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包登機。他們穿著紅色的國家隊隊服,明亮的紅色在飛機上是一道耀眼的存在,他們代表祖國出戰,肩上有著重重的擔子。但,這群身負重擔的護衛者是未成年的孩子,坐在飛機上的他們朝氣蓬勃,嬉笑玩鬨。“李再恒你頭髮是做了造型嘛?就坐個飛機你也太正式了。”“老李頭我們到了韓國可以去吃韓國烤肉嗎?”“王新誌我們出國前聚會吃的就是烤肉啊。咋滴你吃上癮了?”“你懂什麼,韓國烤肉有本地的特色,吃著和我們哪兒的不一樣。”“就...-

早上十點的飛機,現在是七點,宋瑞秋昨晚已經把行李收拾好了,現在就可以準備出發了。

集合的地點是在上海浦東機場,宋爸宋媽媽隻能依依不捨的將孩子送到重慶機場,然後她自己一個人去上海集合。

臨登機前,兩人看著自己小小一隻卻要獨自出國的女兒(如果164算小隻,教練不是人……那就是吧。)很是擔心。

宋爸手裡拿著行李,車還冇來,捨不得讓孩子累到分毫,“幺兒出門注意安全哈。到了就給媽老漢發個訊息。”

“包兒裡麵錢夠不夠嘛?媽媽再給你拿一些,你到外麵去錢一定要揣好。”說著宋媽媽拿出一遝韓幣塞到宋瑞秋的包裡麵。

這孩子大吃了一驚,震驚的不是錢的多少,而是!居然是韓幣。

“韓幣哎!媽媽怎麼是韓幣?”本來以為到手的會是人民幣,她想著到韓國之後不能用也就冇想收下。結果……就這!

“老婆你什麼時候換的?!”

這一招給了兩位姓宋的人一點震撼,姓吳的宋媽媽心裡可得勁兒了:“媽媽很有先見之名的,你去韓國肯定是用韓幣咯,我昨天兌換的,還新鮮嘞。”

“嚶嚶嚶,不虧是我們家最聰明的媽媽。”宋瑞秋緊緊抱著和她差不多的媽媽,裝模作樣的哭。

孩子的誇獎讓媽媽很高興,但她聽出這玩笑似得哭聲裡硬撐著不捨,宋媽媽溫柔的拍拍宋瑞秋背,“那是~有啥子事情就給爸爸媽媽打電話,你爸爸是笨了點,但是你聰明的媽媽可以幫你排憂解難。”

宋瑞秋憋著嘴:“嗯嗯。”

宋瑞秋又和爸爸抱了抱,接過行李,真正的準備離開了。

“比賽加油,我們幺兒一定可以。”

父母總是這樣,希望孩子加油,但又擔心失敗後的痛苦,更願意她去積累經驗感受快樂,不願意多說一個輸贏相關的字。

孩子又總是那樣,不想辜負他們的期待,想要拚儘全力去獲得一個代表著成功的獎盃,總是擔心讓父母失望。

“要得,等我給你們拿獎盃回來。”

車剛開走宋爸就轉過身拉老婆回家:“走,回去。”

“要走你國人走。”宋媽媽不耐煩的甩開他的手。看著遠去的宋瑞秋宋媽媽有點想哭,原地站著冷靜一會兒後自顧自的回去了。

識趣的男人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麵回去。

中國隊的成員和教練們順利在機場候機室彙合,在教練們的提醒下整理好東西,三五成群的提著包登機。

他們穿著紅色的國家隊隊服,明亮的紅色在飛機上是一道耀眼的存在,他們代表祖國出戰,肩上有著重重的擔子。

但,這群身負重擔的護衛者是未成年的孩子,坐在飛機上的他們朝氣蓬勃,嬉笑玩鬨。

“李再恒你頭髮是做了造型嘛?就坐個飛機你也太正式了。”

“老李頭我們到了韓國可以去吃韓國烤肉嗎?”

“王新誌我們出國前聚會吃的就是烤肉啊。咋滴你吃上癮了?”

“你懂什麼,韓國烤肉有本地的特色,吃著和我們哪兒的不一樣。”

“就是就是。”

“李教練帶我們去嘗一下吧。”

這群孩子鬧鬨哄的,各種聲音夾雜在一起,分不出來是誰在說話。幸好國家隊獨占的一個艙室,不然明天的頭條就該是“舞蹈國家隊出戰第一天擾亂社會秩序”。

被這群少男少女呼喚的李教練平日裡在隊裡唱的是白臉,聽見這些鬼哭狼嚎但笑不語,暗裡示意其他教練上。

臨近比賽,教練們哪裡敢讓這些身嬌體弱的少爺小姐吃那些油膩辛辣的東西。經驗豐富的教練們知道,要是直接阻止這些傢夥們胡鬨,他們高低得把天捅個窟窿。

隊內笑麵虎教練此時挺身而出,他一冒頭,那幾個起鬨的小孩兒聲音就小了。

“好了好了,你們的心願我們可以滿足,但是~”

這個轉折一聽就冇有好話,他那眼神掃視了一下在座的年輕人,要命了,有異議也得吞到肚子裡。

“為保證大家的狀態,比賽前隊裡所有人必須以清淡為主,比賽完之後會安排你們吃地道的韓國烤肉。可以吧?”他那眼睛小得很,一笑眯了起來,也不知道看不看得見。

在座冇有人敢質疑,有那個權利的教練們和他是一夥的,要了命了,那不就是必須可以嘛!

“可以~”

中國到韓國的時間比起到歐美國家的時間就顯得微不足道了,他們到達韓國的時候天還未黑。

今日晴空萬裡,一路上都很順利,飛機穩穩的停在了首爾機場,孩子們在教練的帶領下有序的下飛機。

韓國的工作人員一早就在機場等著了,看見一群身著紅色隊服的人就立刻迎了上去。

“您好,是中國代表團嗎?我是韓國的工作人員李在恩,車子已經準備好了,請跟我來。”

“好的,麻煩李先生了。”

隨後的紅衣人們推著行李緊跟著離開出機口,一切都順利極了。

不知怎麼的,今天機場裡人很多,大多是年輕人,一些人手上拿著攝像機,一些人手上拿著海報橫幅,顯然不可能是來接中國隊的。

到底是年輕,教練們鄭重其事的向前走的時候,隊員們看著洶湧的人潮好奇極了,要不是有兩個壓陣的教練在後麵催促,這些皮孩子怕是要湊過去看熱鬨。

“跟上隊伍,有序的走啊。”

“注意腳下和你們的行李。李山看著一下大家啊。”舞蹈的種類五花八門,成員們更是來自五湖四海,幾經商議,本次國家隊的隊長是年紀最大、性格穩重的李山。

就在大家急忙的穿過人群時,方纔的那一大堆人往這邊移了過來。他們像是人牆一樣向宋瑞秋他們襲來,大家在教練的呼喊中趕忙躲開,可成千上萬人組成的人海哪裡是一下能躲開的。

待大家走到空曠處時,清點人數時發現有幾人掉隊了,笑麵虎教練這時笑不出來了,囑咐大家在原地等待後帶著幾名教練和幾名工作人員回去找人。

剛下飛機就遇到了意外,大家有些驚魂不定,更不要說這些孩子了,原本喜歡鬨騰的那幾個此時也沉默了。

孩子們聚在一起沉默的等待著,雖然大家來自五湖四海,但終究是同胞,是一個隊的隊友,不論是否存在競爭關係,都默默祈禱著平安無事。

在靜默的等待中過去了十幾分鐘,一名教練和一名韓國工作人員走了出來,他們帶回了兩個古典舞的隊員。

大家看到他們回來稍微鬆了一口氣。

男孩女孩們看見他們平安回來高興的一窩蜂湊了上去。

“你倆冇事吧。”

“冇事,冇事。剛剛我倆被擠到一邊去了,人太多過不來,等我們擠出來,你們都不見了。可急死我了。”

“就是,這個機場人也太多了,剛纔都快把我弄出密集恐懼症了,要不是我緊緊拉著王新誌的手說不定我們倆就散了。”

“謝了啊,兄弟。”

“李慧呢?”同一個城市來的一個女孩注意到李慧冇有跟著回來。

“不知道,教練找到我們就把我們帶回來了。”

孩子們以為是還冇找到,時間太久了,大家很是擔心的看著出入口。

剛回來的教練聽到了他們的交談,緊皺眉頭看了看這群稚嫩的孩子,教練拉著領隊到一邊悄悄說了什麼之後領隊回來了。

領隊表情嚴肅很多,拍了拍手讓大家先啟程“大家拿好東西我們先上車。”

現在的小孩都是人精,雖然冇聽到兩人的談話內容,但從他們嚴肅的表情裡大多猜到是不好的訊息,大家先回酒店最好。

首爾機場離酒店不遠,十多分鐘就到了,國家隊的大家在車上一直沉默,明明不算長的路程在他們看來卻格外遙遠。

領隊將教練組的房卡取出來後將剩下的房卡交給生活教練。

“兩人一間房,大家兩人組隊到我這裡來登記領卡。”

“大家拿到房卡之後先回房間休息,晚上六點在二樓的203會議室集合。”

“是。”

宋瑞秋和一個臨省的女孩一間房,兩人都是跳芭蕾舞的,國內比賽的時候見過,打過招呼,算得上認識。

“李慧不會是出事了吧?”

“不知道,兩個教練不是冇回來嘛,他們可能跟李慧在一起的,應該冇什麼事情。”宋瑞秋說話時自己也有一些擔心、懷疑,隻能猜測著好的方向。

女孩猶豫著迴應“嗯,希望他們都平安。”

宋瑞秋是個隱形吃貨,眼大胃小的那種,每日吃飯很準時,“不說這個了。我們今天有晚飯吃嗎?不知道這個會長不長,如果太晚吃飯不消化。”

“肯定有吃的,我們可是教練們的寶貝疙瘩,他們肯定不會讓我們餓著的。應該也不會太晚,太晚吃飯容易長胖,長胖會影響跳舞,所以不會太晚。”說著她看向宋瑞秋,兩人相視一笑對此確信的點頭。

“李教練可能會覺得我們是寶貝疙瘩,王教練就不一定了,他隻會覺得我們欠練。”

“唉~王教練太狠心了,也不知道他老婆是怎麼看上他的。”

宋瑞秋望天想了一會兒,錘手道:“可能他年輕的時候長得帥吧。”

“放屁,上海集訓營那訓練館裡掛著他年輕時的照片,隻要不瞎是個人都能看得出來他就冇變過。”

“那我就不知道什麼原因了,嘖,他年輕時候就這麼老氣了?”

室友皺眉想了一下,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好像是!頭髮要多一點。”

兩人就在房間裡嬉嬉笑笑的整理東西,心情也變得輕快了一些。

-差不多的媽媽,裝模作樣的哭。孩子的誇獎讓媽媽很高興,但她聽出這玩笑似得哭聲裡硬撐著不捨,宋媽媽溫柔的拍拍宋瑞秋背,“那是~有啥子事情就給爸爸媽媽打電話,你爸爸是笨了點,但是你聰明的媽媽可以幫你排憂解難。”宋瑞秋憋著嘴:“嗯嗯。”宋瑞秋又和爸爸抱了抱,接過行李,真正的準備離開了。“比賽加油,我們幺兒一定可以。”父母總是這樣,希望孩子加油,但又擔心失敗後的痛苦,更願意她去積累經驗感受快樂,不願意多說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