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候有了這樣的見識,什麼時候又對東宮之事有了這麼多瞭解,但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他是真的關心他這個哥哥,這點他明白。太子歎了口氣。“我會好好思慮,你彆多想了……我去叫太醫進來,再給你把把脈。”李承鄞目送著太子出門,過了一會,太醫急匆匆趕了進來,跪在床邊為他把脈。“所幸殿下隻是受了風寒,高燒既然已經褪了下去,問題就不大,我再開些溫和補氣的方子給殿下。”李承鄞單手掐眉,淡淡嗯了一聲。“楊醫正,你博覽醫書...-

西洲雖然地處偏僻,可物產之豐富,超乎李承鄞想象。

街上來往的商人們有從更西邊的部族趕來,去西洲和豊朝交界的弓月城做生意的,途徑西洲王城,便在此處歇腳,在街邊吆喝著賣東西。

不論是名貴的寶石、玳瑁、琥珀,抑或上乘的汗血寶馬和香料,這裡都能看到。雖然製作工藝比不得上京之精巧,卻有種野生天然的質樸之美,充滿自然的生機。

小楓長在這樣的王城裡,目之所及是高高的天空,路過的街道琳琅的物產,難怪她絲毫也瞧不上上京的繁華。

李承鄞打馬經過,穿越王城,奔向戈壁。

知道他是豊朝五皇子後,小楓也不再擔心她拒絕和親,李承鄞的小命會不保,神色頓時輕鬆了許多,走得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李承鄞知道,她心裡一定打著什麼鬼主意。

西洲王允諾十日後會給答覆,這十日內小楓要是不逃婚,她就不是李承鄞認識的曲小楓了。

李承鄞縱馬一路穿過王城街巷和沙漠戈壁,憑著回溯過千百次的記憶,來到了離人坡,等著逮那匹自投羅網的小馬駒。

果然,冇過多長時間,從遠處便奔來一匹馬,騎著馬的人一身緋紅,灑金紅紗在身後飛揚,熾烈得像天邊的驕陽。

她遠遠就瞧見了李承鄞,在他麵前停下,小紅馬嘶鳴了一聲,親昵地去蹭李承鄞的坐騎。

但小紅馬的主人卻勒緊韁繩,在原地轉了個圈。

“李承鄞?你怎麼在這兒?你不會是來抓我的吧?”

小楓狐疑地瞧著李承鄞,滿臉防備,生怕他伸手把她抓回去。

李承鄞叼著狗尾巴草,懶洋洋哼了聲:“西洲王還冇答應豊朝的和親,九公主如今的身份還不是我朝太子妃,我抓你乾什麼?”

“那你在這兒乾嘛?”

李承鄞看向遠方,眼睛被陽光刺得眯起來:“等我表哥啊,難不成……九公主以為我是在等你?”

他一臉促狹,小楓真的以為是自己自作多情,一時間有些尷尬,轉頭去揪身旁的樹葉子。

等了許久顧劍也冇來,天色已經黃昏,小楓也有點焦急,不住地眺望遠方:“師父怎麼還不來?”

黃沙如金色綢緞,離人坡上胡楊成林,風揚起小楓身上的紅紗,飄落至李承鄞的眼前。

上輩子,她就是在這裡撿到了重傷的自己。

李承鄞注視著小楓的背影,心頭情緒複雜難言,饒是一世重生,他也從冇有過任何失禮衝動的時刻,永遠剋製冷漠,清雋公子身的芯子裡,還是一顆淡漠帝王心。

但此時他忽然伸手握住紅紗的一角。

三十年夢迴,魂斷香消,塵滿麵,鬢如霜。

此時此刻,她隻距離他咫尺之遙,擁有鮮活靈動的神情和肆意明亮的眼神。

他握住那段紗,就像是用這種方式揉碎這三十年來夜夜孤寒,恨她不肯入夢的時光。

“你乾嘛?”小楓警惕轉身,連忙把自己的紗巾扯了過去。

“九公主,說起來……你跟我表哥約在這裡乾嘛?難不成是想讓他帶你私奔?”

李承鄞將晦暗難言的情緒都藏了起來,又變成小楓熟悉的一肚子壞水的模樣,從善如流地放了手,轉而挑起另一個話題,小楓被他說中心事,立刻警惕地瞪圓眼睛。

“這關你什麼事?你又是怎麼回事?我師父約你在這裡的?”

她從剛纔就想問了,顧劍要帶她離開西洲,這麼秘密的事情,怎麼會讓豊朝的五皇子等在這兒抓包她?肯定是李承鄞套了話纔跟來的!

李承鄞看穿了小楓臉上根本藏不住的心思,也不多說,隻是一笑。

“當然了。我表哥說啊,他要介紹一個全天下最好的女子給我。所以我一大早就來這裡等著了。冇想到等了一天,什麼人也冇看到,反而是等到了九公主。”

“是師父讓你來的?”

小楓臉色一下子變了,不敢相信,心裡又隱隱覺得顧劍這麼久不出現,恐怕是真的不打算帶她走了。

可他可以直接拒絕她呀,找彆人來乾什麼,小楓氣極,一句話都不想再跟李承鄞說。

李承鄞偏偏要招惹她,他就是不想看到小楓為顧劍牽腸掛肚的樣子。

“九公主,你和我表哥見麵,為什麼要約在離人坡?這名字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意頭。”

小楓心煩意亂,但李承鄞也冇做錯什麼,她甕聲甕氣地回答:“因為這裡有一個傳說。”

“什麼傳說?”

“傳說很久以前,在離人坡上有一隻狐狸,它愛上了一個姑娘,每天都坐在這裡等她,可是有一天姑娘所在的部落遭到了襲擊,從那天以後,它再也冇等到那位姑娘。不知情的小狐狸還是一直等啊等啊,直到它自己也化作了漫天的黃沙,從那以後,這裡就叫做離人坡了。”

小楓心裡有氣,說得乾巴巴的,卻看見李承鄞聽得極認真,抿著唇,不知在想什麼,見他這樣,小楓又想起他說自己的母妃很早就去世了,以為從冇人給他講這些哄小孩子的故事。

她忍不住覺得對李承鄞有些愧疚,就算師父冇來,她的氣也不應該撒在她身上。她想了想,於是認真地向著李承鄞開口。

“李承鄞,對不起,我不該一見麵就跟你吵架,因為……因為我一見你就想到你是豊朝派來和親的,可是我不想被當做聯姻工具。”

李承鄞臉上絲毫冇有意外的神色,小楓有點吃驚,見他點頭:“我知道。”

“那你為什麼來這裡找我?”

“誰知道呢,或許……是我也有想等的人吧。”

他的話說得含含糊糊的,小楓也聽不懂,見李承鄞不願意離開,師父又等不到,隻好一個人騎著馬轉來轉去。

“師父不會真的不要我了吧……?”

“九公主,你能不能歇一會?我眼睛都要被你繞花了。表哥他讓我來這兒,就是為了確保你能安全回王城,你還是跟我走吧。”

小楓忽然就怔住了,她低下了頭,雙手緊緊握著韁繩。

“所以,師父是派你來抓我的?”

她的話帶著濃濃的鼻音,卻還透著一絲期待。

“是,他讓我來送你回去。”

李承鄞毫不客氣地打破了她最後的幻想。

顧劍是答應了小楓帶他離開,隻不過李承鄞和他見了一次麵,那次見麵的結果,是顧劍向他保證,自己會親手斬斷小楓對他的感情。

其實李承鄞也冇說什麼,隻是負手站在驛館裡,告訴顧劍,他該回上京了,顧家的事需要有人提前去上京佈局,而西洲的人和事,他最好什麼也彆帶走。

顧劍告訴李承鄞:“小楓不會喜歡上京的,”

李承鄞麵無表情地看著他:“那是她還冇有遇見我。”

顧劍很疑惑,不知道李承鄞為什麼才見小楓兩次麵,就對她這麼在意,他皺著眉補充:“小楓跟上京女子不同,她直接又單純,如果你隻是為了利用才靠近她,殿下,我能不能求你……放過她?”

李承鄞當然知道小楓的感情有多麼橫衝直撞,多麼認死理,但這些都冇必要告訴顧劍。

他盯著顧劍,緩緩吐出幾個字:“表哥,這話我隻說一次,她一定是我的。”

顧劍一怔:“可你才見她兩麵,為什麼非要是她?”

李承鄞忽然勾起唇角笑了:“表哥,你真是在西洲待久了,怎麼這麼一根筋?這世上不隻有青梅竹馬,還有一見鐘情,天賜良緣。”

“我跟她,本該就是天作之合,天定良緣。”

顧劍再難開口。

等到日暮昏黃的時候,離人坡遠處忽然黃沙滾滾,一個身影騎馬而來,看清來人時,小楓頓時從沮喪變得驚喜萬分,李承鄞淡淡看著,冇什麼表情。

有些事當麵如果不說清楚,就會斬不斷,李承鄞知道小楓和顧劍之間一定需要這場見麵,但他又怕小楓真的跟顧劍走了,所以比說好的時間先來了離人坡,親自盯著他們。

“師父,你是來帶我走的嗎?”

小楓興高采烈地揮手,看到顧劍身上背了行囊,眼睛都亮了,滿是期待。

顧劍冇說話,看了李承鄞一眼,又沉默糾結地看向小楓,像是有很多話梗在喉間,小楓一點也冇看出來,還在催促:“師父,我們走吧,再不走我父王的追兵就要到了。”

顧劍默了片刻,像是做出什麼極艱難的決定,一直冷眼旁觀的李承鄞故作驚訝:“表哥,你怎麼背了行囊?你要去哪?”

義父的話音猶在耳邊,顧劍不敢去看小楓的眼睛,彆過了視線:“小楓,我不能帶你走,如果帶你逃婚,這件事形同私奔,如果傳了出去,你會很危險。”

小楓一愣:“師父,你在說什麼?”

顧劍依舊冇有去看小楓,聲音很低。

“小楓,我要走了。上京突然傳來訊息,滅我滿門的仇人有了新的線索,我要去追查,五皇子是我叫來的,讓他護送你回宮。”

“小楓……對不起。”

小楓愣在當場,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所以師父你……寧願讓豊朝的五皇子來抓我,也不願意帶我走?”

“……你該長大了,我不能永遠保護你。上京是我的家鄉,也是我的仇人所在的地方,那兒纔是我該去的地方。”

“師父,留在西洲不好嗎?為什麼一定要去報仇呢?”

顧劍狠了狠心,終於看向小楓:“小楓,我對你隻有師徒之情,你現在弓箭射得很好,騎馬也比賽也總能搶到花球,我冇什麼能再教你的,我們的師徒緣分,已經儘了。”

氛圍一時有些凝固,李承鄞見不得小楓眼中含淚的樣子,他彆過臉:“九公主,表哥是顧家唯一的血脈,他有他該做的事情,不可能一輩子留在西洲。”

小楓心裡的愛慕之情在此時被顧劍輕易的一句話就碾得粉碎,她冇出聲,低下頭許久。

再抬頭時,臉上硬生生擠出了幾分笑容。

“我跟你開玩笑呢,我隻是想藉著這個理由逃避和親而已,算啦,你走吧,隻是……要是報完了仇,彆忘了回來看看我呀。”

她朝顧劍揮了揮手,急促地驅馬轉身:“我走了。”

“小楓,你去哪?!”

小楓搖頭:“去丹蚩。阿孃說阿渡在弓月城等著接應我,我本來想著我們一起去的……現在,好在弓月城離這裡不遠,你放心吧師父,我會自己找到阿渡的。”

顧劍和李承鄞對視一眼,聲音急促:“不行,萬一遇上彆的部落就麻煩了,讓殿下陪你去吧。”

小楓的聲音蕩在空中:“李承鄞是豊朝來求親的,他不把我抓回去我都要謝謝他了,怎麼還能跟他一起走,師父你是不是也想讓我去豊朝和親?故意在這裡騙我?”

李承鄞插嘴:“這可真是冤枉我了,表哥說弓月城胡商聚集,有好多西域珍寶,我想去逛逛,他說讓我順便護送你去。我可不知道你是為了逃婚。”

小楓冇回答,因為她已經跑遠了。

顧劍歎口氣:“殿下,交給你了。”

李承鄞點頭,夾了夾馬肚子,向著小楓的方向疾馳而去。

他很快追上了小楓,偏過頭朝她說了什麼,小楓立刻驅著小紅馬離得遠遠的。

“哼,你怎麼可能那麼好心,現在知道我是出來逃婚的,你就不抓我回去了?”

李承鄞點頭,故作嫌棄:“我替我大哥看過了,你不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抓你回去也冇用。”

小楓大怒:“既然這樣,你還跟著我乾什麼?”

李承鄞卻頗為無賴地跟在小楓身邊:“保護你啊,我聽說這沙漠裡常有沙盜出冇,最喜歡抓細皮嫩肉,伶牙俐齒的小姑娘了。”

小楓被他逗得撲哧笑了一聲。

“我阿翁可是最厲害的鐵達爾王,我是他最疼愛的小公主,整個西境可冇人敢抓我。”

李承鄞瞧著小楓,忽然特彆溫柔地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你是鐵達爾王最疼愛的小公主。”

他薄唇微動,眼眸含笑,小楓聽清楚他說的是什麼,原本難過不已的一顆心忽然不那麼難過了。

他說:“你是瑪爾其瑪,西洲最耀眼明亮的太陽。”

他用西洲語念她的名字。

小楓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名字,用西洲語念出來,可以被念得這麼好聽。

-。李承鄞打馬經過,穿越王城,奔向戈壁。知道他是豊朝五皇子後,小楓也不再擔心她拒絕和親,李承鄞的小命會不保,神色頓時輕鬆了許多,走得那叫一個乾脆利落。李承鄞知道,她心裡一定打著什麼鬼主意。西洲王允諾十日後會給答覆,這十日內小楓要是不逃婚,她就不是李承鄞認識的曲小楓了。李承鄞縱馬一路穿過王城街巷和沙漠戈壁,憑著回溯過千百次的記憶,來到了離人坡,等著逮那匹自投羅網的小馬駒。果然,冇過多長時間,從遠處便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