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章 緹縈(24)

26

臣琅琊王劉澤有負陛下重托,未能順利處理齊國水患一事,特此請罪。”“愛卿平身,”劉盈咳嗽了幾聲,問道:“到底出了何事?”提及事情經過,劉澤臉色一變,鄭重地跪在地上,以頭搶地。“臣要狀告齊國丞相駟鈞殘暴不仁草芥人命,並意圖殘害朝臣殺害欽差,朱虛侯劉章知情不報助紂為虐,是為同罪,臣請陛下處置此事,還齊國百姓一個公道!”話音鏗鏘有力,像是一把重錘砸在宣室殿上,一時寂靜一片。劉襄率先忍不住上前幾步,語氣憤怒...-

張太守一股腦踏進院內,抬頭就見兩人麵色凝重的模樣,有些納悶。

這兩位將軍聚在這說什麼悄悄話,光天化日的也不怕彆人聽見?

張太守摸了摸鬍子,不著痕跡地想退出去,隻是下一刻就對上兩人瞬間警惕和防備的視線,臉上的焦急凝結成了茫然,

段宏皺著眉,“張大人?”

非禮勿聽。

察覺到自己十分地不受待見,張太守拱手告辭時,“大概是走錯了路,兩位大人繼續,老夫這就離開...”

轉身時猶豫了幾瞬,又停止腳步。

其實真有件事兒...

對於這位太守大人,段宏本來讚賞對方的率直和忠誠,但自從那日所謂花朝節後那女子的橫空出現,張太守在段宏這裡就掛上了進獻美人迷惑君主的嫌疑,態度也急轉直下。

段宏不甚客氣,“大人有話直說便是。”

張太守後悔不迭。

誰能想到他隻是一疏忽,那蠢兒子就脫離了掌控找不見了蹤影。

按理說她嚴防死守,張珩也出不了府門纔是,可全府上上下下連狗洞都翻了個底朝天,居然冇找到那個傻大個。

奇了怪了。

頂著快要被視線殺死的不自在,張太守開了口,“不知兩位可曾看見犬子?”

段宏心情不愉,想起那個搞什麼“神蹟”的太守公子更是心情糟糕,隻說冇看見,衛青倒是回憶了一瞬。

“令公子大概是出府去了,陛下開了口,所以下人未曾阻攔,張大人不必擔心。”

張太守本來不擔心,被衛青安慰了一番後,反而擔心得連鬍子都忍不住顫抖了。

“和陛下一起?”

應該是他聽錯了吧?

對上太守期待自己否認的視線,衛青把話說全,麵上一言難儘,“令公子...扮作了陛下的侍從。”

拙劣的裝扮,以及鬼鬼祟祟的動作和眼神。

衛青一眼便看穿,隻是礙於陛下的顏色未曾揭穿,甚至按照陛下的示意攔住了欲阻攔的門童,隻能看著陛下與那人一同離開。

遠遠地還能聽見那人對陛下道謝,不分尊卑和身份,而陛下也似乎與那人‘一見如故’一般,隨和得有些讓人詫異。

段宏也正疑惑,那蠢貨為何與陛下能一同出府,不待開口詢問衛青,一陣驚呼就響徹天地。

張太守抱頭獨自崩潰中。

完了。

.........

趙府賓客盈門,一應都帶著喜慶的紅綢,無一例外是各地有名的媒婆,趙文自門外走進來對上十幾雙打量的視線,無一不冒著精光,隻覺得渾身發涼,不等母親開口嫌棄,自覺就躲到後院去了。

離開時還看了一眼自家的大門,當真是門檻都快被踏破了。

這就是姐姐的人氣。

真是氣人啊。

緹縈獨自在後院躲清靜,抬眼看到他哀怨的目光,不免疑惑,“又怎麼了?”

“冇什麼...”

隻是想到自己無人問津,一時感傷罷遼。

趙文很快調整好心情,八卦地湊了過來,“姐姐,怎麼不見那位公子請來的媒人?”

他還想看看長安的媒婆和他們當地的有什麼不一樣呢。

哪壺不開提哪壺,嗓門還賊大。

緹縈下意識往前院的方向看了一眼,確定母親冇聽見,這才鬆了口氣,瞪了趙文一眼,“警告你彆瞎說話。”

攪弄著腕間的綢帶,緹縈也被提起幾分心事,對上蠢弟弟充滿探究欲的眼神更覺得煩躁。

情情愛愛的果然惹人發愁。

她先前不在乎萍水相逢的客人姓甚名誰家住何處,可如今卻突然開始在乎起來了...

可是如何開口問呢?

突然的在乎和關注是不是太明顯了,容易讓人誤會她的企圖?

“對了...那個李公子冇來...”

緹縈記不起來,“什麼李公子?”

“就是那個覬覦咱家家產,被母親列入嚴禁接觸的那個。”

趙文整日在外閒逛,連忙跟姐姐分享自己得來的一手訊息,“我聽說他被人打了好幾次,打得可慘啦。”

緹縈不感興趣,“那倒是懲惡揚善了。”

心裡卻還在想,怎麼問清楚阿徹的姓名纔不顯得突兀呢?

.........

“兄弟,多謝你—”

還不知自己父親已經陷入了驚懼的崩潰之中,也不知自己招惹了什麼大人物,張珩隻為自己在父親的重重監視下逃離了太守府而慶幸和歡呼。

卻還記得他所謂的正事。

自出府後張珩視線盯緊了一個方向,率直的眼神裡難得露出幾分凶光,劉徹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隻看到了狹窄的小巷。

劉徹跟著他靠了過去,隻想看看他究竟要乾什麼。

進入幽深的巷子,繞到了一戶人家的後門,張珩拔了刀,忽地感覺背後一涼,轉身時卻什麼都冇發現,不免納悶。

怎麼有種要被偷襲的感覺?

正事兒要緊,張珩也冇細究,“勞煩兄弟幫我拿著刀...”

“不勞煩。”

白花花的鋒利刀刃毫無防備地到了手裡,劉徹不再動腕間的袖箭,也明白了他的意圖。

倒是自己多慮了。

這傻子連打人都隻敢用刀鞘,顯得他的防備多此一舉。

背後的危險突然又消失了。

張珩不疑有他,抄起刀鞘覺得順手,抬腳便踢開了麵前的木門,氣勢洶洶:“狗賊看刀——”

戲劇的對白。

劉徹提著他那把刀守在門外,隻聽見裡麵幾聲慘叫以及刀鞘砸在人身上的沉悶聲,間歇還有幾聲痛呼和叫罵。

等一切消停的時候劉徹才抬腳進去,

張珩塊頭大,正壓著一個小白臉喘不過氣來,連叫罵也冇什麼氣力,很快暈了過去。

一片狼藉。

打完了人,張珩心情舒暢,走出幽深的巷子時臉上還帶著誌得意滿的笑容。

劉徹把他的刀還了回去,“那是張公子的仇人?”

“他也配。”

張珩揮了一下大刀,憤憤不平,“不過是個覬覦神女的癩蛤蟆。”

劉徹隻覺得新奇。

眼前的人好像天生隻長了一根神經,出來這般久居然也未曾問過自己為何會出現在太守府,甚至不曾懷疑自己隨口胡謅的身份。

蠢得嚇人。

劉徹原先因為他對緹縈的糾纏而生出的幾分芥蒂,此刻已經消失殆儘。

緹縈說得對。

不該和病人計較。

-用膳,眼睜睜看著一向端莊自持的老佛爺第一次這般情緒外露,高興地多吃了兩碗飯,甚至連平日裡不愛吃的葷腥也動了幾口。除此之外,還聽說皇後宮裡和愉妃宮裡的宮女太監們統統都賞了一月的俸祿,隻因為主子高興。可想而知還珠格格在宮裡的人緣差到了什麼地步。除了罰了小燕子之外,皇帝大概是良心發現,對親女兒有了幾分慈父之心,還下旨給了夏紫薇一個明珠格格的稱號,待遇等同於和碩公主,幾乎是和小燕子之前的待遇掉了個等。兩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