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百七十四章 我的一拜他們承受不起

26

,誰料,就在那武器距離江天還有幾公分的時候,好似被一股透明的壁壘給擋住了一般。江天冷笑一聲,身上氣息陡然一震。“轟!”下一秒,那幾個小卡拉米直挺挺地倒飛了出去。就在他們倒飛出去的瞬間,江天也是終於動了。隻見他速度快到了極致,直接衝進了人群。一拳過去。“哐赤!”一個小卡拉米淩空飛起。緊接著,江天一個淩空螺旋腿踢出。“咚!”那小卡拉米瞬間化作了一顆人肉炮彈一般,直接將後麵的四五人給砸飛了出去。江天的身...-

第二天清晨。

江天便被外麵外麵一連串的炮竹聲給吵醒。

其他地方不知道,反正從江天的記憶之中,他們這一塊大多數都是早上過新年,中午下午便是逛廟會還有走親訪友。

此時,外麵幾乎還冇亮。

江天便已經聽見別墅之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應該是老兩口起床了。

看了眼時間,才淩晨四點半。

江天歎了口氣,然後也翻身下床。

來到房間之外,恰好看見自己父母正準備下樓。

樓梯口處,老兩口躡手躡腳的,似乎生怕動作大了吵醒兩個孩子睡覺。

然而,當他們看見江天之後兩人卻是一愣:

“小天?吵醒你了?”

江天穿好衣服,走了過去道:

“冇,也冇睡,修煉了一晚上。”

說完,他好奇問道:

“爸媽,這才四點多,你們怎麽就起來了?”

吳秀麗解釋道:

“你爸說要早起迎先祖,我得去準備一下迎接先祖的東西。”

“這些東西叫下人準備不就行了?”

江天不解的道。

江成林道:

“那怎麽能行,自家先祖,豈能叫外人迎接?”

吳秀麗也是點了點頭,道:

“是啊,小天,時間還早,要不你再去睡一會?”

江天搖頭道:

“不了,我幫你們吧。”

說著,三人已經來到了一樓大廳。

“你們先去準備,我去廚房將貢品準備一下。”

吳秀麗說了一句之後,便朝著廚房走去。

江天見狀看向自己父親問道:

“爸,那我們該乾嘛?”

江成林指著一旁的小桌子道:

“先將這桌子搬到門口吧,我去準備其他東西。”

江天點了點頭,然後將一個小方桌給搬到了別墅門口。

這時,江成林也是拿著一堆東西走了出來。

江天掃了一眼,發現是一些紙錢還有一些祭祀的香爐燭火等。

“爸,我來吧?”

江天伸手想要幫忙道。

江成林也冇拒絕,將東西遞給他,站在一邊教他怎麽佈置起來。

其實,這些東西也冇什麽特殊的講究,無非就是斟酒倒茶,擺案上香。

將東西歸置好之後,江成林遞給他一堆紙錢道:

“小天,你將這一疊紙錢拿到門口燒掉。”

江天聞言一愣道:“拿到門口燒掉?不是在這裏嗎?”

江成林解釋道:

“這紙錢是燒給門口過路的孤魂野鬼的,寓意著叫它們拿了錢就別再來了,保佑咱們家平平安安,冇病冇災找上門。”

江天瞬間明白,雖然他並不認為有什麽孤魂野鬼敢在這裏撒野,但是他還是選擇尊重傳統。

來到門口,江天選了一個方位開始燒紙錢。

“你還需要給哪些東西燒錢?光你身上稍稍散發出的氣息,方圓五十公裏內它們都不敢造次。”

這時,葉青突然來到他身邊道。

江天頭也不抬,道:

“我當然知道,隻是在遵循傳統罷了。”

葉青搖了搖頭,蹲下身子和他一起燒了起來,道:

“其實,我有的時候搞不懂你!”

“怎麽說?”

“明明無法無天,但是有的時候你卻又循規蹈矩,你不覺得衝突嗎?”

葉青看著他不解地問。

“衝突嗎?”

江天看了他一眼,道:“我倒是不覺得,隨心所欲,我想怎麽樣怎麽樣,不存在什麽無法無天更不存在什麽循規蹈矩,我覺得對就是對的。”

葉青一愣,道:

“那你有想過別人的感受嗎?”

江天聞言嗤笑一聲:

“別人的感受?與其反思自己,不如為難別人。普天之下,除了父母家人,冇有人能叫我去想他們感受的。”

葉青聽見這個話,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了。

江天見他不說話了,起身道:

“行了,別糾結了,人本就是自私的,你應該知道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你的仁慈興許能給你帶來好運,但是更多的卻是麻煩。”

“當你強大到,可以無視規則甚至能製定規則的時候,你就發現,所謂的規則,也不過別人空口一句話罷了。”

說完,江天轉身回到了別墅。

而葉青依舊還蹲在原地思考著江天的那句話。

“所謂的規則,不過是別人空口一句話罷了?”

他怔怔出神,目光看著地上逐漸熄滅的火苗,再看看那已經融化掉的雪水。

雪想融化嗎?

不,它並不想。

但是火焰迫使它融化,它無法改變罷了。

這就是規則。

回到別墅,江成林已經開始祭祖。

此時,他正跪在地上,雙手合十唸唸有詞。

江天站在一邊冇有打擾。

這時,吳秀麗端著幾盤貢品走了過來,小聲道:

“小天,去將這個擺上,記住,順序別錯了。”

江天看了眼盤子之中的雞鴨魚肉,水果等等,看起來很豐盛,滿滿的一大托盤。

江天接過,然後朝著那小方桌走去。

就在他前腳剛剛擺好,這時,江成林開口道:

“小天,過來給先祖磕頭。”

江天聞言一愣,緩緩轉過身道:

“爸,你認真的?”

江成林正色道:“不然呢?你作為我們家的長子,你當然地磕頭了,以後這個任務還得交給你呢。”

江天嘴角一顫,道:

“爸,不是我不願意,主要是,我怕先祖他們承受不起啊。”

自己現在好歹也是元嬰大修士,身上牽扯有因果關係,他江家先祖隻不過是普通凡人坐化,豈能受自己拜?

江成林聞言一怔,似是猶豫道:

“你是說?”

江天解釋道:

“爸,如果我是凡人我當然可拜,但是現如今我是修仙者,你有見過仙拜人的嗎?”

江成林一拍腦門:

“差點把這個事情忘記了。”

說完,他連忙再次磕頭道:

“先祖勿怪,先祖勿怪,我兒江天的確身不由己……”

江天苦笑搖頭,其實他都能猜到,如果那些所謂的江家老祖宗還在世的話,估計都嚇破膽了。

仙凡有別。

哪怕江天現在還不是真的仙,也不是他們能承受得起的。

處理完這一切,天空也終於亮了起來。

外麵的炮竹聲也是絡繹不絕地在大街小巷響起,預示著新的一年到來。

此時此刻,彷彿整個江成都沉浸在過年的喜氣之中,期待著來年的更加美好……

-,一群衣冠楚楚的亨通集團高層正左擁右抱地推杯換盞。“來來來,李總喝酒!”“王總,你養魚呢,乾了啊!”“老劉,你別啃了,來喝杯酒休息一會!”一個長相油膩,臉上還有一個大黑痦子的中年男人一手摟著一個一絲不掛的美女,一手端著一杯酒對著其他人招呼。“來來來,喝酒!”那些高層聞言紛紛舉起酒杯對著痦子中年笑道。一杯酒下肚,一群人再次對那些美女開始唇舌之攻起來。“草,臭鮑魚,給勞資滾!”這時,一個光頭中年突然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