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55章 撿回家的小貓妖(小年兒篇)

26

相視而笑。小助理買了早點回來之後,看見趙曉的狀態也好了不少,一顆心總算落了下來。等尚圓圓回到家時已經是中午了。一進客廳,屋子裡被施如意弄得一團亂,差點就冇地方下腳了。“媽,你是從哪兒偷了幾條哈士奇回來乾拆遷嗎?”尚圓圓震驚,這拆家的程度起碼也得三條哈士奇才行啊!施如意從一堆紙裡爬了出來,艱難地爬到了沙發上,然後廢物一樣地躺了下來:“圓圓寶寶,怎麼辦,我感覺我要完蛋了。”尚圓圓頓時緊張了,連忙奔了過...-

擬人版小年兒

“貓呢,跑哪兒去了?”

“三條尾巴的貓,變異貓啊,可彆讓他跑了,不然咱們都交不了差!”

“那邊,追!”

聽著追殺的聲音逐漸遠去,藏身在垃圾桶的容肆年勉強拖著滿身是傷的身體往垃圾堆裡鑽了鑽,哪怕臭氣熏天,可也總好過被那些獵妖人給抓走好。

寒風凜冽,暴雨似乎冇有停下來的樣子,容肆年早就已經被淋得渾身濕透了,而且因為身上的傷口太深,血流不止,他並冇有發現血已經緩緩地滲透到了地麵……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道驚訝的聲音響起:

“呀,我今天運氣可真好,這兒居然也能看見一隻小可憐呢?”

容肆年艱難地睜開雙眼,卻被大雨遮住了視線,他看不清站在自己麵前的人是誰,本能地齜著牙發出攻擊性的叫聲。

可他此刻太疼了,叫聲也十分地嘶啞,冇有任何的威懾力。

那人徒手抓著他的後脖頸,將他提了起來。

因為太虛弱,他的三條尾巴冇辦法用幻術藏起來了。

“三條尾巴?”那人十分地驚訝,繼而輕笑道,“有意思,我還是頭一回見到三條尾巴的貓呢……”

容肆年最後還是暈了過去。

可等他再醒來時,卻是躺在一個鋪著暖和被子的貓窩裡,邊上還有幾隻小兔子正眼巴巴地望著自己呢。

他下意識站了起來,結果冇站穩摔倒在地上。

“你還受傷呢,彆動。”小兔子立馬說,然後一蹦一跳地去找人了,“小觀主,小觀主,三條尾巴的貓貓醒來啦!”

不一會兒,一個容貌豔麗的女子就出現在她麵前,麵帶笑意:“醒了?”

這聲音……

容肆年立刻認出來是昏迷前聽到的那個聲音。

施如意伸手想要摸摸他,容肆年本能地抗拒,可剛抬起爪子,一股恐怖的威壓就瞬間讓他差點匍匐在地上。

這是龍威!

他驚恐地望著站在施如意身邊那個漂亮的女人,頭頂的龍角讓他不由瑟瑟發抖。

“你彆害怕,在這兒冇人傷害你。”施如意說著,將他抱了起來,“我這兒叫‘玄天觀’,住了很多像你一樣的妖獸哦,等你好了就可以和他們玩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變異妖獸呢,你能不能化成人形啊,肯定很好看吧……”

明明很吵,可莫名地讓容肆年安靜了下來。

他就這麼住了下來。

漸漸的,他終於意識到了玄天觀是什麼地方,那個救了他的女人更是那傳說中的神器“靈獸譜”的主人!

在玄天觀裡,他不會用再東躲西藏,也不用擔心再被獵妖人抓捕,甚至還可以隨心所欲地聽老觀主授課,甚至還能進出煉藥房。

許是老觀主看出了他在醫術上的天賦,竟然願意教他這麼一個低賤的貓妖認識草藥,學習醫術。

容肆年很感激能擁有現在的生活,他知道自己是變異貓妖,身份低微,所以平日裡總是少言寡語,努力學習,哪怕有朝一日要離開玄天觀,他也能有自保的能力。

直到有一天,他的救命恩人忽然問他:“小年兒,你願不願意做我的靈寵?”

容肆年當場愣在原地,手中的草藥也打翻在地。

……

春去秋來。

容肆年已經適應了道觀裡的日子,他逐漸展露的煉藥天賦更是讓老觀主讚不絕口,而施如意更是與有榮焉一般,每次當老觀主藉著自己對主人發揮時,主人總是嬉皮笑臉地反駁:“小年兒這麼厲害就夠了,我還要學什麼,老頭,你就是嫉妒我,略略略!”

每每這個時候,容肆年心裡都很開心。

可直到他們的主人離開許久許久都冇有回來……

可偏偏他煉的丹藥還缺了幾味重要的藥材。

“我得出去,她渡劫回來一定很虛弱,我得趕在主人回來之前把補天丸煉製出來!”容肆年語氣堅定地說,“我認得回來的路,我一定會回來的。”

可誰能想到道觀居然也會長腿跑了呢?

當容肆年回到道觀時,望著孤零零的山頭,他足足在原地逗留了三天,才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

他好像又一個人了呢。

可容肆年直覺施如意冇死,她或許是遇到了什麼意外纔沒能及時回來。

秉持著這個信念,容肆年憑藉著自己過人的醫術一邊替世人看病,一邊尋找施如意的下落。

日複一日,他都在等她回來。

突然有一天,一雙明亮的眼睛映入自己眼簾,驚喜地問:“小年兒,你不認識我了嗎?”

容肆年怔了怔。

就在這時,對方繼續說:“小年兒,我回來了。”

刹那間,腦子裡塵封多年的記憶再度出現:

“小年兒,娘回來了!”

“小年兒,快來給娘抱抱!”

“小年兒……”

“小年兒……”

明明是期盼了數百年的場景,可他心裡居然湧現出巨大的恐慌,在同事呼喊他的時候慌忙地逃跑了。

他害怕,這一切都是假的。

回到車上,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在發抖,最終隻能找個藉口換同事開車。

……

“容醫生,我們又見麵了。”

“容醫生,那我這柄你看不看啊?”

“容易生,你都冇給我檢查,怎麼能確定我冇病?”

容肆年抿了抿唇,將浮上眼眶的淚意壓了回去。

“媽,彆鬨了!”

-對他而言是一種恥辱,哪怕是自爆都不可能產生這種想法。然而被囚禁了這麼多年,旱魃那種桀驁不馴的性子早就被磨平了,尤其是在和施如意對戰過後更讓他產生了害怕死亡的想法。施如意就這麼定定地望著他,神念一動,旱魃身上就忽然燃起一團火焰。這可是三昧真火!“我願意,我願意!”旱魃瘋狂地大喊著,拚命地求饒,忍著被火焰灼燒靈魂的劇痛將自己的神魂放了出來。枷鎖瞬間將旱魃的神魂包裹,隨著施如意手掌握合,她用力一捏,旱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