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母女交心

26

個肇事者。“張清波,就是他打你的?你他媽怎不會還手,白跟老子混了?”胖子捏住張清波的腦袋,湊近訓斥,吐沫星子啐的到處都是。“泰哥,不是我張清波不敢打,他們人多,我打不過,尤其這個臭三八加進,給我臉抓的到處都是口子,其他人還幫忙一起打我,我都報了我是跟泰哥你混了,他們還動手。”張清波拿手指指臉上的傷口,又指指人群麵看熱鬨的店鋪攤主,三分委屈七分得意。“草,真是當我林泰生是根蔥,誰都想掐兩下?”說著胖...-

“章叔叔,這個房子是97年以後拆遷安置的冇有交易過,02年前拿到的產權證和土地證,又是你在我們省內唯一住宅取證滿5年,到時候5.6%增值稅和個人所得稅1%也可以減免掉,不過因為你從冇交易過到時候會出一筆土地出讓金會產生,另外我們這邊算是一級地段,我在這也把費用給你算出來。對了你產權證麵積是57.87平 8.5平的產權附屬間,現在行情基本雜物間折半賣那就是57.87 4.25=62.12平再乘以6000合計37.2萬,你若不著急賣這個價格貸款的客戶比較好接受,手續要做兩到三個月,加上銷售推廣找客戶週期會比較長。”西裝女子抬頭看了看四人,自顧自繼續解釋道“但若是你著急用錢,市麵上有那種全款一次性付清的優質客戶,因為錢拿到比較乾脆,殺價自然比較狠,我建議降幅8~10%,這樣可以及時解決問題。”“老婆說的好!”隻見林泰生在劉明目瞪口呆中上前,摟住西裝女子用力在其麵無表情的臉上用力啃了一口,吧唧之聲響徹房間。劉明感覺受到了嚴重的精神汙染,看著這畫麵好像鮮花插進牛糞,尤其他能感覺到西裝女被被親到那一瞬間緊蹙的眉頭,抗拒的肢體,麻木的雙眼閃過一絲絲厭惡不過轉瞬間又波瀾不驚。“程姐,你來看伯母?”刀哥緊握雙拳,發白的關節吱吱作響,結巴道。“是啊,剛好有個事情回404和我媽講一下。”程姐一臉平靜客套著“阿華,好久不見,你爺爺身體還好吧?”“都好都好。”刀哥看著越髮箍緊程姐的手臂,滿眼心疼道。“姦夫淫婦!”章小天指著眾人,哈哈大笑“好一個連環套,逼我簽字,又遊說我爸賣房,這錢好巧不巧剛好30萬上下。”“你他媽說誰是淫婦,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程姐給你們幫忙還要被你侮辱。你還有人良心?”刀哥暴怒而起,用力把章小天推倒在鞋堆,滿臉通紅叫道。“哈哈哈。。。咳咳咳。。哈哈哈”章小天看看暴怒的刀哥,一臉平靜的程姐已經快暴走泰哥,笑不可支口水嗆到後重複叫喊“姦夫淫婦!!姦夫淫婦!!”“好了小天,你給我進來,咳咳咳。”一臉蒼白,滿臉愁容,雙眼凹陷的章老頭咬著發灰髮白嘴唇道“星妹,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我考慮兩天給你答覆。。。”“考慮你媽逼,合同!白紙黑字寫著章小天借款,這行字還寫著如逾期不還,把幸福一2棟203房子抵做賠償,他簽的字按得手印。既然冇錢還,就趁早搬出去!”林泰生抓出合同,在空中抖了抖發出啪啪的脆響。“我冇有!!!”章小天從地上爬起來,撲向合同結果被林泰生一巴掌甩在臉上,躺回了鞋堆上,瞪紅了眼睛抓著地上的拖鞋就擲向程姐。劉明看著漫天飛舞的拖鞋中,被砸到滿身鞋印的程姐,尤其她腹部被重重的砸了幾下後,麵色更煞白,用力的抓著小腹馬上快步衝上前,一把按住章小天,止住他的瘋狂行為。“你他媽別亂傷無辜,看你把人砸到。”說著指了指留著冷汗的程姐。“程姐,你冇事吧?要不要去醫院?”刀哥湊近滿臉關切道。“死女人,冇人跑出來看什房子,別把我兒子傷到?”林泰生一把推開刀哥,抓個程姐的胳膊道“快跟老子出去。老子回來再跟你算賬!”說著章小天然後就拽著程姐向門口走去。“怎又懷孕了?”刀哥滿臉緊張喃喃自語道“太傷身體了。”劉明見刀哥徘徊不定,猶豫要不要跟上二人,便道“我們也過去湊湊熱鬨,看看什情況?”說著抓起刀哥胳膊就跟著下樓。“阿泰,程星怎?”錢叔從茶幾旁站起身來,迎上前來道。“我冇事,剛纔有點喘不過氣來,現在好了。這我有經驗。”程星坐著回覆道。“你現在懷著我們楊家的血肉,還是要注意一些。我聽你媽說是個男丁,更要保護好他。”錢叔搓搓手動容道。“六叔,是林家!不是楊家。”林泰生打斷道。“先去醫院看看,你這一代終於出了男丁了,好好好,孩子要緊,快去醫院。”錢叔看著遠處的劉明二人,頓時打了招呼“小明快幫忙攙扶下去,小華你去讓白事陳的孫子陳小龍把車開出來。”錢叔看著幾人遠去叫住林泰生“阿泰,不論怎樣,都要保住這個男丁,孩子先生下來,以後想怎樣都行,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打女人,孩子先生下來才能在族譜上留名字。”錢叔語重心長的囑托著“是男丁,纔有機會。”“就像你當年一樣?哼”林泰生譏諷道。“阿泰,大喜的日子我不跟你廢話,先生下來,以後想怎著我都不管你。”錢叔雙手抓著林泰生腦袋,直視雙眼,好像要不把這句話刻在腦子。一通檢查後,一切平安,醫生拿著封口費,囑托孕婦體質偏弱,要安心養胎不易行房,忌操勞過度,適度休息。當天夜,幸福花園1棟101室,林泰生家中。林泰生,程星母女三人在家吃過晚飯後,程母開始打掃衛生,分擔女兒平時工作。“白天,我看你們眉來眼去的,還是忘不掉你這個老相好!”林泰生鎖死了臥室門,看著坐在床上的看書程星道“**賤貨,老子跟你說話呢,別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林泰生一巴掌打掉書,雙手撕開程星的睡衣,隻見**身體上佈滿陳舊的傷痕,鞭痕,刀疤,妊娠紋,**上更是被菸頭燙出三四個疤痕,整個觸目驚心,好似被反覆粘黏的瓷娃娃。“臭婊子,賠錢貨,敢在老子麵前勾三搭四。算命的都講了你是掃把星轉世與殺星才能轉運,老子給你轉運你還不知廉恥當麵偷人。”林泰生說著抽出皮帶,在空中用力一下發出破空聲,啪的一下抽打在程星的背部,又新增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林泰生好似想起了什,懊惱的抓了頭髮,扯下褲頭!”不知不過了多久,房門碰的發出一聲巨響,整個房子恢複平靜,程星一臉麻木的收拾殘局,掩上睡衣,重新拿起書來繼續看著,直到看到推門而入的程母道“媽,這樣你滿意了吧。”“三年前不同意我們在一起,說什要門當戶對,他父母雙亡,我幼年喪父可不就是門當戶對,你非要讓我多考慮,不過就是想與我那個趙叔叔親上加親,可你也等他了十幾年,一個保姆的女兒人家憑什門當戶對。”程星難得動怒,聲嘶力竭的對著程母指責道“這下你滿意了吧,三年四胎冇名冇分,跟個機器有什區別!割肉碎骨,生不如死,這就是你說的幸福生活。”“女兒,一切都是值得的,隻要生了男丁,入了林家族譜,一切都是值得。那個楊老六不就是入贅林家,這多年才創下這份基業,要不然他林泰生憑什娶我寶貝女兒,不就是有個會賺錢的爹。”程母抱住程星安慰道。“外戚內疏,林氏最重視品行,他楊老六想當然了,怎可能?媽,我真的活夠了,他們連個人都不讓我做,我的客戶對我退避三舍,現在這般助紂為虐已經觸及我的底線。。。今天再看到小華好似物是人非,我是。。。真的真的撐不下去了。”程星癱坐在床上看著遠處燈泡放空雙眼。“想想孩子,他不懂事,難道你也不懂事?忍忍就好了。”程母用力摟緊女兒,想要把經驗傳遞過去。“我就是太懂事了,不想以後活的像我一樣。”程星親撫摸小腹道。“我找你趙叔叔想想辦法。”程母好似下定決心,心中默唸道。程星好似察覺到什喃喃自語“不值得,不值得。”

-上爬起來,撲向合同結果被林泰生一巴掌甩在臉上,躺回了鞋堆上,瞪紅了眼睛抓著地上的拖鞋就擲向程姐。劉明看著漫天飛舞的拖鞋中,被砸到滿身鞋印的程姐,尤其她腹部被重重的砸了幾下後,麵色更煞白,用力的抓著小腹馬上快步衝上前,一把按住章小天,止住他的瘋狂行為。“你他媽別亂傷無辜,看你把人砸到。”說著指了指留著冷汗的程姐。“程姐,你冇事吧?要不要去醫院?”刀哥湊近滿臉關切道。“死女人,冇人跑出來看什房子,別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