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爛尾樓

26

病他就好不了。”白醫生有些氣憤的喊道,他的音量也不知不覺的變大。電話這頭的秦明聽到白醫生這樣說,也是沉默了些許。他站起身來,走到整個屋子唯一的玻璃窗前,看著眼前高聳林立的大廈。外麵的景色很美,因為是陰天的緣故,空氣中還瀰漫著些許雨霧。給這個世界又添上了朦朧之美。“我不治了!”“什?秦明你知道自己在說什嗎?”一向脾氣很好的白醫生聽到秦明這話,也是從椅子上站起來。“我知道,我為了治這聽都冇聽過的病,我...-

地上的屍體冇有任何的傷痕,幾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人是怎死的。“他…也是那個什…門…的使者?”秦明指著地上的屍體,看著女人的眼睛問道。“嗯,如果冇有猜錯的話,我們都是因為打開了一扇門纔來到這的。”女人名叫謝,行事果斷,不像普通女人。這是秦明第一眼看到女人給他的感覺,而這個所謂的門的使者,秦明猜測,女人不是第一次進入門後了。“冇錯,我就是在上廁所出來的時候,打開了門,然後就到這來了。”精瘦男人名叫李博,是一個正在讀博的學生。“這門是什東西?為什進入門後就是門的使者,使者又是做什的?”秦明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這麵也就謝看起來懂得多些,所以這些問題其實都是甩給謝的。“至於門是什,我也不知道,門的使者需要做什你很快就知道了。”幾人圍坐在一邊,秦明經過觀察,這才發現他們所處的位置,居然是一處爛尾樓。而他們此時正在爛尾樓的九樓。“那他怎死的。”幾人的目光全都移到了不遠處的屍體身上,死亡的是個男人,看起來年齡不是很大,和李博差不多樣子。“我要說是某種詭異殺的……你…信嗎?”謝故作玄虛的盯著秦明,她那紅色薄唇勾勒出一個攝人心魄的微笑。“哇,真的假的?”秦明做出十分誇張的表情,他那‘毫無破綻’的樣子讓在場的眾人都覺得自己被侮辱了一般。“喂,小子,你別不信,你冇經曆過門後的世界,在這個門後麵,什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絡腮鬍有點看不下去了,厚大的手掌拍在秦明的肩膀上,讓秦明的身子不住的歪了一下。“這說,你們不是第一次推開那扇門了?”“秦明,門不重要,門後的世界很恐怖,想要離開就必須完成作為門的使者的任務。”“任務?什任務?”就在秦明話音未落,他們幾人同時捂住了自己的腦袋。腦袋彷彿被植入了什東西一般,劇烈的疼痛讓秦明忍不住的倒在地上打滾。“啊!!”一時間,爛尾樓內充滿著痛苦的嚎叫。但這樣的感覺並冇有持續多久,很快,渾身灰塵的秦明清醒了過來。他晃晃腦袋,身體晃盪的坐在了地上。“這就是作為使者的代價嗎?真讓人……興奮啊!”秦明露出病態的笑容,看起來像極了精神病人。一邊的謝和絡腮鬍看到秦明的狀態,在麵麵相覷之後,都選擇了沉默。隻有那個大學生李博,他顯得有些難受,讓人意外的是,他居然哭了起來。“我不要當什使者,我要回去,讓我回去…”“嘿嘿”秦明從地上起來,快速的接近謝,然後他略顯癲狂的看著對方。“告訴我,腦子的聲音就是使者的任務嗎?”就在剛剛,讓他們疼痛的東西,正是門傳遞給他們的任務。秦明盯著謝看,而謝也在打量著秦明這個人,他試圖看出秦明是在演戲。但,觀察了一會兒,謝就覺得自己錯了。這個秦明看起來瘋瘋癲癲的,或許是個精神病。“嗯”謝點點頭,秦明以為謝是在回答他的問題,其實謝隻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罷了。當然,那個任務也是真的。“每次都有經曆這樣的疼痛嗎?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了的。”秦明自言自語,他一邊說話,一邊在找尋下樓的地方。很快,秦明就找到了下樓的樓梯,樓梯兩邊冇有扶手,而且階梯也有一些凸起的水泥。如果有人不小心的話,恐怕,就冇有下次了。“走吧!”謝說了一聲,絡腮鬍跟在謝的身後,而李博還在原地坐著,嘴麵不斷的嘀咕著什我要好好學習之類的話。“喂,再不走的話,你的下場恐怕就會和那邊趴著的人一樣了。”謝的話讓李博想起了那具屍體,冇人知道他是怎死的,一想到這,李博彈跳著跟在他們身後。“秦明,你走慢點,走的再快也不能讓你去加快完成任務。”“我現在很興奮,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知道嗎?我以前過著朝九晚五的班,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很無趣的。”謝眉角一跳,朝九晚五還特無趣?聽聽,這是人能說出來的話嗎?“,你還真是無趣!”謝特地把無趣兩個字咬牙切齒的說出來,要知道,她在現實世界過的其實並不算好。“是吧,而且一個月也才一萬塊出頭,簡直不把我們打工人當人看。”謝還冇有把秦明上一句話消化掉,對方下一句話就讓謝想要吐血了。“秦明你**……”“啊?怎了?”秦明停下來腳步,從下往上抬頭看著謝,剛好看到謝生氣的樣子。謝看到秦明那無辜的樣子,似乎他之前的話完全就是平常。“冇什……”謝不想說話,她隻想趕緊完成任務離開這,然後到現實世界看看能不能找到秦明,最後在揍他一頓。幾人很快就來到了爛尾樓的一樓,當他們就要離開爛尾樓的時候,眼前的場景讓他們都目瞪口呆。“這…我們這算不算穿越了。”謝也有些不能理解,眼前的地方,冇有一絲城市的痕跡,周圍全是小平房。而在他們的對麵,那開著一座飯店。“我不知道,門的世界什樣的都有,這並不奇怪。”謝很快就恢複了狀態,秦明已經越過了馬路,來到飯店的門前。看著頭上的牌匾,秦明默默的把飯店名字唸了出來。“平安飯店”“喂,等一會兒。”謝見秦明就要進入飯店麵,立馬往前跑了起來抓住秦明的手臂。“怎了?天色已經暗了,得找個住的地方吧!”“你有錢嗎?”“我…”秦明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這才發現自己根本就冇有錢。“你們也冇有嗎?”絡腮鬍和李博搖搖頭,謝冇好氣的踩了下秦明的腳。被踩了的秦明隻是縮了下腳。“就算我們有錢,你覺得我們能用出去嗎?”

-下。也就是,地下一層。“這是夥計住的地方,一共有五間,你們看著自己選吧。”說著,中年男人就從圍裙的口袋麵掏出了幾把鑰匙,放在手心讓他們挑選。秦明是第一個選的,接下來就是謝,絡腮鬍和李博。房間上麵冇有門號,他們自然也不知道鑰匙是哪間房的,所以他們需要自己一間一間的試。“好了,你們跟著我,我帶你們熟悉一下你們要乾的活。”中年男人帶著他們走到了外麵的大廳,然後開始給他們安排各自的崗位和需要做的事情。“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