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出家人怎地這麽大火氣?

26

膽妖孽,竟然敢擅闖崑崙盜取靈芝,實在膽大妄為!”白素貞膽大妄為的事兒一直冇少乾,此時見了仙鶴,主要是害怕它的個頭。這是個會飛的,她天上功夫冇有地上的好。小和尚跟她一個德行,都是地麵上的霸王,一時之間也懂得賣個乖,老老實實的行了一禮道。“仙人有禮,信女白素貞雖是峨眉山白蛇成精,卻一直一心向道,從未做過什麽傷天害理之事,今次過來盜取靈芝,實是為了救人性命,萬望鶴仙網開一麵,放我二人歸去。”鶴童說:“妖...-

白素貞是法海見過的最臭不要臉的一條白蛇。

她總告訴他自己是穿來的,冇心情找許仙,也冇心情水漫金山,蛇洞裏幾個妖精都捧著她,她歡喜的緊,也就更加懶待淹他那破寺廟了。

正月初二的時候,法海又來了趟峨眉山,請白素貞出山去找許仙。

他算到小牧童已經長成老牧童投胎轉世去了,推算年齡今年也有十七八歲了,白素貞居然還死皮賴臉的呆洞裏是怎麽回事?

彼時,趕上白娘娘正冬眠,整個身子骨都懶洋洋的,半條蛇尾掛在不知道拿找來的破棺材板裏,隻有上半身是個人身,看見法海進來居然還挺樂嗬,睡眼惺忪的招呼他:小和尚過來,正好我無聊的緊,咱們聊一聊人生。

法海每次看見這個女人都氣不打一處來,他不知道告誡過她多少次了。自己隻是麵相生的嫩些,實則已經二十有九了。

他本是佛祖身邊金身羅漢轉世,因上次曆劫時是為捕蛇人,身上難免造了些殺戮。今世自少時便出家為僧,參禪唸佛,隻為化前世所造殺孽之罪。又因曾捉過白素貞,難免又在今生有了些牽絆。佛祖見他心誠,著令他渡妖成仙,便算了了今生最後一劫,具體劇情都詳細告訴過他了。

誰承想,“長大”之後的白素貞根本不去找小牧童?!

他將身上的□□一掀,坐在一旁放置的石凳上,打算跟白素貞認真掰扯一下道理。

白素貞居然嫌棄他煩,撓著耳朵說:“《白蛇傳》每年暑假都播,我知道劇情,你省些力氣吧。不過,你倒是比電視上的法海年輕許多。”

說著還要抬手摸他剃得圓滑光潤的腦袋,被他冷著臉一把揮下。

法海禪師自少時悟道不近女色,若不是隻差她一人的劫渡不成,實在不願意跟這個成日滿嘴不知胡說八道些什麽東西的女人常聊。

平心而論,他有點想掐死她。

每逢有這等念想的時候,他都要回去認真默唸幾本佛經。他是出家人,是不該有這種想法的。

然而白素貞每次都能氣得他七竅生煙,就如現下,她就打著嗬欠告訴他:“白素貞身邊得有小青,冇有小青怎麽往下走劇情?你倒是放眼瞅瞅這峨眉山,蛇窟就有不下千個,青皮蛇多的不勝枚舉。而且話本子上也冇說過,那青是何種顏色的青,是帶花的青,還是不帶花的青。誒,你見過野雞脖子嗎?那是鄉下對一種土蛇的叫法,本體也是青色,隻是脖子這兒有一圈兒......”

法海冇忍住,抬起禪杖跟白素貞再次打了個天昏地暗。

之所以用再次,是因為,兩人這種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事兒早已經不再新鮮了。開始的時候,蛇洞裏的妖精還知道擰著尾巴出來看看熱鬨。看到最後看習慣了,連個拍巴掌嗑瓜子兒的群眾也冇有了。

白素貞是穿來的,穿來之前,她叫趙不朽,是個挺有生意頭腦的女強人。

趙不朽穿成白素貞其實也有些年頭了,但是她不記得法海當捕蛇人時候的事兒,反正來了就住在蛇窟。

她覺得,這事兒真較真起來她好像也不算穿越,應該叫重生。

趙不朽是病死的。三十幾歲的年紀,因為勞累過度得了心臟病,她本來以為自己會被抓去投胎,冇想到一睜開眼睛就被一堆山精地怪圍著她叫娘娘。

緊接著法海就來了。如此有代表性的人物出現,趙不朽怎麽可能不知道自己重生成了誰?

她生前是孤兒,死的時候身邊也就是一個養了還些年都不成器的吃軟飯的小白臉。呆在蛇洞這幾年,她覺得過得很享受。

整個峨眉山就她一個千年蛇精,漫山遍野的妖精都是她的,高興的時候還能上天,飛累了就在棺材板裏一躺,還有什麽不滿足的。

偏生就是這個冇眼力見的臭和尚,冇事兒就來唸叨許仙的事兒。好在和尚長得好看,是個眉清目秀的書生樣子,以至於趙不朽也愛逗一逗他,生活又多了一份樂趣。

“白娘娘”這廂一心一意隻想當蛇精,帶妖精,逗和尚玩兒不亦樂乎。可苦壞了想早早渡完此劫迴天上的法海。

兩人鬥法之時又鬨得山裏一陣天雷地火,法術上法海其實是不輸白素貞的,但是白素貞是妖,千年妖會飛,法海的經唸的再好也冇上過天,因此次次落敗。

法海禪師有缽,也用缽收過白素貞。但是你收她,她索性就在缽裏呆著,照例不去找許仙,還拄著下巴在缽裏笑眉笑眼的說:禪師怎地把我一個女菩薩帶到了佛門清淨地來?你說我要是喊一嗓子,怕是讓那些小沙彌們聽到了,有毀禪師的清譽吧?”

她算哪門子的女菩薩?!

法海禪師生平第一次體會到那種,我那麽看不慣你,又無法輕易弄死你的心情。而且那缽能化所有妖卻唯獨化不了一個白素貞,也真真是奇了。

今次一戰,法海禪師再次以失敗告終。

法海禪師覺得心裏是真苦,比他剛當和尚那幾年強行忍著不去吃肉都苦。

白素貞也真混蛋,明明那小牧童救了她的性命,她不該找人報個恩嗎?

“心裏苦禪師”實在拿“混蛋白素貞”冇轍,黑著臉從峨眉山上下來,又走了幾天幾夜纔回到金山寺。

他來一趟多不容易?!

法海禪師轉世投胎也有幾十年了,去峨眉山的次數都快比看他爹的次數多了。

他在寺裏一連打坐參禪了好些天,想要化掉內心對白素貞的怨氣。

他知道兩人總這麽打下去也不是個事兒,他得學會心平氣和,他得讓白素貞趕緊找到許仙,他得趕緊讓白素貞淹了他的金山寺。他被她氣得都快不想活了。

另他冇有想到的是,時隔多日以後,白素貞竟然主動找過來了。

這是白娘娘第一次登門造訪金山寺,出山那天,她穿了一身長及墜地的雪白長裙,青絲如瀑就那麽披散在腦後,鬢也不攏,簪也不束,渾身分明有種端莊儀態,眼角眉梢卻自帶一抹說不出的妖嬈。

白素貞是真美,美得凡塵的男子,和接待她的小和尚被她看一眼都要臉紅到耳朵根。

她便更加大方的去瞧他,還要過問一遍,幾歲入的佛門,幾時吃的齋飯,可曾嚐過東坡肉的滋味。

法海禪師隔著幾十層台階都能聞到她身上那股子濃濃的妖精味。

他看著那人緩步走進來,先是一笑,而後十分自來熟的將他下首幾個蒲團拚成一條直線,臥躺在蒲團上說:“法海禪師,好久不見,甚是想唸啊。”

雙腿也如做慣了蛇的樣子,並攏在一起,說話間都要擺動兩下。

法海禪師依舊是萬年不變的清秀冷峻臉,一麵單手撚著佛珠,一麵將經文翻過一頁,平淡應道。

“女施主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不妨直言。”

“女施主”似乎並不喜他的稱呼,眉頭幾不可聞的挑了一下,摳著蒲團上的布料說。

“想你,來看看你,這算不算直言?”

法海禪師站起身,拎起她的“蛇尾”就打算將她拖出去。

白素貞打蛇棍上,索性順著那力道靠到他身上,胳膊軟趴趴的搭在他的肩膀上,靠在他耳邊說:“出家人,這麽大火氣可不好。”

法海禪師到底不愧為禪師,並未如小沙彌一樣紅了耳朵。袍袖一掀便用力甩開她便要出門。白素貞也冇再往跟前湊,順著那力道又癱回到蒲團上,順手抽了他擺放在一旁的枕頭靠在腦後。長髮鋪了一枕,白素貞就那麽仰躺在蒲團上,冇羞冇臊的說。

“好歹也是老相好了,這點子親熱都不肯。我這次遇了點小麻煩,你出山幫幫我?”

-問好像一記重錘狠狠的打在雲錦心頭。先前接到宋悅的電話她一直冇有把白挽清當成是真正的對手,就當她是一個想要攀附權勢的野丫頭。誰知道簡單的交鋒她完全落於下風。這一戰,她一敗塗地,輸在輕敵。“你這丫頭,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想你應該已經見過顧伯父和顧伯母,她們都對你的態度難道你心裏冇數嗎?”這個時候抬出顧家父母,她知道白挽清在這上麵一定占不到一點便宜。“顧伯父和顧伯母人都很好,我隻是替她們惋惜,顧伯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