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06

26

吮,舌頭胡衝亂撞的想去撬他牙關,急切。舌尖搗了兩下冇抵進去,一隻胳膊仍箍在他脖子上像是有些難堪地微微睜開眼看他,熱燙的呼吸相聞。陳卓嘴唇濕軟,蚊子似的聲音像咬牙切齒又像央求:張嘴……脖子被他緊緊抱著,程峰覺得牙關已發軟。無法自控的伸手去鉗住他下巴將他用力往懷裏帶,已經貼到冇半點縫隙,還不夠。一手扣在他臀後按緊,整個身體將他強行抵到流理台前砰的靠上,胯猛的前頂。重重的撞在陳卓腹間。程峰呼吸已淩亂,微...-

陳卓看不到也冇敢看,全副精力都在手指和嘴唇上來回打著轉,掌心裏的那東西已經硬得不行,微顫著一脈脈湧動,炙熱,陳卓有燙手錯覺。

舌頭碰到程峰的指頭,硬硬的,有繭,磨著嘴唇和舌麵有點粗拉的刮刺感。喉中一陣乾渴,陳卓想咽一下口水。舌根蠕動,別無選擇的吮住了程峰手指。

下麵那隻手被攥得發疼,用力扣著,陳卓覺得骨頭都快要被捏碎。仍清楚覺著攏在頂端的手指被黏膩的濕熱瞬間沾滿,從指縫湧出來,一塌糊塗的順著掌心流到手腕子上。

房裏安靜。

隻聽見自己腦子裏的嗡嗡聲還有大得離譜的心跳聲,胸腔都快被撞出個洞了,不對,是已經撞出個洞了,正嗖嗖嗖的往裏頭灌冷風呢。

陳卓覺得腦門上濕乎乎的一片,不知道是自個兒出的汗還是在程峰身上蹭的汗,就跟打了一仗似的,深刻體會到了什麽叫精疲力儘。

一動不動的趴了好一會兒,直趴到手裏那東西沉沉的軟下去了,也安靜了,老實了,跟他主人一樣重新陷入夢鄉了,陳卓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驀的跳起來跳下床,跟早上那動作速度如出一轍的衝出房間。

隻不過早上是衝下樓梯,現在是衝向陽台,衝進浴室。

拿那塊小小的舒膚佳香皂使勁兒搓手,搓出香噴噴的泡沫滿天飛,陳卓患得患失忽窘忽悲地想:照顧病人真tm是個力氣活兒……

耳朵裏塞著mp3的耳機線,印著大大銀色logo的黑t恤,兩手插在肥大的七分褲兜裏,腳上一雙騷包的紅色板鞋跟著節奏一抖一抖的踩拍子,搖頭晃腦。

陳卓從車子後麵繞過來,伸手砰砰砰用力拍幾下車頂。劉清水依然如故,背對著他朝路邊等車的mm展顏一笑。

陳卓胳膊趴在車頂上饒有興味地看,然後拿手攏在嘴邊懶洋洋大叫:帥哥——

劉清水立馬回頭,比鞋子更騷包的太陽鏡掛在鼻尖上。瞧見陳卓那副眼大無神的模樣,劉清水驚呼:操!昨晚做賊去了啊?熊貓都冇你這麽美貌!

陳卓破天荒的冇回嘴,隻瞥一眼劉清水那打扮,再拿手指頭叩了叩胳膊底下的白色寶馬說喂喂到底是濤子生日還是你生日啊,搞那麽跩……你不會是偷的你老媽的車鑰匙吧?先聲明啊,這車要是你開,打死我都不坐!

劉清水二話冇說拔了車鑰匙遞給他:那你開?我死都坐!

貼著車門小心靠在座位邊上,陳卓連安全帶都冇綁,一副隨時準備跳車逃生的架勢。

劉清水動作純熟地點火,掛檔,踩油門,眼角餘光瞟見陳卓那樣兒,出聲抗議說適可而止啊,香車美男的來接你你就給點麵子好不好,我可是有三個月駕齡的!

陳卓轉過臉拿額頭去貼窗戶,眼巴巴看外麵。……我回去騎自行車行不行?

過路口,劉清水利落地甩盤子,汽車以一個漂亮的弧度拐進了車道。劉清水輕輕吹口哨,略微得瑟的瞥一眼身旁陳卓。陳卓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正閉著眼呈爛泥狀歪在座椅上昏昏欲睡,要不是安全帶勒著估計得滑地上去。

劉清水忍不住問:玩通宵了?哪家啊?怎麽冇叫上我!

陳卓冇睜眼,不過劉清水斷定他冇睡著而且鐵定聽到了,因為話冇說完他耳根子就騰的紅了。一臊就紅耳根這習慣肯定不是陳卓專有,可誰都冇他那麽靈驗,次次都是,屢試不爽。

劉清水覺得有趣,越是興致勃勃追問:真玩通宵了啊?你一個人肯定不會半夜去網吧,要找男的吧肯定第一個得找我……女的??!哎誰啊誰啊?

旁邊一越野吉普大幅度換車道,貼著他們車子往前飆。劉清水手忙腳亂打方向盤踩車減速,口裏罵:我操!會開車了不起啊!

意外險情一過,又迅速回頭重複一遍剛纔的問題,逼得陳卓冇法裝睡,挺無奈的說這事兒真不能叫上你……

劉清水一臉的"我理解,我特理解",笑嘻嘻安慰說其實李曉麗也冇什麽特別的,比她好的女生多了去了,是吧?大膽的上!兄弟我挺你!

陳卓噗的一笑:上屁啊上!冇你想的那麽猥瑣複雜……

嗯,是冇什麽猥瑣複雜的,至少對程峰來說那是簡單正直的不得了。陳卓忽然有點鬱悶。

一個晚上翻來覆去的冇睡好,時不時還要提防著程峰的手臂忽然橫過來搭他身上,陳卓生怕他把自個兒當成枕頭壓胳膊底下了。程峰倒是睡得安穩,除了中途夢囈說渴了想喝水,等陳卓跑下樓倒了水上來又怎麽都叫不醒了。

折騰到快天亮陳卓才迷瞪睡過去,醒來已冇瞧見程峰的人影。

陳卓竟覺得鬆了口氣,至少在他心理狀態還冇調適過來的時候,不用麵對麵瞧著尷尬了。雖然估計著程峰十有**昏沉沉不記得發生過什麽,還是有些忐忑。

下了樓,裏外掃過一圈都冇見著程峰,應該是去車行了。然後廚房台子上擱著盤已經冷掉但仍然香噴噴的蔥花蛋炒飯。

中午要去濤子那兒赴他那今年不知道第幾個的生日宴,放假前就跟劉清水他們約好了的。陳卓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

仍把那盤蛋炒飯塞到微波爐裏加熱一分鍾,端出來拿勺子扒著狼吞虎嚥的吃光了。

最後一口還冇嚥下去,電話鈴響。是程峰打來的。聽著他聲音陳卓居然莫名的有點心慌。程峰問:吃了冇?陳卓說:吃、吃了。程峰問:爺爺呢?陳卓說:在、在看電視。靜默了片刻之後程峰再問:昨晚冇擠著你吧?我……有冇有說什麽?

陳卓貼著聽筒的耳根子燒紅。冇、冇說什麽!你睡相好得很!

再靜默片刻,那頭隱約的有叮叮還有人扯著嗓子叫峰哥,程峰隨口應一聲,然後對他說了句:我還有事,掛了。

跟平時冇什麽兩樣的語氣,可能是聲調過低的緣故吧,似乎有點溫柔感覺。陳卓慢慢嚥著嘴裏的那口蛋炒飯,忽然被自己這想法囧得一個哆嗦,趕緊將手裏已嘟嘟響的電話啪的掛掉了。

濤子家跟劉清水家住一個小區,用陳卓的話說就是典型的**階級,一幢幢獨立別墅,錯落間隔。

見劉清水開著車從小區門口過門而不入,陳卓詫異:去哪兒啊?

劉清水搖頭歎:這小子終於成器了,今年……哦不,這個月的生日決定不在家**,改去電玩城了。

陳卓冇聽明白:你是說,他把電玩城包了過生日?

劉清水點頭。

陳卓說不是吧,他平時又不喜歡玩那些。

劉清水跟著mp3裏的調子哼哼,一邊說你管他喜不喜歡啊,你不是愛玩那個嗎?這不更好啊,大少爺砸銀子咱們隻管玩就是了……

陳卓倏然睜大眼猛拍坐墊:停停停停!柱子!哎那有一柱子!拐彎你tm快拐彎啊!哎哎撞上了撞上了撞……

車子嘎然住,輪胎摩擦地麵發出刺耳聲響。陳卓一頭冷汗的抬眼瞪劉清水,劉清水扯開安全帶一把掀開車門跑下去看車子。一瞅之下發出哀鳴:完了完了完了……我完了……

陳卓也跳下車去看。蹲那兒打量了半天,才發現是車燈底下被蹭掉了一小塊漆,陳卓放下心來,安慰說冇事兒,不拿放大鏡根本看不出來,你這車技還是挺過硬的。

劉清水泫然欲泣:放大鏡能跟我媽的眼睛比嗎?完了,這回鐵定罵死我……

陳卓說那怎麽辦啊,要不弄去修修?

劉清水仍悲傷:這車辦了聯卡的……4s店的修理單會直接寄到我媽手裏……

陳卓也冇話說了。

坐回車裏,陳卓說那要不然去我表哥那兒讓他幫你看看怎麽補救?他修車的。

劉清水蔫蔫瞧他:你表哥技術行不行啊?

陳卓說:一流!

晃晃悠悠開到車行門口停下,劉清水下了車,抬頭,從頭頂上陳舊的招牌一路打量到腳底下臟兮兮的水泥地麵,還有那一幫子看上去同樣臟兮兮的男人。

劉清水皺眉,回頭問陳卓:哪個是你表哥啊?

陳卓說都不是,我進去看下。

一號庫門口停著輛底盤被拆得七零八落的農用小卡,好幾個人跑來跑去的忙活,車頂上倒是坐了一人正慢悠悠抽菸。居高臨下視野好,一眼瞧見陳卓下車於是笑嘻嘻打招呼:表妹!

中氣十足剛好夠周圍一圈的人聽見。

除了陳卓冇反應之外其餘的人全都齊唰唰望過來,基本上都是先看陳卓,再看胳膊搭著車子倚門而立的劉清水,再看被他搭著的那輛簇新瓦亮的白色寶馬,最後再看劉清水。

有幾個老實的已經埋了頭紛紛繼續手上的工作。

劉清水居然冒汗。他從來不介意被人看,就算全校的女生聚一塊兒用眼神對他開炮那也是昂首挺胸不帶眨眼的,不過被一群大老爺們兒拿這麽富有探究意味的眼光衝他行注目禮,還真是頭一回。

瞟一眼卡車頂上吊兒郎當的馬翼,劉清水一把扯住陳卓胳膊,湊到他耳邊悄聲問:這就是你表哥?哎他乾嘛管你叫……

陳卓一肘子拐在他胸口上,怒斥:屁!我表哥比他帥出八百裏地去了!

劉清水驚歎:比這個還帥?行,那我這車子擱這兒就放心了。

陳卓罵:什麽邏輯!什麽出息!

等見到程峰時,劉清水才小聲感歎說我今兒算明白什麽叫情人眼裏出西施了……

要換了以前,陳卓肯定立馬取笑他說學過語文嗎冇學過就別糟蹋成語了!要不就直接撲上去踹丫個不靠譜的。可這會兒聽了居然冇笑也冇踹,隻是有點怔住。

程峰正在替一交單的客人試車子,駕駛室裏悶熱,程峰隻穿了那件黑色背心,一手撐在中控台上另一手反覆的點火發動,**的手臂上肌肉賁結緊繃。有汗。

臉上也是,汗珠子順著短短的鬢角往下淌。

見陳卓過來,程峰似乎微微意外,停了手上的活兒問他:怎麽了?

陳卓拿胳膊碰碰劉清水,說這我同學,他車子剛被蹭了下,刮花了……

程峰冇看劉清水,隻看陳卓。什麽車?

跟他視線對上陳卓就有點慌,眼珠子迅速往旁邊瞟,旁邊是劉清水。於是陳卓眼睛看劉清水,嘴裏回答程峰的問題:……寶馬。

程峰低下頭繼續試車子,吩咐旁邊一人:叫馬翼給他看看去,問題不大就幫他弄一下,單子算我的。

陳卓愣:表哥……

程峰仍冇看他,隻解釋:我走不開。

空曠的車庫裏有些悶,發動機單調刺耳的聲音時不時飆幾下,間歇沉寂。外頭不斷的傳來金屬當和人聲笑嘈雜,乾燥。烈日曬過的味道。

劉清水已經迅速跟著那人跑出去了。旁邊還有人,陳卓站那兒冇走也冇吭聲。程峰剛剛的態度並冇什麽不好,很普通的工作狀態,不過陳卓總感覺氣氛不大對勁。本來是怕程峰看他的,可現在程峰冇看他冇理他,又覺得有點鬱悶了。

試好車,那車主樂顛的簽了單子把車開走了。程峰將那人給的煙隨手夾耳朵後麵,嘴裏還叼著一支,回頭卻不見了陳卓。

程峰微怔,剛還瞥見他一聲不響蹲車子旁邊的。這情形已逐漸習慣,經常是一下自習就跑這兒來找他。他上工,陳卓就蹲旁邊守著,跟他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話,有時幫他遞遞東西什麽的。馬翼背後戲謔:比老婆還乖啊……

低頭點菸。

有人一溜煙的跑到他麵前,還冇抬頭,就被一瓶掛滿了霜珠子的百事可樂給冰了下手指頭。

手抖了一下,煙冇點著。

程峰抬眼看他,仍是一手火機一手煙的捏著。陳卓臉上綻了點討好的笑,將可樂再往前遞一遞,眼睛看看他再溜了視線看可樂瓶子,有點忐忑有點窘,還有期待。

瓶蓋子是擰開的。程峰夾著煙的手指頭試了試又頓住,有點倉促的把另一隻手裏的打火機塞進兜裏,然後伸手接過瓶子。

他不怎麽喜歡喝可樂。

見陳卓正眼睜睜望他,程峰捏著那瓶可樂仰頭灌了兩口,慢慢嚥下去,再繼續一口一口直到一瓶可樂灌完。

陳卓露了酒窩笑,察言觀色:表哥,那車是不是不好修啊?

程峰冇答,反問:怎麽刮的?

陳卓老老實實將大致情況交待一遍,完了見程峰半天冇出聲,陳卓有點緊張:表哥?真不好修?

程峰冇點頭也冇搖頭,捏一捏手裏的可樂瓶子揚手扔到牆角邊上,開口說:以後別坐他車,等他拿了駕照再坐。

陳卓還冇反應過來。

程峰忽然嚴厲:聽見冇有?!

陳卓嚇一跳:聽見了……

一時靜寂。過了一會兒程峰低聲說:很好修,倒個漆就行了。

車行門口,劉清水蹲在車子前麵看馬翼在那兒檢修,大氣不敢喘。時不時看一眼馬翼臉色,見他稍微一皺眉一沉思什麽的就立馬緊張得不行,小心翼翼問:怎麽樣?還……還有救嗎?

馬翼摸著下巴一臉凝重:嗯……

劉清水眼巴巴望他。

馬翼搖頭歎:這事兒啊,難說!你別看它就颳了表麵那層漆,其實啊,它不叫漆,叫鍍膜。……鍍膜是什麽知道嗎?

-哈喬峰註冊了這麽個少林號,剛開始還是一腔熱血猛打猛拚,到後來硬體跟不上了就漸漸再冇用過幾回,也冇多少時間整天泡網上,基本上都是掛著劉清水他們混吃經驗。進了組,陳卓愣住。【隊伍】峯迴路轉:我靠!你……你盜號的吧?!【隊伍】水清則無魚:(淫笑)來吧寶貝!哥等你好久了!(口水)【隊伍】峯迴路轉:行了我知道了是本人……陳卓這才注意到好友列表裏劉清水的名字亮起了小燈。很久冇在網上碰見他了,平時簡訊聯係不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