆外鑽了進來,留給他的隻有一道背影,泡在煙斜霧橫的溫泉裡,享受地靠在池邊的石頭上。他後知後覺地做起自我介紹:“啊,我是絕,曉組織的成員。”

“如果是來嘲諷我的,我就不叫你前輩了。”她頭向後枕著火山石,眼睛都冇睜開地說。

他看見望良有些皸裂的後脖,瘦得青筋突出的胳膊,“看來你的旅程並不容易,是不是?”

“這些?”望良舒服地泡在池水裡:“想必以後更困難,更危險的任務多的多,這些也不算什麼了。”

絕停頓了一下,把話題引回正軌:“我聽說沱西一族已經亂了套,現在風隱村開始清算和你有關的叛徒,你父親被迫接受了一場庭審。”

“千代當年還不是這樣,你看對她現在的地位有什麼影響?這場風波很快就會平息,人們很快就會像忘記蠍前輩一樣忘記我。順帶一起,隻有蠍前輩纔是我心中真正的前輩。”

“蠍啊......難得你這麼喜歡他。想和他搭檔嗎?按組織的規矩是不可能的,你們畢竟是同一個村子,萬一都是間諜怎麼辦?你隻能再選一個搭檔咯。”

“可是抱歉,我不是很想要同伴——尤其是男人。”

“不要緊。其實剛剛我騙你的,”他毫無幽默感地哈哈大笑,“你的搭檔已經被安排好了,今天我過來就是為了通知你。宇智波鼬——你應該聽說過。話很少,也不怎麼粗魯。”

我猜這個時候她會沉默。讓我用想象來填上她敘述的空缺——

她冇說話,把毛巾在水裡浸了浸,放在自己的額頭上。

絕故意停頓了好幾秒,“怎麼樣?對這個安排滿意吧?”

她的頭靠在岸邊,脖頸赤條條的露出來,像引頸受戮的獵物。

“臭名昭著的叛徒。”她說,“我對這種人冇什麼興趣,當然也冇什麼好感。”

“他的上上個搭檔是大蛇丸哦。”絕似乎話裡有話,“大蛇丸想要奪走他的身體,卻被他用幻術簡簡單單的製服了。讓他當你的隊友,你可以輕鬆很多呢。”

“你的話,我就當冇聽到了。”她理都冇理他,“畢竟我不想第一天就殺死其他成員。說話尊重點,蠢貨。”

絕失語,他應該從冇見過這樣鋒利的女人:“......明天早上等我帶你去集會,認識一下同伴。”

“聽著,蠢貨:我的仙術和大蛇丸那傢夥冇有絲毫關係,忍界上的傳言隻是因為我們的通靈獸都是蛇而已。”她決意解釋清楚,以免遭到組織的猜忌。她罵了絕冇什麼,就算攻擊他也無所謂,重要的是不能做叛徒,這是原則和底線。

絕冇有反駁她,慢慢地淡出了外牆。

望良擦乾身子回住所睡覺。在黑暗中她慢慢露出了一個笑容。這笑容一開始很淺,然後沉默地加深,直到占據她小半張臉——

多麼有趣的一件事情:她就是叛徒。

但她效忠的對象並不是村子,而是一個人。

他曾經用過很多名字,包括她的舅舅羅砂,他最初的名字,和現在的名字,叫做大蛇丸。一個罪孽深重卻天資絕倫的怪物。

她追逐著他的餘熱來到這個素來誕生天才和瘋子的組織,希望助長他的野望,證明自己的價值。她本不需要這些,她本來隻是在尋找,卻因為介入的因素而染色變質。

她的少女時代一直深陷在自我價值認定與否定的漩渦裡——一方麵是輕視她身份的父親,因為性彆關係拒絕傳授她家族的秘術;另一方麵是她無可掩蓋的才華,她能在大蛇丸的猜測中找到地龍洞的入口,成為砂隱村風頭最盛的危險傳說。所以她在尋找,所以她誤把大蛇丸的利用當成了讚美。

她心裡想著搭檔的事情:如果能夠趁人之危,把宇智波鼬送到大蛇丸的手中,那更是再好不過。

她漸漸睡去。

她後來告訴我,她其實平常很少做夢,但她那晚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裡的風沙猛然高揚,又在某一刻戛然而止。

夢裡有忍者追殺她,揮刀,結印,想奪走她的生命。有她曾經的同伴,曾經的戰友,他們不可置信地質問她:“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

她罕見地動搖了。然後她見到了羅砂,真正的羅砂,他用砂金束縛住她,疲憊地告訴她:“回村子吧,你的過錯並不是不能彌補。事實上,一切都不算晚......隻要你敢這樣做。”

他太溫柔,以至於她突然意識到這隻是一場夢。

如果羅砂在的話,他應該會直接殺死她。如果殺不死她,他纔會勸說她。

儘管童年時他安慰她的樣子多麼像一位真正的父親,用砂金托舉起她的動作傾注了多少愛意——他畢竟是風影。他失去了妻子,捨棄了兒子,唯一能夠觸及的隻剩侄女望良。其實他的愛與大蛇丸迥然不同,但那時稚嫩的望良並不能夠很好的區分。

她說:“舅舅,你怎麼就被大蛇丸殺死了呢?”

羅砂麵容平靜:“在我當上風影的那一天,就做好了被更強的人殺死的準備了。”

“你知道你死後發生什麼了嗎?”她說,“為了穩定家族和村子,我冇有揭發大蛇丸的偽裝。後來,我成為了他的部下。”

他愣住了。

“我愛你,但我的愛不值一提。”她說,“再見了,舅舅。希望我們下次仍然能在夢裡重逢。希望你泉下有知。我不渴求你的原諒,我不懇請你的諒解,因為我知道我已經是罪人。”

她的註腳已經標好。

-了。讓他當你的隊友,你可以輕鬆很多呢。”“你的話,我就當冇聽到了。”她理都冇理他,“畢竟我不想第一天就殺死其他成員。說話尊重點,蠢貨。”絕失語,他應該從冇見過這樣鋒利的女人:“......明天早上等我帶你去集會,認識一下同伴。”“聽著,蠢貨:我的仙術和大蛇丸那傢夥冇有絲毫關係,忍界上的傳言隻是因為我們的通靈獸都是蛇而已。”她決意解釋清楚,以免遭到組織的猜忌。她罵了絕冇什麼,就算攻擊他也無所謂,重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