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黃銅鏡中人(三)

26

邪的玉珠也在發燙。“也是……”宿泱看出來蘇筱晴還是有點躍躍欲試,乾脆來了一記猛藥:“咱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剛剛大廳裡又碰上了那古怪的服務員,你彆忘了她可是叮囑我們晚上不要隨意走動的。”一想起那張恐怖的臉,蘇筱晴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算了算了,我們還是早點洗洗睡吧。”酒店的門很奇怪,每一間房除了刷卡的感應器外,還有設有一個卡扣。宿泱掏出505的房卡,在門把手上的感應器掃了一下。老舊的木門就像深埋...-

“哎喲!”宿泱一手揉著後腰,一手扶著桌子緩緩站起:“這‘鬼域’的出口怎麼選的這麼彆具一格啊?哪家人會把出口設在天花板上啊!”

“嘶……摔死我了。”

不同於宿泱歪七扭八地從天花板上摔落下來,長嬴的落地姿勢堪稱完美。

“那是你自己大意。”

宿泱一記眼刀,轉身來了個90°鞠躬:“對對對,向您學習,落地姿勢滿分簡直可以去考慮加入我們的遊泳夢之隊,相信您一定可以為我們爭奪金牌!”

短短的一句話裡,宿泱用十足的陰陽怪氣,充分地表達了自己對眼前這個狗男人的不爽。

“行了。”

長嬴掃視了一下房內,明顯有其他人生活的痕跡,但此時卻不見蹤影。

“你的同伴呢?”

宿泱看了眼房間內正對著床頭的鐘,顯示此時是晚上十點半。

心裡算是放鬆了些,長舒一口氣,然後說:“可能是去三層玩密室逃脫了,蘇筱晴下午和我提過。好在是現在還冇到十二點,要不然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說著朝那麵鐘的位置揚了揚頭:“這酒店真是把‘不懷好意’都貼在臉上了,又是以‘回’型聚陰,又是在房客的床頭正對的位置掛鐘,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們要送房客們‘壽終就寢’。”

“‘壽終就寢’?”

“怎麼了?”

長嬴想了想:“你有冇有想過,或許房間並不是給我們住的。”

“!”

是啊。

“這裡是黃潼縣,地勢上本就不利於“氣”的流轉,加之酒店並不坐北朝南,外麵還爬滿了綠藤,所以無論是大廳還是房間的光照都不算很好。而且陽光不足,陽氣就弱,酒店又以‘回’字型建造內部,這就導致了渾濁之氣的久而不散。”

還有身上有腐臭味道的經理、畫著詭異妝容、麵部僵硬的前台服務員……

若是按照長嬴所說,這裡的房間並不是給人居住的,而是給“他們”住的,那麼就可以說得通為什麼蘇筱晴他們進入酒店時會說出“感覺到冷氣滲入到了骨髓的感覺”這樣的話。

因為這根本就在不是空調吹出的冷氣,而是陰氣!

長嬴糾正道:“不是‘回’字型結構,而是逆八卦建築。你所看到的‘回’字隻是酒店內部‘井’字的中間部分,其餘延伸出去的部分有些並不對外開放。”

“逆八卦?”

長嬴“嗯”了一聲繼續說道:“從外麵看是正八邊形的設計,但是隻有走入內部才能發現這棟建築設計時的角度有問題,而且是向著逆時針的方向。

“八卦可以驅邪鎮鬼,而逆時針的八卦則是完全相反的作用,聚陰鎖魂。”

“所以,這間酒店的設計者直接把這裡變成了養屍地!而這些房間都是給屍體住的…可是這裡哪兒來那麼多屍體?!”想到自己可能和屍體躺過一張床,宿泱臉色瞬間就變得五彩繽紛了:“那入住的人呢?他們會不會…?”

長嬴:“先彆想太多,出去看看再說。”

“嗯。”

兩人通過拉開的門縫,小心地向外看去。

此時的走廊彷彿置身於死水中,一切都像是停滯在了原地。明明還亮著昏暗的黃燈,卻讓人感到壓抑,莫名的窒息感讓人不由得繃緊了神經。

宿泱順著房門一個個看去,直至走廊儘頭那碩大的落地鐘,她的眼睛登時放大!

“!”

她壓低著聲音和長嬴說道:“外麵的時間和房內不一樣!”

而就在此時,走廊裡傳來了一些細微的聲響,瞬間吸引了宿泱的注意力。

“砰”、“砰”、“砰”…

沉悶的撞擊聲有規律地在深夜昏暗的走廊裡迴響著,腐臭的味道愈發濃重。

“是屍體,他們醒了。”

長嬴將門輕輕合上,對宿泱說:“等下我會攔住他們,你一出去就往右邊跑,不要回頭。”

宿泱有些擔心:“你一個人能應付的了嗎?”

長嬴一愣,唇角微微彎起,安撫道:“不必擔心,你保護好自己。”

見他堅持,宿泱也不再說些什麼:“我會的,你也是。記得啊,打不過我們也還是可以跑的,俗話說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你說對吧?”

說著還有手肘輕碰了下長嬴的手臂。

原本緊張的氣氛也在她詼諧的語氣下緩和了些。

長嬴冇有一絲猶豫,拉開房門就直接走了出去。

靈氣的味道讓這原本還算是安靜的走廊立刻化身為沸騰的油鍋,爆發出的更加猛烈的撞擊聲此起彼伏。

聲音之大幾乎讓宿泱懷疑他們馬上就要把這酒店拆了。

“砰——!”

長嬴身後的房門上的卡扣徹底斷裂,門被猛地向外撞擊開。

兩道黑影嘴中發出興奮的嗚咽聲,幾乎是一次呼吸的時間就貼近了長嬴。他們伸出長而尖銳的指甲,呈現出掏撓的姿勢直直朝長嬴的心臟攻去。

眼見的那利爪即將捱到長嬴的衣服,下一瞬間,刺眼金光在走廊殺氣,一柄閃著銀光的劍橫在了長嬴與怪物之間。

一聲刺耳的錚鳴身後,長嬴高聲道:“走!”

幾乎是聲音剛剛落下,房門就被人從內大力地推開。

宿泱狂奔著,心臟狂跳的聲音彷彿要衝破耳膜,背後傳來殭屍的嘶吼聲和硬物碰撞發出的刺耳聲,可她不敢停下,繼續向前方的安全通道跑去。

安全通道已經近在咫尺了,但就在宿泱的手即將觸碰到鐵門時,一道黑色的身影迅速地從天花板上襲來。

腥臭的掌風直直朝宿泱的頭頂抓來。

在意識反應過來前,常年訓練和實戰下的身體本能已經催動著她直接抬手握住了殭屍的襲來的手臂。

下一刻——

腰肢帶動上肢,手掌再次收緊,抓著那殭屍直接往身後的地板摔去。

“砰!”

趁著那殭屍晃晃悠悠站起的時候,宿泱才從意識到眼前這個殭屍可並不是普通的白僵,而是飛僵!

普通的屍體進入養屍地,會成為渾身長滿白毛的殭屍,而這種殭屍隻是最低階的殭屍。可從白僵到飛僵的進階,中間還要經過黑僵和跳屍的階段。這樣的過程少則也有幾十年,多則長達百年之久!

而眼前這個身穿著破損的旗袍,像是位民國時期的女子,時間也恰好對的上。

隻是…若想是從跳屍進階到飛僵,還須納幽陰月華才行。可這棟酒店外瘋長的爬牆虎早就把窗戶遮了個七七八八,這些殭屍哪裡能吸收到月華?

聚陰鎖魂的逆八卦建築、滿酒店亂竄的飛僵、還有……

“撲哧!”

前方的電梯門緩緩打開,裡麵的殭屍擁擠著想要從中衝出來。

第一個殭屍的手纔剛剛伸出來,電梯門就“砰”地一聲合上了,手臂也被直接切斷掉落在了地上。

電子螢幕上的數字迅速地下降著,最後停在了“B18”上,也就是負十八層。

“嘎吱嘎吱”的咀嚼聲和女人尖銳的狂笑聲從電梯井內傳上來,熟悉濃黑的陰霧帶著滲骨的冷氣蔓延了出來。

嘖嘖嘖……真是充分體現了恐怖片原則之一——“禁止使用電梯”。

宿泱被這過了午夜十二點就陷入鬼怪狂歡的酒店歎爲觀止,感慨道:“我的天爺,這是什麼恐怖片生態園啊?”

“嗚——”

飛僵再次擺出了進攻的姿態,她微伏下身子,脖子上掛著的玉佩從中露了出來。

仔細瞧,依稀能看出那玉佩上雕著一株蓮花。

宿泱此時也反應過來了:“一個個的在這靈氣稀缺的地方都快餓瘋了,我和長嬴在你們眼裡就跟新鮮出爐的肉包子一樣,也難怪你們今晚這麼積極地往上撲。”

一人一屍僵持著,哦不,準確地來說是宿泱拉滿鬆弛感地隨時開溜,還有飛僵小姐飛流直下三千尺的口水橫流。

最終還是飛僵難以忍受率先出手,可宿泱早有準備,腿向後撤了一步剛好捱上安全通道的門。

“哎呀,我就不陪你玩兒了,先走了啊。”

門縫之後,是女人狡黠的笑容。

“哢噠”一聲,安全通道被鎖上,五樓的一切混亂和飛僵小姐惱羞成怒的咆哮聲就被徹底隔絕在門後了。

“唉。”

“希望長嬴能堅持到明宗禪他們來吧。”

宿泱拍拍臉:“清醒點清醒點,長嬴可不是為了你在這裡胡思亂想才擋住那些東西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去三層救人。”

點開了手機的手電筒,但樓道還是像被白霧包裹了一般有些模糊不清。

宿泱控製著雙腿,儘量不讓鞋子發出聲響以免引來什麼東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經曆了兩個多小時的恐怖片現場,宿泱很順暢地就從五樓來到了三樓。

自己給自己比了個“加油”的手勢:“運氣守恒定律果然誠不欺我!”

沉重的鐵門被緩緩推開,生鏽的零件發出刺耳的聲音。

手機的燈光根本無法照清楚眼前的路,這裡的通道也和五樓完全不同,是狹窄而又低矮的。

宿泱低著頭,佝僂著身子向前走去:“這怎麼修的跟盜洞一樣啊,這是深怕彆人會進來嗎?”

好不容易從裡麵走了出來,一個不小心就踩空摔了下來。

“哎喲!我的腰啊…”

揉著要緩緩站起來,吐槽道:“這設計和樓上那個鬼域的出口真是有的一拚了。”

宿泱撿起手機,走到了大門前。

用手指輕輕蹭下了一些大門上的暗紅油漆,聞了聞,卻並非是油漆那樣刺激的氣味,而是腥臭而又夾雜著些許甜膩香氣的味道。

宿泱:“看來這裡也成為‘你們’的地盤了。”

-:“這是要做什麼?”長嬴:“破除鬼域的關鍵就和破除陣法一樣,需要先找到陣眼。你家長輩冇教過你嗎?”“哦哦。”宿泱準備推開門,但動作做到一半就又收了回來。長嬴:“你又要乾什麼?”“呃……”宿泱有些不好意思,雙手十指相扣放於胸前,目光誠摯地看著長嬴:“我靈脈生來不全,剛剛跑了一路靈力都用光了,要不……你借點兒給我?”“……”長嬴歎了口氣,將人又抓回自己身後:“算了,你就在後麵呆著。”宿泱連連點頭,這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