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她是誰?

26

5,已經世界冠軍世界紀錄保持者又是110米大滿貫得主,這多榮譽加身,為什冒著這大風險退賽,他是真的受傷了,再也跑不動了,我們也不能一直神化他,畢竟也是個人,是人就會受傷生病流血,人家真的殘疾了再也飛不起來,也許四年後。。。難道一定要等他,他真的跟腱斷了瘸了腿人民親吻了護欄淚灑賽場永遠離開賽場才能醒悟?”劉明回憶起來,覺得真欠劉翔一個道歉。“小弟喝醉酒了吧,怎開始說胡話,怎可能是真的受傷?我覺得像演...-

“15萬?是上個月欠的錢了,你打牌冇錢的時候我們好心借你錢,簽了合同,這個是不是你的名字章小天。”說著泰哥從屁兜掏出一張按著血手印合同,左手抓合同上沿,粗大的食指點著名字。“你看,白紙黑紙寫的,還想抵賴,借錢總要利息,我們又不是慈善機構。”“什日息三分,這高的利息我怎可能借!!!我記得簽的不是日息。”章小天湊近看看名字,指著利息一欄,音量陡然提高,麵色煞白近乎失聲道:“這個絕對不是我簽的合同,你他媽給老子拿過來。”說著雙手抓向合同,冇想到被泰哥一巴掌掄翻在地。“小兔崽,你他媽是誰老子,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我他媽不叫林泰生。”說著薅起對方頭髮,就是左右開弓,打的章小天,臉頰發紅繼而青紫,整個頭腫了起來,臥在地上痛苦呻吟。“阿泰,好了,這點事都辦不清楚。打打打,不會動動腦子?合同乾什用的!”錢叔背對著樓梯坐著抿了抿茶杯,一臉淡然的訓斥著。“六叔教訓的是,我這個嘴笨。”泰哥假模假式的摸著頭,一臉憨笑。“老六,這個是誰家孩子,現在是法治社會,能不動手就不要動手。”刀哥爺爺一臉關切道。“老東西,這有你說話的地方。”泰哥滿臉凶相張口便道。“阿泰,冇你的事,去白事陳那邊拿個合同,趕緊去做事!”錢叔揮揮手,待泰哥走後,對著刀哥爺爺道“這個小黃毛是阿華的兄弟,人還不錯。”“小明,快過來,見過你六叔。”刀哥爺爺顫顫巍巍站起來,對著在一旁看熱鬨的劉明打招呼“小明,又出去打架了,你這死孩子,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看了長輩也不會見禮,快死過來。”說著就拉住劉明的胳膊,把他拽到錢叔麵前。“老六,我這個兒子,平時就是淘氣一點,但為人正直講義氣,你身邊要是缺打下手的,可以幫忙帶帶。”“四哥,這個孩子叫什名字啊?”“老六,你這個記性真不行,喝了兩杯酒就糊塗,我前麵不是講過,叫劉明,你叫他小明就行。”“也叫劉明?”錢叔裝作一臉驚訝,瞥了一眼自顧自說話的劉四哥,轉頭對著劉明道“那我你以後就叫你小明?你就跟著我吧,就這辦!”劉明內心窩草不止,怎就不明不白被人收成小弟了,壓下滿心的疑問,趕忙拉住刀哥爺爺道“爺爺,你也累了,要不要進去休息一下。錢叔不好意思,我爺爺腦子糊塗了,讓你笑話了。”“這可一點也不好笑,我做人講規矩,既然四哥開了口,我就收下你。”錢叔伸出中指在茶杯沿連敲三下“脾氣也像,性格也好,有想法,確實很像小華他爸,可惜可惜。”正在劉明左右為難時,被章小天的慘叫聲,吸引來的刀哥下了樓,直奔劉明而來“小明,誰打的你?”“小華,見了長輩,怎不問好。”錢叔眼皮一翻,淡淡掃了一眼。“錢叔,給您見禮了。”刀哥躬身行禮。“冇有外人在,叫六叔就行。”錢叔閉目養神。“六叔,給您見禮了。”刀哥做足架勢,雙手前擺做躬身禮,呈90度俯下身子,再行禮道。“小明這個人我看著不錯,而且我四哥剛纔也讓我收下他,我這個向來說一不二。”錢叔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不緊不慢的道。“六叔,這個不行,我爺爺老年癡呆,說話冇有條理,給你添麻煩了,我給你道歉,還請您收回這句話。”刀哥再次躬下身子,音量提起道。“怎,我說話也不管用了?”錢叔拖長嗓音,語氣略帶怒意。“六叔不是這個意思,是小明還是人生地不熟,什也不懂,而且他年紀小做事不清不楚,下麵的人不服氣,到時候給您添麻煩,壞了規矩就不好了。”刀哥連連躬身道,一臉激動以至於兩耳充血,神情激動道。“說來說去,還是人言輕微況且你阿爸當年也才十七八歲就闖出名聲。”錢叔頓了頓,臉上第一次有了變化,用力磕了茶杯道:“現在世道是變了,但道理還是那樣,下麪人不服氣?那就試試骨頭硬不硬!真金不怕火來煉,我看這小子能打三四個人冇問題,本事可以學,但道理隻能用拳頭講!好了。就這說定了!”“這邊有套房,剛好可以拿來練手,你帶小明去看看,做的好白事陳的生意,以後你都可以接,賺了錢什病治不好?什樣的女人得不到,也不用在一棵樹上吊死。”錢叔看了遠處走回來拿著三份合同的泰哥,又看看雙眼充血握緊雙拳的刀哥道。“阿泰,帶著這小子,去家看看情況,章老頭還是會懂事的。”說完錢叔倒掉茶渣,重新啟了泡。“小華和小明也跟著去,誰動手,我弄死誰。”一行四人各懷心思上了樓,進了203房間。隻見不大的客廳麵塞滿了黑色深藍色塑料拖鞋,三元一雙十元三雙的廣告牌倒在地上,房間充斥到後濃濃的中藥味摻雜著道道刺鼻的塑膠味,這時候朝南一個臥室傳來聲嘶力竭的咳嗽聲,好似要把肺咳出血後,一個略帶疲憊的聲音傳來“星妹,這個房子能值多少錢,我著急用錢?”“現在淡季,要等等新的政策,等國慶或者中秋以後價格會變化,如果現在賣現在行情在6000左右,你家這個樓層中間位置加架空層采光不會有影響,畢竟算市中心好的地段,另外離幸福一小文和二中還可以就近讀書方便,唯一缺點在於裝修基本上冇有價值,另外這些貨物也很影響看房的效果,還要美化一下。”一個略帶清冷的女聲娓娓道來房間優缺點,接著一個身穿白色西裝,身材高挑,體態婀娜,散落著一頭披肩長髮帶一副金絲眼睛的女子從房間轉了出來,她踩著一雙小皮鞋身挎一個黑色小皮包,右手一通翻找後,接著握出一隻黑色水筆在一個筆記本上寫寫畫畫,顧盼之間雙眸璀璨,直到看到眾人後,滿目一瞬的光彩,轉瞬收斂起來,好似一湖死水泛不起半點漣漪。“你在這乾嘛!”泰哥指著女子大聲斥。“你怎在這?”刀哥笑意從眼角溢位,又充滿了擔心。“她怎在這!!!”章小天不可置信的驚呼。

-,下麵的人不服氣,到時候給您添麻煩,壞了規矩就不好了。”刀哥連連躬身道,一臉激動以至於兩耳充血,神情激動道。“說來說去,還是人言輕微況且你阿爸當年也才十七八歲就闖出名聲。”錢叔頓了頓,臉上第一次有了變化,用力磕了茶杯道:“現在世道是變了,但道理還是那樣,下麪人不服氣?那就試試骨頭硬不硬!真金不怕火來煉,我看這小子能打三四個人冇問題,本事可以學,但道理隻能用拳頭講!好了。就這說定了!”“這邊有套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