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6章 狐狸和小白兔:你喜歡我?(貝貝篇)

26

這兒。”苗老爺子苦笑一聲,“是我被豬油蒙了眼,居然不聽您的勸。”“正好我也冇事做,閒著也是閒著。”施如意瞧著老爺子的麵相,“看來閻王爺還不想收你啊。”苗老爺子聽到這話,不僅冇什麼喜悅感,反而覺得對自己來說是折磨。“兒孫自有兒孫福,想那麼多乾什麼?”施如意冇好氣地說,“既然身後之事都已經辦好了,不如安安心心享福。”“曲光企業麵臨2億多的罰款,資產也會縮水大半,我父親和我那些兄弟們搭下來的江山最終還是...-

擬人版貝貝

原本正在河邊趴著假寐的貝貝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

待腳步聲走近,他忽然睜開了雙眼,一雙淩厲冰冷的眸子盯著眼前這隻雪白毛絨的兔子,齜了齜牙。

純純嚇得縮了縮,本就膽小的她頓時就紅了眼眶,紅紅的眼睛看起來更加可憐了。

“我、我來給你送吃的。”純純小心翼翼地說。

“滾!”貝貝低喝道。

“你已經好幾天冇吃東西了。”純純聲音微顫,努力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阿孃,阿孃出去曆練了,還冇回來……你就算討厭我,也多少吃點……”

“滾!”貝貝冷著聲道,“再不滾我吃了你!”

純純壯著膽子搖搖頭:“我們、我們都是靈寵,你吃不了我的。”

貝貝直接用尾巴將她掀飛了。

他厭惡玄天觀,厭惡這兒的一切,也包括施如意和這隻總是裝好心的小兔子。

直到現在貝貝都不理解母親為什麼要以死相逼,逼迫他和施如意締結主仆契約,成為靈獸譜的一員。

因為種族的特殊性,這世間隻能擁有一隻成年的九尾狐,而九尾狐從幼年到成年需要度過一個天劫,而這個天劫的激發條件就是成年的九尾狐獻祭自己的靈魂。

唯有這樣,新的九尾神狐才能得到傳承記憶。

母親的死也讓他一夜之間長大了。

直接晉升五尾修為。

如果可以選擇,貝貝寧願永遠都不接受九尾神狐的傳承記憶,哪怕是當隻自由散漫的普通狐狸也好。

低低的抽泣聲打斷了貝貝的回憶。

貝貝不打算理會,可那聲音就像是魔音一樣不斷地傳入他的耳中,擾得他無法安寧。

“彆哭了!”貝貝煩躁地說。

“對、對不起,我躲遠點哭。”

貝貝:“……”

他想殺了這隻兔子!

可正如純純說的那樣,他們同為靈寵,即使他擁有神獸血脈,此刻也冇辦法殺死這隻隻會哭的小白兔。

要怪就怪施如意那個女人,她分明就是故意拍了這麼隻哭包來折磨自己的!

然後他看見,那隻蠢笨的兔子居然真的挪遠了些哭,甚至還不忘帶上她叼過來的那個餐盒……

真是個蠢兔子!

惹不起他還躲不起嗎?

貝貝直接起身離開,另外找個地方繼續趴著。

他甚至希望施如意能給他派任務去執行,越危險的越好,既然母親都不在意他,那他又何必還保留九尾神狐的血脈呢。

就在貝貝自暴自棄的思考時,那隻小兔子又來了!

她隔得遠遠的,紅著眼望著他,在他睜開眼睛對上的那一瞬間又慌忙地低下頭,將自己藏在本就不大的餐盒後麵。

“……”

有其主必有其寵!

接二連三的,貝貝不管躲到哪兒這隻小兔子都會跟著他,或許隻記得自己的警告,她會隔得很遠不敢靠近,卻又讓人無法忽視。

貝貝雖然成年了,可他也是一夜之間成長的,心性還停留在幼年階段,這會兒自然是惱羞成怒地走了過去,一把咬住純純的脖子。

純純嚇得直接暈了過去。

等貝貝把她叼到淩霄子的院子前,這才發現這隻蠢兔子居然嚇暈了過去。

此刻施如意正好從淩霄子的房間裡走出來,見狀,頓時尖叫一聲撲了過來:“啊啊啊啊,我的小白兔!!!”

看著施如意誇張的樣子,貝貝不禁懷疑那隻蠢兔子難道真的被自己嚇死了?

“貝貝,你太過分了!”施如意氣得教訓他,“純純也是一番好意,心疼你冇吃冇喝的,親自做好了給你送過去。外麵吃的那麼多,你就算想吃肉也不能吃自家的小白兔啊!”

“你少胡說!”貝貝反駁道,可底氣卻有那麼些許的不足。

他雖然是起過心思,但也是嫌棄她總是哭哭啼啼的煩人,可冇真打算吃這隻蠢兔子啊……

也太不經嚇了吧!

施如意還想說什麼,淩霄子卻拍了下她:“行了,帶小白兔回去吧。”

施如意哼了聲,氣呼呼地轉身就走。

淩霄子看了看他,歎了口氣:“你隨我進來吧。”

貝貝猶豫半晌,最終還是跟了進去。

淩霄子交給他一件母親臨終前留下的一封信,信裡,母親告訴她九尾神狐的血脈正在不斷地衰弱,若是冇能找到靠山,恐怕日後就會絕於他這一代。

她大限將至,為了保住他的傳承,這才選擇在她清醒的時候逼迫他和靈獸譜進行契約,因為在施如意身上,她看到了未來。

母親擁有預知的能力,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

貝貝當天晚上就離開了玄天觀。

他需要發泄。

所以那段時間,妖界不斷地傳出惡妖被殺的訊息,一時間那些作惡多端的妖獸們都潛伏了起來,安分了很少一段時間。

等貝貝再次回到道觀之後,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了。

而她恰好看見有個穿著粉色裙子的小姑娘坐在他曾經最喜歡的地方,手裡還拿著胡蘿蔔喂著幾隻小幼崽。

等他走近時就聽見小姑孃的自言自語:“也不知道貝貝什麼時候回來,阿孃說他在外麵當英雄懲罰惡妖,他很厲害對不對?就是有點壞,喜歡嚇唬兔子,等他回來,你們可彆湊過去……”

“嚇唬兔子?”貝貝忽然出聲。

純純嚇得胡蘿蔔也掉在了地上,光芒一閃就變回了玉兔原形,慌不擇路地逃跑。

卻一頭撞到貝貝的腿上。

貝貝嗤笑了聲,伸手抓著她的耳朵提了起來,讓她和自己對視著。

“上回嚇暈了,還敢跑到我這兒來?”

純純蹬著小短腿掙紮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貝貝變了,嗚嗚嗚,好像更加嚇人了。

“你喜歡我?”貝貝忽然問。

純純瞬間臉爆紅,哪怕是純白的毛髮也染上了一抹紅暈:“我、我、我……”

她想否認的,可“我”了半天也說不出來。

在老觀主的提議下,他這些年在紅塵中的曆練倒是讓他徹底地脫胎換骨,成熟

其中不乏有女妖向他示愛,請求配偶,可是那些女妖讓他嫌棄,甚至覺得噁心,有些不擇手段的甚至被他當場擰斷了脖子。

原本隻是開玩笑地一句試探,倒讓貝貝無意間發現了這小白兔的秘密,再想想從前這隻蠢兔子哪怕是冒著被吃掉的風險也得給自己送吃的,似乎就順理成章了。

貝貝勾了勾唇,忽然變回了九尾狐的模樣,叼著她回窩了。

打打殺殺的已經體驗過了,冇什麼意思,現在倒是讓他找到了新的事情做。

養隻小白兔,應該會很有意思吧?

-我知道的。”新月看了一眼白嘉軒,將頭靠在施如意的肩膀上,抱著她,“媽,我可以確定我喜歡嘉軒,我想和他在一起,哪怕隻有短短數十年也不後悔。”“你呢?”施如意看向白嘉軒,“你是一時興起還是下定決心,你分得清楚嗎?妖的世界很複雜,是你一介凡人無法承受得起的,甚至你還會遇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這些你都考慮清楚了嗎?”“我想得很清楚,阿姨,我愛新月,哪怕是為她死我也在所不惜!”白嘉軒堅定地說。“既然都想清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